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賭博團伙充當“保護傘”的他們栽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5日 10:36   中國新聞網

  爲賭博團伙充當“保護傘”的他們栽了

  只出警不抓人,只收錢不查處,對賭博“放水養魚”“撈錢就走”;賭博團伙交上“保護費”後,便可逍遙法外……湖南省臨武縣汾市鎮派出所原所長郭建林等人利用手中職權,爲犯罪分子充當“保護傘”,最終自食苦果。

  2018年10月12日,郭建林因犯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徇私枉法罪、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9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此前,該所輔警熊志新因犯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罪、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2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轄區石橋村原村支書文平軍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9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至此,一個由基層派出所長、輔警和村幹部撐起的黑惡勢力“保護傘”被拔除。

  猖狂的賭博

  60歲的文開梅是臨武縣武水鎮石橋村(原系汾市鎮派出所轄區)村民,和丈夫種養爲生大半輩子。不料,平靜的日子卻在去年被打破,她丈夫因容留他人賭博被關進了看守所。

  在石橋村,和文開梅的丈夫一樣,因容留他人賭博而受到懲罰的不在少數,但參與賭博者被抓卻不多。這是因爲賭博的人大多來自外地。

  這些外地人玩的是一種名叫“蝦公鯉魚”的賭博,這在當地農村較爲盛行。賭具就是一顆骰子和一張畫有圖案的布,布面上有蝦公、鯉魚、老虎、蟹等6種圖案,當地就簡稱“蝦公鯉魚”,骰子上有和布面一樣的圖案,莊家搖骰子搖出一個圖案,賭民在布面上買一種圖案,買中了,莊家賠賭民錢,沒買中莊家就將錢收走。

  “他們一進村就是二三十臺摩托車,浩浩蕩蕩開進村,場面很壯觀。”該村一村民說道。這些人一下車就直奔臨時賭桌,然後一陣陣賭博的喊叫聲此起彼伏,從白天到黑夜,甚至通宵達旦,賭資一天多達十萬元現金。場地每天都會更換,離場後,現場滿是檳榔殼、菸蒂、飲料罐、飯盒,村裏還因此經常發生失竊現象,搞得整個村烏煙瘴氣,這種情況持續了多月。“時間一久,就連村裏的小孩一看到車子進村,也會大聲叫道‘釣魚的’來了。”

  對於這種現象,村會計文義雄看不下去,就找到時任村支書文平軍,希望能處理一下。但文平軍卻勸阻道:“村裏村民不賭就好。”

  賭博人員衆多,場所暴露,方式簡單……面對高調張揚、肆無忌憚的參賭人員,很多村民心裏都納悶:這些賭徒不怕報警嗎?公安爲何不來管管?

  蹊蹺的出警

  賭博問題越發猖狂,已經嚴重影響了村民正常的生產生活,羣衆紛紛向公安機關反映。羣衆不知道的是,開設賭場的組織者早已使出渾身解數,四處活動。

  2017年10月,外地人曹本羣準備在石橋村開設賭場搞“蝦公鯉魚”賭博活動,便找到文平軍,並口頭約定,每賭博一天付給文平軍1500元現金,由文平軍協調處理與汾市鎮派出所的關係,確保賭博活動安全。見利潤可觀,文平軍欣然同意,成爲了賭博團伙的“馬前卒”。

  文平軍自知全部吃下1500元不現實,一旦出事擺不平,於是電話聯繫了交往已久的汾市鎮派出所所長郭建林,告知他有人想在石橋村搞賭博,希望能夠得到其關照,並說每天給一些“經費”。一開始,郭建林沒有同意,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郭建林又主動打電話給文平軍表示同意給予關照。

  當地人知道,郭建林身爲派出所所長可以拍板給予關照,但由於警力有限,日常出警的一般都是業務嫺熟的輔警熊志新,人稱“熊所”,能否真正得到“關照”還得靠他。爲了周全,文平軍又聯繫了熊志新,在談妥“經費”後,熊志新同意了。

  此後,一種蹊蹺的出警模式出現了。

  2017年11月12日,汾市鎮派出所接到報警,稱石橋村有人賭博。出警的是熊志新和另一名輔警,警車剛到村口,熊志新就讓司機不要進去,讓另一名輔警去“趕一趕”。該名輔警剛下車,一名戴着鴨舌帽的男子轉身進村,隨後賭博分子作鳥獸散。熊志新便向所裏回覆沒有發現賭博團伙。

  隔了幾日,郭建林接到石橋村太坪山有人賭博的舉報後,通過微信聊天的形式向文平軍通風報信,“有人報警,讓他們先停,我們一會兒去出警。”之後,文平軍則通知曹本羣疏散了賭場的人員,郭建林隨後和熊志新一起到石橋村出警,應付了事。

  當年12月,又有羣衆舉報有人在家裏搞“蝦公鯉魚”,郭建林找莊家覈實,該莊家自己也承認了聚衆賭博事實。郭建林叫人去拍攝現場和參賭人員照片,證據確鑿的情況下,郭建林卻沒有組織任何抓捕行動。

  就這樣,村民屢屢報警,警察也屢屢進村,但是賭博問題依舊猖獗如故,轄區其他村莊的賭博問題也同樣如此。

  除此之外,郭建林甚至以罰代刑。2013年7月,郭建林在對“大步村賭博案”進行刑事立案後,不採取任何偵查措施,在收取參賭人員上交的23.5萬元後,將20萬元上交財政,剩下3.5萬元佔爲己有。

  拔掉“保護傘”

  2018年2月12日,臨武縣紀委監委接到郴州市紀委監委交辦的“臨武縣武水鎮石橋村一場所聚衆賭博,且有村幹部涉及其中”的問題線索,臨武縣紀委監委第一時間向縣委彙報,爭取縣委支持,並實行“一案雙查”,深挖其背後的腐敗問題,堅決對黑惡勢力“保護傘”一查到底。

  當日,臨武縣紀委監委就成立調查組展開調查。面對由猖獗的賭博團伙、反偵查能力較強的少數執法人員中的“害羣之馬”形成的利益鏈條,如何精準突破,成爲調查組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走訪摸排,鎖定涉惡賭博團伙;查看派出所資金流向、賬面單據等信息;覈查派出所處罰卷宗,發現違紀違法問題線索……在調查取證46人次,調取書證300餘份,覈查派出所處罰卷宗27宗後,形成案件卷宗14冊。一批深藏在賭博團伙背後的“保護傘”陸續現形。

  2018年2月13日,文平軍被臨武縣紀委監委黨紀政務雙立案,因涉嫌犯罪,2月13日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2018年2月28日,熊志新被臨武縣監委政務立案,3月1日被採取留置措施。

  臨武縣紀委監委又從文平軍和熊志新入手,固定關鍵證據後,把握時機,快速收網。2018年3月29日,郭建林被黨紀政務雙立案,4月11日,被採取留置措施。

  經查,2017年10月18日至2017年12月30日曹本羣等人在石橋村開設賭場期間,先後分19次通過文平軍以微信轉賬的方式給郭建林10000元,郭建林利用職務之便,爲他人在汾市鎮派出所轄區內開展賭博活動提供保護,通風報信、幫助犯罪分子逃避處罰。“郭建林甚至在關禁閉期間,還收受他人微信紅包600元。”臨武縣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告訴記者,“法紀意識淡薄由此可見一斑”。

  據介紹,該案既是郴州市監委成立以來的第一例縣級留置案,也是全市採取留置措施開展掃黑除惡、打擊黑惡勢力“保護傘”的第一案,形成了強大震懾。“此案暴露出的問題警示我們必須加強對基層幹部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只有強化剛性約束,抓常抓細抓長,才能斬斷利益鏈條,剷除腐敗滋生的土壤。”臨武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縣監委主任戴純明說。

  隨後,臨武縣委把縣公安局列爲交叉巡察單位,深入開展“政治體檢”,推動公安隊伍的健康發展。縣紀委監委聯合縣公安局黨委,對全縣公安幹警開展警示教育,對案發原因深入剖析,引以爲戒。特別針對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的縣公安局輔警隊伍管理鬆懈、紀律鬆弛的問題,向公安局黨委提出監察建議,責成其舉一反三、防微杜漸、建章立制、堵塞漏洞,切實加強公安隊伍管理。(本報記者 鄒太平 通訊員 陳壯 林季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