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水漫灌”,一刀切式的扶貧幾多危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1:48   中國新聞網

  “大水漫灌”,一刀切式的扶貧幾多危害

漫畫 王曉 繪

  1月30日,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對26個巡視對象的反饋情況集中公佈。大水漫灌、名股實債等巡視組提出的具有針對性的問題在社會各界引起強烈反響。這些問題產生的原因是什麼?如何推動解決?本版特刊發系列文章予以解析。——編者

  中央第一巡視組在向青海省委反饋脫貧攻堅專項巡視情況時指出,被巡視單位落實黨中央脫貧攻堅方針政策不夠精準,存在扶貧政策“大水漫灌”現象,產業扶貧支撐不夠有力等問題,並要求青海省委在精準扶貧、“精準滴灌”上下功夫,聚力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和少數民族聚居區,強化產業扶貧規劃引導,探索符合青海實際的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銜接路徑。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州十八洞村調研時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的工作思路,並在全國各地調研考察扶貧工作時,繼而提出了“六個精準”和“五個一批”要求,爲打贏脫貧攻堅戰注入了強大的思想動力。

  巡視組指出的“大水漫灌”則與“精準扶貧”相違背,這一問題產生的原因及如何避免,都值得我們深思。

  精準扶貧怎能全是“羊”

  “大水漫灌”,從字面上很容易理解,即在扶貧工作中對貧困戶個體情況不加以區別,以同樣標準和統一形式進行“地毯式”覆蓋來進行幫扶,這種形式很容易造成一種扶貧工作正“如火如荼”開展的假象。“扶貧羊”就是被一些地方應付扶貧所催生的一種“產物”。

  早在2017年,多家央媒曾集中報道了陝西省米脂縣精準扶貧搞“大水漫灌”的消息。當年5月,陝西省榆林市紀委派出12路督查組深入全市各縣區,在對精準扶貧工作進行的察訪中,發現米脂縣存在扶貧不精準等突出問題。

  “幫扶措施單一,沒有因人因戶施策”是當時米脂縣扶貧工作的主要“病症”。榆林市紀委在走訪貧困戶過程中瞭解到,當地貧困補貼資金都是5000元,產業扶貧都是“買羊”,種地扶貧都是“買刨刨機”。

  不區分貧困對象,不摸清致貧原因,扶貧搞“一刀切”全都“買羊”,這顯然與精準扶貧的要求和精神相背離。最終,米脂縣扶貧辦包括主任在內的一正三副共四名領導幹部均因精準扶貧不力被處分。

  精準扶貧變“大水漫灌”,出現這種情況的不只陝西省米脂縣,還有河南正陽縣,只不過是扶貧“買羊”換成了扶貧“種糧”。

  2018年11月,河南省紀委通報了六起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其中正陽縣委農辦原副主任王國璽在扶貧工作中搞“大水漫灌”,因盲目決策造成了扶貧資金重大損失。

  通報中指出,2013年至2016年,王國璽在實施到戶增收扶貧項目過程中,既不按照政府採購程序,又不徵求貧困戶及村民委員會意見,甚至連貧困戶實際播種土地畝數都不掌握,就盲目決策採購花生種子和水稻種子的數量,導致購買的種子數量遠遠超過貧困戶的實際需求。其中,超額採購花生種子14萬斤,浪費扶貧資金117萬元;超額採購水稻種子1.77萬斤,浪費扶貧資金113.79萬元,且在發放過程中違反規定,不根據貧困戶實際需要,而是向實施扶貧項目村的貧困戶按戶平均發放。一場“大水漫灌”最終讓王國璽受到撤銷黨內職務和政務撤職處分。

  全縣養羊、盲目買種,如此不因地制宜、因人施策的“漫灌式”扶貧,不僅起不到“造血”功能,造成扶貧資金損失,還影響着全國的扶貧資金使用規劃。

  2018年7月,國家審計署公佈145個貧困縣扶貧審計結果,有36個縣在產業扶貧等項目中存在壘大戶、簡單發錢發物等問題,未能有效激發貧困戶內生動力,涉及資金12.29億元。其中,9個縣將3.16億元產業扶貧等“造血”資金直接發放給貧困戶;18個縣將8.92億元扶貧資金直接投向企業、合作社或大戶,但未與貧困戶建立利益聯結機制;12個縣65家合作社、企業未按協議向貧困戶分紅等,涉及資金2094.63萬元,“大水漫灌”使十幾億元的扶貧資金沒有用在“刀刃”上。

  扶貧調研不能淪爲“秀”

  精準扶貧貴在精準,重在精準,成在精準,需要因地制宜、因人施策,不能搞“大水漫灌”、走馬觀花、大而化之、“手榴彈炸跳蚤”。如果在扶貧調研、送“水”到“根”後就“開閘”不管,精準“滴灌”很容易就會淪爲一場“作秀”。

  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和縣,經過充分調研後的精準扶貧就曾上演了這樣一場“秀”,因後期疏於監管,扶貧羊發放甚至成爲一本“糊塗賬”。

  2015年,新和縣把扶貧羊作爲精準扶貧的一項舉措,在所轄40個行政村實施養殖項目。當地政府與養殖合作社簽訂合同,由縣財政撥付資金從合作社購買羔羊,在縣扶貧辦、畜牧獸醫局的監督下發放給貧困戶,經育肥後再由養殖合作社購回,幫助貧困戶增收。

  這一精準扶貧項目經過當地政府充分的實地調研,並因地制宜制定了一系列配套措施後啓動實施,目的是爲了把貧困戶吸納進養殖增收的產業鏈中助力脫貧。

  然而,項目在實施過程中卻“跑偏”了。一方面,由於扶貧羊購買、檢疫、發放與鑑定環節的疏於監管,導致發放底數不清,是否發放到位情況更未掌握,實際發放名單沒有及時備案造冊,重要檔案資料嚴重缺失。另一方面,部分村幹部在發放扶貧羊時缺乏責任意識,對於該發多少隻、發給誰都是一本“糊塗賬”,扶貧羊發放完後也沒有及時填寫發放臺賬,覈對發放信息。

  直到2018年2月,新和縣有68戶貧困戶在時隔三年後才領到680只扶貧羊,每戶分得10只。而對於這些貧困戶來說,每一隻羊都是家庭擺脫貧困的希望。

  只有前半場調研,沒有後半場監管,扶貧資金和貧困戶利益均受到損失,存在此類問題的還有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縣董幹鎮。

  2016年4月,國家審計署駐昆明特派辦對2013年11月國家投資扶持的麻栗坡縣董幹鎮500只能繁母羊產業扶貧項目進行審計,發現因羣衆無力飼養退回綠源合作社代養的149只能繁母羊,合作社未與農戶簽訂任何補償或分紅協議的問題,隨之進行了深入調查,從而牽出背後的一串問題。

  “看着一隻只活蹦亂跳的羊在我們面前死掉,心裏很難過,也很無奈。”面對調查組的詢問,麻栗坡縣董幹鎮某貧困戶只能對羊的死亡表示無奈和惋惜。

  原來,在2013年11月,麻栗坡縣董幹鎮政府想通過扶貧養羊項目帶動本鎮養殖產業發展,並做了充分的調研。鎮政府通過逐級申報,爭取到投資136萬元的500只能繁母羊產業扶貧項目,其中財政資金50萬元,羣衆自籌及投工折資86萬元。

  但事與願違,董幹鎮政府沒有對項目建設的質量和效益負起責任,也沒有按項目批覆和實施方案的要求對養殖戶進行技術培訓,麻栗坡縣扶貧辦也沒有對項目實施落實好監管責任,兩年多的時間裏,500只羊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有200多隻羊相繼死亡,養羊產業沒有做大,卻讓國家的投資遭受損失,讓貧困戶的希望變成了失望。

  後期管理的缺位,再完美的調研也只能淪爲一場“秀”,“精準滴灌”更是無從談起。

  從“漫灌”變“滴灌”,精準扶貧需要兩根“管”

  “精準滴灌”,首先解決的就是識貧不準的問題,只有管住了“入口”,才能實現“滴灌”的精準,確保每一分扶貧資金都用到實處。爲此,紀委的亮劍成爲了貧困戶最後的“依靠”。

  “作爲黨委主要領導,對脫貧攻堅存在的問題,我是第一責任人,應負主要責任。”2018年6月,時任貴州省三都水族自治縣政協黨組成員、大河鎮黨委書記潘朝慷在談話中自我檢討。

  2018年1月,國家第三方機構對三都縣2017年度扶貧開發工作成效進行考覈評估,發現大河鎮合江村、巴佑村存在貧困戶錯退、漏評等問題。隨即,紀委組成聯合調查組開展了調查。

  “我家的房屋就靠這根木頭支撐,到下雨天就是外面下大雨屋裏下小雨,他們都沒來看,就說我家不符合危房改造條件。”

  “我們6個人,有2名老人患病,2人未成年,全家只有1人外出務工,生活困難,但因爲我沒有在系統裏,就不是貧困戶了。”

  許多村民向調查組主動反映了這些問題,同時調查組還發現,極個別幹部僅靠個人主觀認識評定,沒有認真走訪瞭解,就對部分貧困戶下了非貧困戶的“認定”。

  2018年6月,三都縣人民政府副縣長莫履鵬因對扶貧工作督促指導不力,受到誡勉談話處理;縣政協黨組成員、大河鎮黨委書記潘朝慷因對扶貧領域履行主體責任不力,受到誡勉談話處理;同時,大河鎮班子相關成員,扶貧局班子相關成員,合江村、巴佑村支書等7人分別受到誡勉談話、批評教育處理。

  紀委及時亮劍,讓三都縣漏評、錯退的真貧困戶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精準滴灌”要發揮作用,除了紀委的亮劍還需要政府的服務管理。

  在湖南省湘西州,柑橘種植一直是當地精準扶貧的主導產業,不僅有着多年的種植和實踐經驗,產品也得到了市場的高度認可。

  然而,在今年1月初,湘西州的橘農正在爲上萬噸的滯銷柑橘心急如焚,全州69.29萬噸柑橘銷售不出去,種植柑橘的貧困戶只能看着堆積如山的柑橘慢慢腐壞。

  “柑橘滯銷主要受市場、天氣、交通等因素影響。”湘西州柑橘辦負責人介紹,今年全國範圍內迎來柑橘豐收,全國各地柑橘上市時間同步,對銷售衝擊不小。再加上年底的雨雪冰凍天氣,道路結冰致使柑橘運輸成爲問題。

  柑橘出現滯銷後,湘西州各地政府紛紛出臺解困政策。保靖縣政府召開銷售專題會議,研究制定相關政策,搭建臨時存放點,開展“以購代捐消費扶貧”愛心認購活動;瀘溪縣安排50萬元資金,對銷售中作出重大貢獻的各大柑橘產銷公司視情況予以獎勵;龍山縣組織多家客商媒體,爲滯銷柑橘的銷售“支招”。

  通過政府的牽線搭橋,至1月底,全州柑橘已銷58.92萬噸,佔總量的85%,在政府及各界愛心人士及企業幫助下,橘農吃下一顆“定心丸”。

  產業扶貧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鞏固脫貧成效,實現脫貧效果的可持續性,是打好脫貧攻堅戰的關鍵。從產業調研、選購苗木、引進技術到基地建設、產業升級、產品銷售,湘西州政府一根“管”插到底,管理着產業扶貧“精準滴灌”中的每一個細小環節,實現了脫貧效果的可持續性,讓貧困戶甩開膀子乾的同時,心放在肚子裏、錢收進口袋裏。

  一根“保障管”,一根“輸液管”,兩根“管”破除了“大水漫灌”式扶貧,讓扶貧資金“精準滴灌”到貧困戶身上,打通精準扶貧的“最後一釐米”,使扶貧政策落地開花,讓貧困人口看到了改變生活現狀的曙光。(本報記者 鄒太平 通訊員 廖培 丁靜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