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胡勝雲代表:商業航天准入,可否試試“負面清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13:05   中國新聞網

  商業航天准入,可否試試“負面清單”  

  兩會聚焦

  “商業航天是商業化的,就應該遵循市場規則。”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第四研究院型號總設計師胡勝雲認爲,國家可以設航天領域“負面清單”,除此之外的領域開放准入、不問出身、同臺競爭,以法律法規規範商業航天行爲。

  “商業航天的健康發展離不開商業模式的探索。”一位來自航天國家隊的人大代表表示,並不是火箭打上去了,錢就能掉下來,還需要商業模式將技術轉化爲生產力。

  兩會期間,對於幾年來迅速發展的中國商業航天,總師們持認可態度,也提出不少專業的、前瞻性的建議。

  對商業航天應持寬容態度

  商業航天這些年有了非常大的進展。航天器方面,部署了“高景”“鴻雁”等系列星座;火箭方面,我國發射了第一枚純商業運營的民營火箭。

  民營航天領域雖出現了不少有益的探索,但2018年一些探空火箭的發射有些重複建設跡象。對於產業初期的無序性,胡勝雲認爲,我國民營航天起步晚,目前存在一些重複建設的情況不可避免,是發展的代價。

  而在產業初期,民營企業有重複的佈局、追求“關注度”和“流量”也無可厚非。胡勝雲認爲,不要小看現在的重複,它引進了資本,啓動了產業的未來發展,市場中“大浪淘沙”是發展的常態,發展到一定階段,就會啓動創新。目前,一些民營企業的商業嘗試獲得了業界肯定,例如藍箭航天以小衆用戶爲開端,進行要求不高、成本較低的發射嘗試比較有策略。此外,藍箭航天也有自己的創新,它建立了自己的試車臺,是國內首家研製液氧甲烷發動機的民營火箭企業。

  對商業航天的發展要持寬容的態度,一方面是寬容產業初期的無序性,另一方面是寬容探索中的挫折。

  “不管是國家支持、還是商業支持,航天探索的技術門檻都非常高,技術掌握困難、資金支持需求巨大。”相關業內人士表示,航天事業極富挑戰、關係未來,都會不同程度遭遇失敗。國際上,有過很多失敗的案例,SpaceX、藍色起源等企業都遭遇過發射失敗,因此業界應對商業航天發展中的失利有所包容。

  行業熱鬧了,將推動商業模式層出不窮

  民營航天仍處於燒錢階段,體制內的商業探索也沒有找到一個很好的贏利模式。來自航天國家隊的這位人大代表認爲,商業航天的發展目前進入了關鍵階段,需要解決“如何讓商業航天企業贏利”的問題。

  以航天器爲例,商業化通訊、遙感衛星的發展,面對的將不僅是全球市場的競爭,還有來自地面啓發解決方案的競爭。例如,銥星公司之前的破產,就是市場培育問題。衛星通訊技術已經過了關,但是由於沒有很好的培育市場,通訊的“賽道”被地面基站搶佔了。

  對於商業航天的贏利模式,很多企業做了探索,例如,有在春節期間售賣太空全家福的;也有爲公衆提供基因永久太空保存服務的,還有親臨式教育科普的。大量的創業企業進入航天領域,成爲攪動池水的“魚”,推動商業航天的“親民化”發展。

  對此,胡勝雲有着互聯網的思維,他認爲,行業熱鬧了,就會有層出不窮的商業模式。在一份題爲《關於國家大力支持發展商業航天產業的建議》中,胡勝雲寫道:建議國家做好商業航天頂層設計,放開市場準入,鼓勵多種市場主體參與商業航天產業的各個環節。

  “現在的准入制度更多的是部門規章。”胡勝雲說,應該從法律法規體系,爲商業航天的發展畫出公平的“賽道”。

  “制定規則、做好引導、劃好邊界,國家對商業航天規範得越好,不規範的‘忽悠’就會越少。”胡勝雲建議,以法律法規和市場來規範商業航天行爲,在此基礎上,確保商業航天領域公平公正公開競爭,將商業航天納入國家政府採購範疇。(本報記者 張佳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