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多地開啓低溫冷凍模式 低溫津貼爲何難落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5:34   中國新聞網

  一到冬天,低溫津貼的話題就升溫,但這份津貼屢提卻難落地
  【焦點關注】低溫津貼亟待“高度”關注

  春節期間,多地開啓低溫冷凍模式。北京風力不減,光禿禿的樹枝在冷風中搖曳。爲保證社會生活正常運轉,不少戶外勞動者仍堅守崗位。而記者調查發現,與之尷尬的現實是,包括環衛工、裝配工、園林綠化工等戶外勞動者表示從沒享受過低溫津貼,很多人甚至沒聽過這份津貼。

  羅金燕從事物資裝配行業多年,當記者提及“低溫津貼”時,她一臉茫然,“低溫津貼是啥?”還沒等記者回答,她又好奇道,“低溫津貼也和高溫津貼一樣每月180元嗎?”

  事實上,低溫津貼與高溫津貼相對應,均在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於2004年施行的《最低工資規定》中被提到,且一到冬天“低溫津貼”的話題就升溫,但爲何屢提而難落地?戶外勞動者如何在低溫環境下溫暖作業?本報記者進行了調查採訪。

  勞動者並未被低溫津貼“暖到”

  作爲公司裏唯一的女裝配工,羅金燕每天要在冷風中騎行爲客戶們送貨,還負責安裝所配送的物資。

  “最怕冬天,又冷又幹,手常常會凍裂,因爲騎電動車、安裝都不方便戴手套。”羅金燕一雙凍得紫紅的雙手上,大拇指和食指都纏着創口貼,小指上也有一道結了痂的傷口。“冷到受傷了自己都不知道的,經常回到家暖和了,或洗手疼了,才知道手又凍裂了。”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像羅金燕這樣沒有享受過低溫津貼的戶外勞動者不在少數。

  上午9點,當裹緊羽絨服的上班族匆匆走進寫字樓時,身穿寬厚棉衣、腿裹棉護膝的環衛工劉大勇已在馬路上作業了4小時。

  “高溫津貼有,但低溫的沒有。”當記者問他是否領取過低溫津貼時,已經工作5年的他告訴記者,冬天發一件厚環衛服,每兩個月發一雙棉線手套,但從沒發過低溫津貼。

  “不過,單位發的棉服太硬,手套又太薄,風灌進來,凍得骨頭疼。”因爲單位發的禦寒衣物保暖作用不夠,劉大勇自己買了手套、耳罩和厚棉鞋。

  寒風侵肌,記者被風吹得臉生疼,身子忍不住顫抖,劉大勇卻毫無感覺。對付寒冷,他有自己的妙招,“穿兩個棉服,戴兩雙手套,習慣了就好啦!”說完,身形臃腫的他繼續掃起馬路來。

  北京西城區園林綠化員王志強同樣沒聽過低溫津貼,比起對這項津貼的陌生,他更好奇的是,“多少度算低溫?這幾天零下10來攝氏度,我們算低溫作業嗎?”他戴着手套一邊修理枯枝一邊問記者。

  低溫勞保的政策尚未明確統一

  實際上,不僅是勞動者對低溫津貼知之甚少,目前有關低溫勞保的政策尚不明確統一。

  根據《低溫作業分級》國家標準,在生產勞動過程中,工作地點平均氣溫等於或低於5攝氏度的即爲低溫作業。按工作地點的溫度和低溫作業時間率,低溫作業分爲四級,級別高者冷強度大。

  事實上,根據2015年全國總工會等四部門發佈修訂後的《職業病危害因素分類目錄》,“低溫”已被列爲新增的職業病危害因素之一。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醫師林英介紹,寒冷除能引起某些生理反應,如末梢血管收縮等,還會影響勞動能力和工作效率,嚴重時可造成冷凍傷或誘發、加重某些病症,如缺血性心臟病等。

  而在2004年施行的《最低工資規定》中明確提到:在勞動者提供正常勞動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應支付給勞動者的工資在剔除中班、夜班、高溫、低溫等特殊工作環境條件下的津貼後,不得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目前,我國各省份在發放低溫津貼方面,出臺的相關規定不盡相同。北京、上海、寧夏等地在制定最低工資標準時,提到了低溫津貼。上海通過環衛行業集體協商,建立了一線職工低溫天氣下露天作業的津貼制度,從每年12月至次年2月給一線環衛職工發放低溫津貼,標準爲每人每月200元。2017年12月起,上海5.3萬名一線環衛職工絕大多數領到了從業以來的第一筆低溫津貼。

  然而在有些地方,低溫津貼落實率並不能令人滿意。

  2013年10月,內蒙古自治區發文規定在零下25攝氏度及以下高寒天氣室外連續作業4小時及以上工作崗位的勞動者,應發高寒崗位津貼,每月230元。標準已經出臺5年多,但記者採訪瞭解到,能達到這一勞動標準的情況並不多,內蒙古企業單位發放高寒崗位津貼的情況還比較少。

  儘管勞動保障部門出臺的相關規定對低溫津貼有要求,但低溫津貼具體如何實施,不少地方都沒有細則,低溫津貼在什麼溫度下發放,發多少,都沒有統一的標準。記者撥打北京市人社局服務熱線,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對於低溫津貼還沒有明確規定。

  低溫津貼執行標準應細化

  “低溫津貼只是在《最低工資規定》中提及,尚無國家標準。”在中國勞動關係學院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楊思斌看來,用人單位發放津貼無據,監管部門執法無規,讓低溫津貼的發放並未落到實處。

  低溫津貼要想發放到位,首先要有法律依據。楊思斌建議應進行低溫津貼的基本制度設計,再由相關省份進行細化,制定地方性規章制度,並對企業的內部工資分配進行政策引導,鼓勵企業發放低溫津貼。在具體內容方面,低溫勞動保護辦法應對低溫作業的工作時長、工傷認定、津貼標準、低溫作業保護措施等方面進行細化,便於操作執行。

  要推動低溫津貼的落地,各級工會也要積極作爲。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勞動與社會保障教研室副教授呂茵認爲,工會也應創新服務職工的措施,爲從事低溫作業的勞動者送溫暖。而作爲用人單位,在冬季寒冷作業場所,應提供防寒採暖設備,如設防風棚、取暖棚等,並給戶外勞動者提供高熱量的食物以增加勞動者耐寒能力。

  “對勞動者的低溫勞動保護措施應該人性化、立體化、多面化。”楊思斌告訴記者,除低溫津貼外,存在低溫作業的用人單位應根據本地區氣候條件和生產工藝情況適當調整作息時間、建立健全防寒工作各項管理制度。

  全國總工會勞動和經濟工作部副部長侯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全總積極推動高寒天氣下職工室外作業勞動保護有關政策法規的出臺,補齊這方面政策上的不足。

肖婕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