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從戎馬到小康:抗戰老兵眼中的家國變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6日 19:47   中國新聞網

91歲的周佔科和88歲的李德貞老人。中新網記者 邢蕊 攝

  【返鄉見聞】從戎馬到小康:抗戰老兵眼中的家國變遷

  中新網客戶端文水2月7日電(邢蕊)新春佳節,家住山西省文水縣的周佔科老人家中熱鬧非凡。在外忙碌一年的晚輩們陸續返回家中,看望耄耋之年的老兩口。四世同堂的歡樂氣氛,洋溢在周老家面積不大的小院裏。

  周老今年91歲,他的老伴李德貞老人也已經88歲。二老一生相伴,走過了69年的風風雨雨。

  在辭舊迎新的日子裏,周佔科老人和老伴回憶起過往的點滴。雖然時間模糊了他的記憶,但周老依然清晰的記得,今年10月1日是祖國70歲的生日。從抗日戰爭,到新中國成立,從改革開放,到生活進入小康,二位老人一生的經歷,就是祖國變遷的縮影。

剛剛參加八路軍時的周佔科。受訪者供圖

  抗戰熔爐造就革命小將

  1943年的中國,正處在抗日戰爭艱苦的相持階段。也正是在這一年,年僅15歲的周佔科加入了八路軍晉綏分區六支隊。因爲年紀太小,個頭還沒槍桿子高,他被安排當了通訊員,負責戰時前後方的聯絡工作。

  當時的通訊條件極爲簡陋,信息的傳輸只能依靠通訊員的兩條腿。爲了躲過日軍的搜查,通訊員的工作一般也只能在晚上進行,而且只能抄小路。

  一次,年輕的周佔科在送情報的路上要穿過一片高粱地,高粱地裏還三三兩兩的散落着墳堆。月黑風高的夜晚,他的耳邊時不時傳來野狗的叫聲。沒有任何照明設備,周佔科徹底迷失了方向,他一個人又着急又害怕,在高粱地裏轉了一宿,一直等到天矇矇亮,才找到了正確的路。

周佔科(左)和戰友在一起。受訪者供圖

  根據周老回憶,從1943年加入八路軍到1944年冬天,自己一共參加了六場戰鬥,其中河南省新安縣中月嶺戰鬥讓他記憶猶新,至今難以忘懷。

  1944年的冬天,周佔科所在的部隊接到命令,要南下支援大部隊在河南建立根據地。“當時的359旅要下兩廣(廣東,廣西),我所在的旅要在韓鈞將軍的帶領下開闢新的後方,”周老對記者娓娓道來。

  戰鬥在部隊剛踏進河南境內便打響,周佔科的工作如往常一樣,保持指揮部和各個連隊之間的信息通暢。冒着日軍的槍林彈雨,他在封鎖線上來回穿梭。敵軍看到了我軍的通訊員,端着機槍對着周佔科不停的掃射,子彈從他頭上飛過,幾次都險些犧牲。

年輕時的周佔科。受訪者供圖

  隨時犧牲的可能並沒有讓周佔科退縮,而最讓他難以釋懷的,是親眼目睹自己的戰友慘死在日軍的刀下。戰鬥打了一天一夜,進入到了最後的肉搏階段,日軍揮舞着長刀砍向我們的同志,九連的班長張小三在殊死搏鬥中被日軍砍破了腦袋,光榮犧牲。“全連六十多個人,死了一大半啊!”回憶起這段往事,年過九旬的周老依然泛出淚花。

  因爲參軍以來的出色表現,1945年,周佔科在戰火紛飛的生死考驗中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日本無條件投降後,他被調至中原野戰軍(後改稱第二野戰軍)四縱12旅,任機要股副股長,隨軍參加了淮海戰役,並榮獲二等功。

時任解放軍第一步兵學校政治教員的周佔科。受訪者供圖。

  轉業回鄉投身教育

  周老青年時代戎馬生涯,但卻對教育事業情有獨鍾。他告訴記者,14歲正是渴求知識的美好年華,是殘酷的戰爭擊碎了他的求學夢想。

  新中國成立以後,周佔科成爲解放軍第一步兵學校的政治教員。1958年,30歲的周佔科轉業回到了家鄉,他放棄了其他單位優厚的職位,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當地一所中學,成爲學校的黨支部書記。

當時剛剛專業回鄉的周佔科與老伴。受訪者供圖

  在任期間,他義務爲全縣中小學生講課300餘場,宣揚革命傳統、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當時的他一個人騎着自行車,穿梭在大大小小的村落之間,用自己的實際經歷告訴孩子們,今天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

  講到戰爭年代軍隊給養奇缺,往往餓着肚子上戰場,爲了填充肚子,他們曾用棉花塞住鼻孔,吃從山溝底撿回的腐爛驢肉。每講到此處,許多師生感動至極,淚花閃現。

1984年離休後,周老與老伴在老房子前的合影。受訪者供圖

  見證改革開放滄桑鉅變

  1978年,改革開放的大幕徐徐拉開,中國由此大踏步地趕上時代的潮流,周老一家人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的瓦房變成了磚房,千禧年之後,二老又搬進了樓房安度晚年。“國家沒有忘記我們這些浴血奮戰的老革命。每個月,我都能領到豐厚的退休工資,總算是等到了苦盡甘來,”周老動情的說道。

搬進樓房後的周老,高興的合不攏嘴。受訪者供圖

  “以前買糧食都要糧票,現在生活好了,雞鴨魚肉都管飽,”看着兒女們準備的一桌飯菜,周老又笑的合不攏嘴。

  糧票記載着中國歷史上的一段艱苦歲月,在1950年到1985年間,它一度成爲每家每戶的“命根子”。當時周老一家八口人,每人每月僅能拿到六斤的白麪票,全家人過年的時候才能吃頓白麪餃子。即便如此,周老的愛人李德貞老人還是會從自己的口糧裏省下一點去幫助更生活更困難的鄰居。

  “大家日子過得都不容易,我的老伴一個月還有幾十元的工資,他們比我們更困難,能幫一點就是一點,”回憶起這段往事,李德貞老人笑着說。

二老剛剛新婚時的照片。受訪者供圖

  經歷過貧窮的歲月,二老格外珍惜現在來之不易的紅火日子。衣服穿破,縫了補丁繼續穿,食物掉到地上,撿起來洗洗也要放到嘴裏。

  年事已高的周老身體一年不如一年,老伴李德貞雖然腿腳不便,但仍然精心照顧着周老的飲食起居。兩位老人相濡以沫半個多世紀,他們的愛情經過戰火的洗禮,又經歷了艱苦歲月的考驗,最後變成了平凡日子裏的細水長流。

  兩位老人喜結連理的時候,身穿軍裝在照相館照了一張照片,這張黑白的小照片成爲了當時的“婚紗照”。2020年是二老結婚70週年,周老最大的心願,就是牽着老伴的手再拍一次合照。

  “有老伴多年來的呵護,有兒女子孫們的陪伴,還有黨和政府以及全社會的關懷,雖然我的生命即將耗盡,但我的晚年非常幸福。”(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