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人大代表吳遠大:5G時代來臨 “中國芯”有望領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11:44   中國新聞網

  吳遠大

  過去一年,“中國芯”話題始終熱度不減。一方面是芯片進口已經遠超石油進口,成爲我國進口最多的產品;另一方面是國內芯片需求越來越大,急需突破“卡脖子”技術關。

  中國芯片技術到底水平如何?需要多少年才能趕上世界領先水平?兩會期間,北京青年報記者就上述問題採訪了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半導體研究所研究員、博導吳遠大。

  談及芯片發展,吳遠大說,克服浮躁心理至關重要。他介紹,中國芯片距離世界先進水平可能還有20多年的差距,但隨着5G時代來臨,中國很有可能在新領域實現新突破。

  談差距

  距離世界領先水平

  還有20多年差距

  過去一年,中國芯屢屢成爲媒體關注的焦點。中國芯片技術處於什麼水平?與世界領先水平相差多久?成爲許多人關心的問題。對此,吳遠大表示:“如果泛泛地說的話,以中國芯片現在的水平與美國爲代表的世界領先技術進行全面對比,即使他們維持在目前的發展水平,保持不變,中國要全面追上可能也還需要20年。”

  不過吳遠大也提到,雖然差距巨大,但也不排除在個別領域或者方向,中國能夠快速趕上,甚至超越國外技術。“但是全面講,因爲咱們還只是在某些領域進行突破,所以很難解決所有問題,真正要擺脫現在這種被進口芯片‘卡脖子’的局面,還是要基本實現主要芯片全面國產化才行。”

  談進步

  國內兩類光電子芯片

  基本國產化並實現出口

  吳遠大介紹,目前國內已有兩類光電子芯片基本實現國產化,一種是光分路器芯片,另一種是AWG芯片。“這兩種芯片正好都是我們公司製造的,到目前爲止光分路器芯片已佔有全球份額50%以上,AWG芯片的市場佔有率也在快速增長。”

  他解釋說,這兩種芯片主要用於寬帶網絡和光纖入戶中,“舉個例子說,三大運營商往小區裏鋪設光纖,他不可能說一個小區一千戶人家就拉一千根光纖,而是拉一根光纖到小區,到小區之後再把光信號進行功率分配,用專業術語說就是把光信號‘路由’到每家每戶,這裏面需要一種芯片,就是光分路器芯片。光信號取代電信號入戶,網絡速度會比現在的網速快百倍。”

  因此,隨着國內國際網絡提速的需求越來越大,此類芯片的市場也越來越大。吳遠大介紹,上述芯片2012年以前還完全依靠進口,隨着他們團隊2013年成功推出產品,國產芯片所佔市場份額越來越大,並已經在國際市場佔有重要地位。

  談經驗

  長週期、大投入產品

  浮躁是芯片開發大忌

  吳遠大解釋了爲什麼當時選擇合作對象時,挑選了河南鶴壁的企業。“我們這個企業是2010年中科院半導體所和鄭州仕佳公司合作成立的。芯片做成了以後,許多人來參觀,看後的第一個問題都是爲什麼這種高技術芯片企業會選擇落戶鶴壁?按常規思維,都覺得這種企業可能出現在一線城市才比較合理。”他表示,其實當時同期來和中科院半導體研究所談合作的還有多家企業,其中大部分企業都位於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區位優勢更加明顯,企業經濟實力也更加雄厚。之所以選擇落地鶴壁,“實話實說,真沒有別的原因,主要是因爲董事長葛總的企業家精神。”

  他講述了雙方合作的細節故事,“葛總從2009年5月份跟我聯繫上之後,基本上每個月至少兩趟專門跑到北京,同時,每個月接中科院的團隊到鄭州或者鶴壁參觀洽談,整整一年半沒斷過。所以到2010年10月份,雙方終於達成了一致。主要就是因爲我們判斷他纔是真正具有想做敢做芯片的企業家精神。”

  “因爲芯片是個長週期、大投入的產品,三五年之內想實現盈利,基本不可能。但一般的企業都更想做見效比較快的,那做芯片肯定是不適合他的。”吳遠大說。做芯片,需要長期的努力和積累,需要企業家和技術人員有長期全身心投入準備。短期見效的浮躁心理是芯片開發的大忌。

  談人才

  讓高端人才留在鶴壁

  安心從事成果轉移轉化

  既然芯片研發耗時這麼久,何以吳遠大所在團隊能在幾年內實現盈利?對此吳遠大解釋說,自己的團隊之所以能夠在一兩年時間內成功開發出芯片,背後其實是中科院長達十幾年的科研成果在做基礎。

  他認爲,芯片的基礎研究是個耗資巨大、耗時很長的過程,由企業進行肯定不太現實,“沒有幾家企業能有那麼大那麼長期的經濟投入,還是需要國家更多的科技政策支持,由科研院所承擔前期的基礎研發、人才培養和技術積累。”但到成果轉化階段,因爲企業有盈利的緊迫性,而且也更懂市場,營銷方面也更加專業,所以雙方合作轉化效率可能會更高。

  “我認爲比較有效的方式,那就是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因爲現在的實際情況就是這樣,咱們中國大多數研究生或者博士生,基本上都在事業單位、大學、科學院所工作,一般的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除了像華爲這種特例之外,可能很少有理論紮實的科研技術人才。既然人才主要在科研院校裏面,技術積累和相關科技成果也主要集中在科研院校。國家目前正要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如何把科研院校這部分成果,特別是掌握成果的科技人員的積極性激發出來,讓他安心去從事成果轉移轉化,尤爲關鍵。”

  據他介紹,目前長期在鶴壁從事科研成果轉化的,有中科院半導體所的二十餘名高端研發技術人才,其中主要是博士,甚至博士生導師。怎樣讓這些高端人才在鶴壁留得住、用得好,鶴壁市有許多獨到的經驗。“除了企業老闆之外,鶴壁市委市政府也爲我們搭建了非常好的平臺,給予了許多的政策支持和榮譽, 我們團隊裏有的被授予‘鶴壁功臣’,有的被評爲全國勞模,有的被評選國家百千萬人才,讓我們充分融入鶴壁的發展,讓大家對鶴壁有了歸屬感、成就感。雖然我們家在北京,但一年絕大多數時間都工作在鶴壁,鶴壁市政府也貫徹落實新的人才理念:對高端急缺人才,不求爲我所有,但求爲我所用。同時,中科院也對國家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政策支持、落實得非常好,從制度上保障我們長期安心從事成果轉移轉化工作。最終結果就是企業獲利、當地政府獲益、中科院也獲得實際收益和口碑,最主要的還是爲國家做貢獻。”

  談機遇

  5G芯片國外也剛起步

  中國有了“領先”可能

  吳遠大說,之所以國產芯片出來以後,價格往往比較便宜,是因爲芯片開發的特點就是必須一步一步發展,從長期跟跑到部分實現並跑,要佔領市場,初期有必要在價格方面發揮優勢。只有經過5年甚至10年以上的發展和沉澱,纔有可能在某些領域實現領跑地位,相應產品纔可能擁有高利潤和附加值,最終實現高質量發展。不過,隨着5G時代的到來,中國至少有了並跑的機會,也很有可能領跑世界。“5G的技術路線和關鍵元器件也是最近才標準化,其中的部分芯片開發,國外也是剛剛起步,在這些方面,我們通過自身的努力,就有可能成爲某些領域的領跑者。”

  除此之外,他也對科創板的設立充滿了期待。“我想呢,科創板的設立應該說是對高新技術行業,特別是類似芯片這種硬科技行業,是非常大的利好。現有的A股,主要拿利潤指標來評估企業的市盈率,對這類高投入、重資產的硬科技企業肯定是不合適的。希望有機會的話,我們企業也能登陸科創板,這樣將會推動我們更多芯片的快速開發,也將加速更多種類芯片的完全國產化。”

  文並攝/本報記者 孔令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