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0後挪用公款400萬元:讓年輕人“少在河邊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4:45   中國新聞網

  90後挪用公款400萬元:讓年輕人“少在河邊走”

  “衛生院會計挪用公款造成鉅額經濟損失,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對財務管理不重視,監督不到位,給國家造成了重大損失……”2019年1月11日,在浙江省東陽市人民法院庭審現場,東陽市佐村鎮中心衛生院原院長杜玉堂幾度哽咽。

  杜玉堂口中的會計,是曾在佐村鎮中心衛生院擔任會計的張初蕾。從2007年12月至2016年6月,這位90後貪污人民幣5萬餘元,挪用公款人民幣400餘萬元。2017年8月,張初蕾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3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

  本是一樁“舊案”,爲何又牽扯出衛生院原院長失職案件呢?原來在挪用公款一案中,起初除了張初蕾被判刑之外,其他無一人被追責。而在2018年7月,東陽市委第四巡察組在對市衛計局進行巡察時,才發現該問題並將線索移交至東陽市紀委監委處理,這也纔有了後續的進展。

  不管張初蕾是否爲90後,亦無論她挪用公款所爲何事,利用職務之便貪污與挪用公款,且數額巨大,接受法律制裁,是其爲自己違法行爲應付出的代價。

  依法懲處一個挪用公款的90後幹部容易,但如果不對她走上違法犯罪道路的原因加以剖析,不及時發現並堵住客觀方面存在的漏洞,那可能還會有更多年輕人在同樣的崗位上栽跟頭。不少地方出現過同一崗位上“前腐後繼”的現象,根子就是出在只重視個案調查與對個人處理,而沒有深究制度與監管可能存在的問題上。

  在挪用公款案“塵埃落定”之後,再來查處原院長、現任院長以及出納等人員的失職失察問題,既是“一案雙查”的要求,也是希望通過這一典型案例來給監管部門提個醒:黨員幹部保持廉潔自律固然重要,但更可靠也最基本的是良好的制度保障。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溼鞋。我們應該儘量讓年輕幹部“少在河邊走”,如非走不可,也得爲他們配齊防水裝備。

  就張初蕾挪用公款一案而言,制度漏洞可謂層出不窮,監管也幾乎是形同虛設。原院長杜玉堂對單位財務疏於管理,未形成完善的財務管理內控制度,導致本該由會計出納分開保管的銀行印鑑、轉賬支票由張初蕾一人保管;金嘯騮未全面履行出納職責,將本該由自己保管的U盾推給張初蕾保管,並且對銀行存款日記賬未做全面登記,也不拿會計賬和銀行對賬單進行覈對,甚至在發現衛生院資金可能出現問題後,也未及時跟院領導反映;新院長馬立強到任後依然對單位財務監管不力,未能及時發現財務管理漏洞,縱使張初蕾繼續作案。

  在財務制度與監管方面,佐村鎮中心衛生院從上到下可謂層層失守。如果說張初蕾敢起挪用公款的念頭是個人法紀意識淡薄的問題,那違法行爲能持續近十年之久,數額達400萬元,形同虛設的制度與監管也絕對是“功不可沒”。分析這些外部客觀因素,並非爲張初蕾開脫,而是假如有警鐘時刻長鳴、監管無處不在的環境,她或許就不會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也不至於給國家與集體造成重大的損失。

  如果不是巡察組及時發現問題,因挪用公款案受懲處的只有張初蕾一個人,佐村鎮中心衛生院在財務方面存在的問題有可能繼續惡化。在可以想見的將來,也許有第二個張初蕾出現。

  嚴是愛寬是害,黨和國家培養一名年輕幹部不容易,年輕幹部能走上重要工作崗位也是歷經千辛萬苦,對自我要求的鬆懈,又缺乏一個“不能腐”的外部環境,都可能導致過往努力化爲烏有。處理個案、懲罰個人從來不是目的,而只是反腐與廉政建設的手段。在個案中,只有發現共性與根本性的問題,及時加以解決,方能從根源上扼制腐敗現象。

  夏熊飛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