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煤電排放5年降8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2日 15:29   中國新聞網

  我國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煤電排放 五年下降超八成(美麗中國)

  核心閱讀

  煤電在我國電力供應結構中約佔2/3,是保障電力供應的主力電源,也是煤炭較爲清潔高效的利用方式。但是,燃煤產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排放曾嚴重影響空氣質量。

  近年來,我國大力推動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現在,我國已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近日,記者從國家能源局獲悉,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我國煤電機組累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億千瓦以上,提前超額完成5.8億千瓦的總量改造目標,加上新建的超低排放煤電機組,我國達到超低排放限值煤電機組已達7.5億千瓦以上,佔全部煤電機組75%以上;節能改造累計完成6.5億千瓦,佔全部煤電機組65%以上,其中“十三五”期間完成改造3.5億千瓦,提前超額完成“十三五”3.4億千瓦改造目標。

  “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總量目標任務提前兩年完成,這標誌着我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說。

  煤電污染物排放強度下降、排放總量得到強力控制

  2014年至今,我國開展大量工作推動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煤電產業邁向清潔高效“升級版”。

  ——排放少了、煤耗低了。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介紹,2012年至2017年,全國煤電裝機由7.49億千瓦增長至9.8億千瓦,在增幅達30%的情況下,電力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排放量從859萬噸、1086萬噸、178萬噸下降至120萬噸、114萬噸、26萬噸,降幅分別達86%、89%、85%。火電機組供電標煤耗從325克/千瓦時下降至312克/千瓦時。據此測算,2017年節約原煤約8300萬噸。

  煤電超低排放爲大氣環境改善作出了不小貢獻。國電環境保護研究院院長朱法華舉了一組數據: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對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重點區域細顆粒物年均濃度下降的貢獻分別達24%、23%和10%。“當前,煤電機組煙塵(顆粒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分別佔全國排放總量的3.3%、13.7%和9.1%。”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副總工程師唐飛認爲,我國煤電污染物排放強度不斷下降、排放總量得到強力控制,煤電已不是造成環境污染的主要因素。

  ——標準高了、技術新了。“2011年發佈《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之前,我國的排放標準比日本、歐盟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寬鬆不少。比如脫硫機組排放二氧化硫是400毫克/立方米的限值,美國爲184毫克/立方米、日本爲200毫克/立方米;如今實施超低排放後,二氧化硫的排放限值是35毫克/立方米。”在唐飛看來,目前我國火電廠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要求比世界發達國家和地區還更嚴格。

  目前來看,我國煤電的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技術已較爲成熟。拿世界首臺百萬千瓦超超臨界二次再熱燃煤發電機組——泰州電廠二期工程3號機組來說,其發電效率已達到47.82%,成爲全球煤電領域的標杆;2018年實現供電煤耗264.78克/千瓦時,這也是全國煤電機組的最好水平。

  “在引進部分先進技術進行消化、吸收的同時,針對國內機組的具體情況,我國在實踐中也發展出了自主化的改造技術。例如在超低排放改造方面,我國已形成針對幾乎所有機組類型的改造方案,而針對主流的常規煤粉爐發電機組,也已形成多種技術路線可供選擇。”唐飛說。

  多項政策支持煤電企業實施減排改造

  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爲打贏藍天保衛戰提供支撐,也爲其他燃煤行業今後實施相關改造探出了一條路。對於企業而言,改造成本會不會很高?

  國家能源集團有關負責人以世界首臺超低排放燃煤電廠機組——舟山電廠4號機組爲例,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目前該機組的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約爲2.7毫克/立方米、2毫克/立方米、19毫克/立方米,優於天然氣電廠5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限值。但超低排放增加的成本不到0.02元/千瓦時,按照燃煤發電0.3—0.4元/千瓦時的上網電價,算上增加的成本,仍低於燃氣發電0.7—0.8元/千瓦時的上網電價。

  爲調動煤電企業實施改造的積極性,我國也制定了多項支持政策,比如對達到超低排放的新建機組和現役機組分別給予0.5分錢和1分錢的電價補貼;適當增加超低排放機組發電利用小時數;污染物排放濃度低於國家或地方規定的污染物排放限值50%以上的,落實減半徵收排污費政策。

  未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更大的挑戰來自散煤

  儘管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逐步向好,需要努力的地方仍不少。

  唐飛說,當前西南地區高硫無煙煤機組實現超低排放仍存在一定困難,有待繼續開展技術研發;此外,由於參與電網調峯等因素,煤電機組變負荷運行頻次和啓停頻次增加,煤電的能效水平和煙氣治理系統的穩定性受到一定影響。

  根據安排,到2020年,具備改造條件的燃煤電廠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重點區域不具備改造條件的高污染燃煤電廠逐步關停。

  “下一步將加大推進西部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力度,持續提高煤電先進超低排放、節能技術和裝備的研發應用力度,提升設備的穩定性、可靠性和經濟性,進一步減少電廠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表示。

  從長遠來看,未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更大的挑戰來自於大量散煤,包括工業領域中的小鍋爐和小窯爐散燒煤、民用生活散煤等。

  目前,一噸散煤大氣污染物排放量相當於一噸電煤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電力行業的機組污染物排放集中、易於管理,治理成本便於通過電價等支持政策疏導,相比之下,散煤消費的問題在於數量多、分佈廣、規模小、監管難度大。

  唐飛認爲,我國的電煤比重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全球電煤佔煤炭消費的平均水平爲62.7%左右,美國爲91%、歐盟爲76.2%,我國目前爲53.9%左右。當然,還要注意的是,提高電煤比重並不等於提高煤炭在能源中的比重”。

丁怡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