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通訊:30多載“追夢”鹽湖攻克鎂鋰“連體”世界難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9日 04:14   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西寧2月9日電 題:30多載“追夢”鹽湖攻克鎂鋰“連體”世界難題

  中新社記者 羅雲鵬

  “天上無飛鳥,地下不長草,一日有四季,風吹鹽沙跑。”這是人們對青海柴達木盆地環境的生動概括。從1986年初夏填下就業志願,王敏便開啓了33載“追夢”鹽湖“路”,也在這個過程中攻克鎂鋰“連體”世界難題。

  53歲的王敏祖籍山西原平,現擔任中國科學院青海鹽湖研究所(下稱青海鹽湖所)學術委員會主任、鹽湖資源化學實驗室主任等職務,長期從事鹽湖鉀、鋰、硼、鎂資源綜合開發利用及產業化研究工作。

  “是柴達木蘊藏豐富的鹽類吸引了我,也是柴達木選擇了我。”王敏回憶,1986年初夏,青海鹽湖所到當時北京化工學院招聘人才,播放了一段關於柴達木的宣傳片,“當時五個志願填的都是青海鹽湖所。”

  話雖如此,但未曾真正涉足柴達木的人,很難真正領略其苦澀。

  柴達木盆地本屬無人區,方圓幾百公里人跡寥寥,直到中國鹽湖產業化基地誕生和青海油田建設的開啓,沉睡數億年的柴達木腹地纔算真正有了些“人氣”。

  “中國的鋰儲量約佔世界的三分之一,直到20世紀末,中國的鋰鹽消費市場一直被國外壟斷,就是因爲鹽湖裏鎂的含量高,鋰的含量低,高鎂鋰比的鎂鋰分離是一個世界性技術難題。”王敏1998年加入青海鹽湖所的提鋰產業化團隊,進駐“無人區”東臺吉乃爾鹽湖。

  “東臺吉乃爾鹽湖冬季夜間可低至零下28攝氏度,夏季白天能高達近40攝氏度,不僅缺氧,更沒有通訊,就連餐飲都很困難。”王敏介紹,“在柴達木盆地,人們能喝口清潔的水已是莫大的幸福,‘喝鹽鼠水,吃鹽鼠飯’是常有的事,但也獨享了戈壁的風光萬千。”

  2001年11月,中國官方批覆了“青海鹽湖提鋰及資源綜合利用”國家高新技術產業化示範工程項目,標誌着青海鹽湖資源綜合開發利用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發展時期。

  “項目建設初期,只能把出生不久的孩子託付給父母,想念時也只在電話裏聽聽孩子的咿呀聲。”王敏說,“當時最開心的事莫過於週末去鎮上電話亭前排隊給家人打電話。”

  王敏介紹,歷經近20年的基礎研究、科技攻關和應用實踐,“鹽湖人”系統研究了複雜鹽溶液體系鎂鋰分離的基本物化機理,並首次創立中國高鎂鋰比鹽湖提鋰及資源綜合利用技術體系,具有綠色、高效、低能耗、純度高等優點,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鹽湖提鋰及資源綜合利用項目在2007年底全面建成投產,整個碳酸鋰提取工藝的完成,解決了高鎂鋰比鹽湖提鋰的世界難題,實現產業化生產。

  2018年王敏獲得中國科學院年度感動人物獎。王敏坦言,作爲科研人員,探索創新就是生命真諦,科技報國就是理想宏願。(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