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脫歐”能否推遲取決於歐盟 未來結局如何前景不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8日 15:04   中國新聞網

  英國延期“脫歐”可能性增大(國際視點)

  核心閱讀

  在接連否決“脫歐”協議修改版和“無協議脫歐”後,英國議會下院日前投票決定推遲“脫歐”。下一步,英國政府將與歐盟協商推遲“脫歐”事宜,但“脫歐”最終期限將取決於歐盟的決定。輿論認爲,延期“脫歐”有利於英歐雙方尋求打破目前僵局的辦法,但由此帶來的更多不確定性可能讓英國面臨更多政治風險。

  剛剛過去的一週,英國議會下院連續3天的投票最終得出推遲“脫歐”的決定。若獲歐盟批准,英國“脫歐”將至少推遲到6月末。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將向歐盟正式提出延期申請。特雷莎·梅呼籲,在“脫歐”的關鍵節點,各黨派應尋求“光榮的妥協”爲“脫歐”鬆綁。

  “脫歐”進程已脫離英國政府的預期和掌控

  3月12日,英國議會下院投票再次否決了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13日投票決定反對英國在任何情況下“無協議脫歐”,14日晚投票決定支持英國推遲“脫歐”。

  輿論分析指出,這3場投票全部違背了英國政府的意願。英國政府本希望通過歐盟在北愛爾蘭邊界“備份安排”上的鬆動來換取“脫歐”協議的通過,無奈多數議員並未“買賬”。同時,英國政府亦主張保留“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作爲與歐盟談判的籌碼,並且一貫反對延期“脫歐”,最終均未如願。投票結果也顯示出“脫歐”進程已完全脫離英國政府的預期和掌控。

  在議會選擇延期“脫歐”後,特雷莎·梅將按照議會的要求向歐盟正式提出延期申請,如果得到歐盟的同意,英國將不會在3月29日離開歐盟。特雷莎·梅表示,如果議會在本週歐盟峯會開始之前通過一份“脫歐”協議,她會向歐盟申請技術性延期至6月30日;但如果英國無法在3月20日前通過協議,則歐盟有可能向英國提出更爲長久的延長期。特雷莎·梅警告,若第二種情況出現,“脫歐”被推遲的時間可能“遠超3個月”。

  今年1月15日和3月12日,英國議會下院兩次投票否決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輿論認爲,這意味着該協議已名存實亡。但特雷莎·梅堅稱,她仍會第三次將該協議交付議會投票表決。本週,英國政府或將就“脫歐”協議尋求議會的第三次投票,如果協議被通過,英國仍有望於今年上半年離開歐盟。

  雖然議會通過投票排除了“無協議脫歐”的選項,但這並不具備法律效力。特雷莎·梅強調稱,唯一可徹底排除“無協議脫歐”的方法就是達成一份協議。如果在延長期內仍舊無法達成協議,或是歐盟拒絕延期申請,英國仍面臨“無協議脫歐”風險。

  能否推遲“脫歐”取決於歐盟的態度

  歐盟27國領導人能否在本週即將舉行的歐盟峯會上批准英國的延期申請、延長期有多長、英國和歐盟是否就“脫歐”協議繼續談判等,都存在不確定性。

  在14日投票結果公佈後,歐盟委員會一名發言人強調,英國推遲“脫歐”需得到歐盟所有成員國一致同意。歐盟委員會此前表示,對英國推遲“脫歐”持“開放態度”,但如果英國要求推遲“脫歐”,就需說明推遲的目的和意義。

  歐盟“脫歐”談判首席代表巴尼耶表示,在之前的談判中,他和他的團隊爲達成一個有利於英國人民的協議付出了努力。英國議會下院第二次否決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這使事情變得更爲複雜。巴尼耶說,“脫歐”對歐盟和英國而言是“雙輸”的局面,“我們感到遺憾,但同時尊重大多數英國人的選擇”。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表示,如果英國認爲“有必要重新考慮其‘脫歐’政策併爲此達成共識”,他希望歐盟27國考慮向英國提供一個“長時間延期”,同時對英國施壓,迫使其找到打破國內僵局的辦法。

  媒體披露的一份歐盟內部備忘錄顯示,歐盟更支持“短期推遲”,一些成員國認爲推遲“脫歐”只在三種情況下才有意義:“脫歐”協議最終獲批、準備“無協議脫歐”、英國舉行大選或再次公投。

  在歐盟看來,“脫歐”進程的主動權仍在英國。一位歐盟官員在英國結束投票後表示,英國如今對待“脫歐”的態度“就像是泰坦尼克號投票希望冰山挪地方一樣”。

  未來“脫歐”結局如何前景不明

  輿論認爲,推遲“脫歐”一旦獲批,英歐雙方將有時間協商出更多方案,有利於打破目前僵局。但不少人擔心,僅憑推遲“脫歐”讓議員們“回心轉意”存在難度,而由此帶來的更多不確定性可能讓英國面臨更多政治風險。

  對於英國而言,延遲“脫歐”還意味着英國將繼續參加定於5月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特雷莎·梅在《星期日電訊報》發表文章表示,讓英國羣衆在“脫歐”公投3年之後仍需要爲歐洲議會選舉進行投票是“議會的集體政治失敗”。與此同時,歐盟也不希望英國在作爲成員國的這段延續期對歐盟的預算等問題“指手畫腳”,因此可能會在延期申請中要求英國表明“不會繼續參與歐盟長期計劃”。

  “脫歐”還讓英國議會黨派間的鬥爭日趨白熱化。反對黨工黨爲了自身利益不斷與保守黨“唱反調”。工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呼籲聯合其他黨派奪取“脫歐”控制大權,意圖將議會對於“脫歐”的意志凌駕於政府之上。保守黨則批評稱,工黨僅考慮黨派利益而置國家利益不顧。本月早些時候,特雷莎·梅還宣佈向一些支持“脫歐”的英國城鎮提供“發展資金”,被工黨稱作“行賄‘脫歐’”。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稱,英國本是“議會之母”,而如今卻變成了“混亂之母”“危機之母”。英國希望通過“脫歐”奪回對國家的控制權,卻喪失了實際意義上的國家控制權;而英國所謂的“民主”讓英國在2016年公投時選擇了離開歐盟,卻也因追求“民主”,讓“脫歐”進程卡殼在一次又一次對“脫歐”協議的爭論之中。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刊文稱,在“脫歐”進程啓動兩年之後,這條船始終沒能到達任何港口,也無法在本月29日的期限前靠岸。提出推遲“脫歐”的請求應該歸因於英國自身內部根本無法達成一致意見。英國人也沒有就自己到底想要什麼達成一致。有分析指出,英國在“脫歐”問題上陷入癱瘓,折射出西方民主無法解決巨大社會分歧的缺陷。

  (本報倫敦、布魯塞爾3月18日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