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衆籌的文化大院,成了十里八鄉最火的地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2:39   中國新聞網

  自家院壩改造成舞臺,沒成想吸引了十里八鄉的鄉親,四川省丹棱縣——
衆籌的文化大院,火了(解碼·城鄉文化設施利用)

  農民最需要什麼樣的公共文化服務?這個問題,農民自己最有發言權。在四川省丹棱縣,村民的自發嘗試,讓管理者有了靈感。“衆籌”社會力量,通過政府引導建設,讓大院成爲舞臺。不同於標準化的公共文化服務,土地上長出的文化大院各具特色與個性,不僅擊中了鄉村文化需求的痛點,還助推了當地產業發展,成爲政府公共文化服務的有力補充。

  “改革開放前,真的是吃不飽穿不暖。我家兄弟三人同穿一條褲子,大哥穿了二哥穿,二哥穿了我再穿……”春節來臨,四川省眉山市丹棱縣丹棱鎮桂花村的作平文化大院裏,一場鄉村“春晚”正在舉行,62歲的村民瞿應安講述今昔對比,真實生動而不失幽默,引得村裏老少、返鄉鄉親的笑聲掌聲不斷。

  作平文化大院是丹棱縣民間衆籌文化院壩的發端和典型。13年前,這裏的鄉村文化活動屈指可數,如今,民間衆籌文化院壩串聯起豐富多彩的演出活動,成了村落中閃耀的明珠,丹棱“引導衆籌民間文化院壩建設”還通過全國終期評審,獲得了西部地區21個文化示範項目中的第一名。

  村裏文藝愛好者的據點,卻在村民中走紅了

  說到丹棱縣的民間衆籌文化院壩,就不得不提王作平。

  王作平,桂花村村民,從小熱愛文藝,性格開朗,村裏的紅白喜事都請他主持,積累下好人緣。

  “當年我們幾乎沒有啥文化活動,平時挺累的,生活挺枯燥。”王作平說,當初辦起文化大院,就是爲了解悶開心。於是,將自家院壩改造成了舞臺,添上購置的簡單設備,王作平的家成了村裏文藝愛好者的據點。

  “當時大家都窮,道具基本靠自己做。”王作平告訴記者,文藝愛好者裏有木匠、裁縫,敲敲打打縫縫繡繡,一件件道具倒也用得順手。唱完歌跳完舞,大家還“打平夥”吃飯,這家拿點青菜,那家拿點臘肉,因爲生活實在不富裕,有時候還得拿柴火,這就是衆籌文化院壩最初的模樣。

  漸漸地,來作平文化大院搞活動的人多了。“當時有很多婦女過來跳舞,家裏丈夫不理解。”王作平說,當年,村民思想還很保守,認爲唱歌跳舞都是城裏人的潮流,鄉壩頭的女人,除了田地裏的農活就應該在家裏收拾家務帶孩子。

  “丈夫不理解,我就拽着他來看。”62歲的王玉瓊說,當初因爲跳舞,自己沒少和丈夫拌嘴,實在沒轍她就硬拽着丈夫和自己一起來作平文化大院,沒想到幾次過後,丈夫的態度有了轉變,不但不反對,還自願當起了大院的後勤保障,炒菜做飯張羅個不停。

  越來越多的村民走進了王作平的文化院壩,有的給節目出謀劃策,有的上臺演出,有的拉拉家常,大夥就圖個熱熱鬧鬧。衆人拾柴火焰高,作平文化大院出品的節目質量越來越高,每逢演出,總有十里八鄉的鄉親慕名而來,大院在丹棱火了。

  好的嘗試成了樣本,政府總結經驗、推廣模式

  作平文化大院火了,每逢節慶活動,大家總想邀請王作平團隊來“扎場面”。不少村民羨慕又期待:“要是我們村也有這樣的文化大院多好,要是我們也能登臺表演多好!”

  丹棱縣文化主管部門意識到,作平文化大院的“走紅”絕非偶然。近年來,丹棱縣因地制宜調整產業結構,以“不知火”爲代表的晚熟柑橘產業迅速發展,農民告別傳統水稻種植等繁重體力勞動的同時,錢袋子也鼓了起來。2017年,丹棱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1.7萬元。

  有了錢也有了閒,農民追求精神文化生活順理成章,躍躍欲試想要建類似文化大院的村民越來越多。然而,全縣只有一個王作平,文化大院該怎麼建、文化活動該怎麼搞,大家一時也想不出辦法。

  爲此,丹棱縣對作平文化大院的緣起、發展等做了深入調研,正式提出了“衆籌文化大院”概念。從2015年開始,以作平文化大院爲藍本,在全縣引導民間衆籌文化院壩建設。

  同年,“引導民間衆籌文化院壩建設”入選創建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範項目,爭取項目獎補資金300萬元。丹棱縣出臺了《關於開展創建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範項目“眉山市丹棱縣引導民間衆籌文化院壩建設”的實施意見》《丹棱縣民間衆籌文化院壩建設標準》等文件,在縣裏大力推廣衆籌文化院壩模式。

  據介紹,所謂衆籌,包括衆籌活動場所,引導農民拿出自家住房和院壩改造爲舞臺,引導企業開闢專門的文化活動室,面向公衆免費開放;衆籌設備和資金,引導羣衆和愛心企業爲文化院壩捐贈音響、樂器、道具、服裝、圖書等各種設備設施;衆籌文藝活動,引導各類文藝人才和文藝愛好者免費爲文化院壩創作、編排文藝節目,引導各類藝術團體免費參與文化院壩組織的演出活動;衆籌管理和服務,引導農民積極參與文化院壩的管理和服務,使每個文化院壩都有人數不等的文化志願者隊伍。

  衆籌的大院精準擊中了百姓文化需求的痛點,一大批紮根鄉土的文化能人被發現激活,社會力量衆籌辦文化項目如雨後春筍。截至2018年底,300萬元的政府獎補資金已撬動社會資本投資3600萬元,丹棱縣民間衆籌文化院壩達100個。

  各具特色的大院,不僅豐富了文化生活,也帶動了產業發展

  “我們的演員和觀衆,絕大多數還是40歲以上的村民。”王作平坦言,作平文化大院是傳統綜合性文化院壩,其節目形式和風格存在與年輕人脫節的問題。如何吸引年輕人的關注和參與?對於文化大院面臨的“斷代”問題,縣裏的德祥文化大院做了一些探索。

  這個位於張場鎮小河村的文化大院裏不僅有傳統的舞臺,還有年輕人喜愛的卡拉OK廳,配上電腦和無線網絡,成爲村裏老少茶餘飯後、休閒娛樂的好去處。

  創辦人文德祥還想做些其他嘗試。他敏銳地察覺到商機,將文化大院和水果專業合作社有機融合,藉助自家文化大院的知名度,打開合作社的市場和銷路。果不其然,前來接洽水果供銷兼參觀文化大院的客商絡繹不絕。2017年,合作社銷售“不知火”等晚熟柑橘收入達600萬元,合作社社員戶均增收超6萬元。文化大院助推產業發展,產業發展帶來的收益又反哺文化大院,這樣的良性循環使德祥文化大院更具活力與朝氣,也將一批新生代年輕農民聚在了一起,齊心協力發展產業,羣策羣力開展文化活動。

  德祥文化大院“文化+產業”的模式是丹棱縣衆籌文化院壩創新打造“文化+”的新模式。在德祥文化大院的帶動下,丹棱民間衆籌文化大院紛紛因地制宜融入當地元素,形成綜合型、專業型、文旅結合型等各具特色的文化院壩:金藏嗩吶文化大院將農村嗩吶愛好者聚在一起,峨山老窖白酒文化大院無縫銜接了當地白酒釀造產業,盆景園文化大院聚焦鄉村旅遊……

  “文化搭臺、經濟唱戲”,丹棱縣相關負責人說,縣裏每年都會舉辦“不知火”採摘文化節,開幕式文藝匯演的節目都從衆籌的文化院壩中擇優選取,“刺激了文化院壩的創作熱情,爲農民提供了展示舞臺,還促進了產業發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