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杭州“城中村”訴說“新”故事:承古啓今話豐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5日 21:33   中國新聞網

  (新春走基層)杭州“城中村”訴說“新”故事:承古啓今話豐年

  中新網杭州2月6日電 (見習記者 範宇斌)從老杭州人心中的“城市中心”武林廣場出發,驅車半小時便可置身於皋城村的綠水青山之間。這是浙江杭州主城區爲數不多的“城中村”,亦是能夠讓都市人快速切換節奏的“桃花源”。

  春節假期,記者走進江乾區丁蘭街道皋城村,探訪這個北倚皋亭山、南鄰上塘河的風情小鎮,在濃濃的年味裏,感受鄉村振興下的“皋城故事”。

圖爲:皋亭山(資料圖) 範宇斌 攝

  舊年“燻雞”傳遞百年質樸鄉愁

  “一隻雞,二會飛,三個銅板買來滴,四川帶來滴,五顏六色滴……”一句質樸的杭州童謠,流傳千年卻不知出處。童謠中這隻四川帶來的“雞”,記者卻在杭州皋亭山下找到了鮮活的註腳。

  立冬一過,熟諳“小雪醃菜,大雪醃肉”的江南人,循着時令備年貨。臘月屋檐下,一隻只等待風乾的雞鴨魚肉是他們心頭的掛念。

  杭州城北,皋城村村民卻鍾愛另一道別有風味的臘味美食——燻雞。不同於老杭州人鍾愛的板鴨、醬鴨、白切雞、蝦油雞,燻雞似乎顯得頗爲另類。

  “這道菜可不尋常,也是一種傳承。”皋城村村民楊紹榮解釋道,“不過是從浙南的溫州傳來的。”

圖爲:俯瞰皋城村(資料圖) 範宇斌 攝

  60歲的鄭寶玉是村裏做燻雞的能手,聞着燻雞香味兒過了60個春節。對於這道傳統菜,鄭寶玉自然再熟悉不過了,每年冬天她都要製作上千只燻雞。

  鄭寶玉家門口的空地上,擺着一個土竈、一口鐵鍋,專門用來製作燻雞。

  說起燻雞,鄭寶玉打開了話匣子。“晾曬、醃製好的雞,用蒸煮紅糖糯米的蒸汽薰上七八分鐘,再經晾曬,便可製成。”

  她告訴記者,雖然自己是土生土長的皋城人。“可追溯歷史,我的祖父輩是從溫州平陽遷徙而來的。”

圖爲:丁蘭像(資料圖) 範宇斌 攝

  一百多年前,溫州連年饑荒。平陽林、鄭二氏與樂清王氏依靠着雙腳,花費了大半個月,一路遷徙至杭州“討生活”。後聚居於此,這便是皋城村之始。

  彼時,皋亭山一帶尚是杭城進出的主要門戶之一。正是這段“移民史”,如今皋城村的村民能夠熟練地操持普通話、杭州話、溫州話。

  而始於溫州的燻雞,百年來見證、傳承了這段“變遷故事”。

  “小時候看到掛出了燻雞,就知道要過年了,這也是一年到頭最想吃的東西。”鄭寶玉說,匆匆百餘年,古法燻雞食材也從米糠改良成了糯米。“這樣香味更足、煙火味更淡。”

  誠然,到不了的都叫做遠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鄉。

  百年皋城村,濃濃燻雞味兒是當地人年夜飯上不可或缺的一道美味,是來自老祖宗的故鄉味道,亦是最質樸的鄉愁味道。

圖爲:皋亭積雪(資料圖) 範宇斌 攝

  登“皋”祈福丁蘭故里傳孝道

  春節假期,在千桃園,記者偶遇在杭過年的山東人孟祥金。新年登高是他很多年的習慣,“生活需要儀式感,期冀新的一年‘步步高’。”剛爬了皋亭山,孟祥金通紅的臉,洋溢着新年的喜悅。

  “皋亭山雖不如泰山之雄偉、黃山之奇秀、華山之險峻,但站在海拔361米的皋亭之巔,整個杭州城一覽無餘,遠處錢塘江宛如一條白練,西湖則似一顆明珠,美不勝收。”孟祥金如是說。

  新年之際,當地民衆不僅登“皋”祈福,還有不少人選擇走進杭州孝道文化館,感受中華孝文化。

圖爲:千桃園(資料圖) 範宇斌 攝

  “皋城村所處的丁蘭街道與《二十四孝》之一的丁蘭‘刻木事親’,有一定的淵源。”杭州孝道文化館講解員胡豔汶介紹,爲弘揚本土孝道文化,該館採用“靜態展陳+動態體驗”模式,已成爲“全國孝道文化教育基地”。

  “跪乳之恩”“臥冰求鯉”“寸草春暉”……在杭州孝道文化館,來自安徽的10歲男孩吳李瑞,看着一道道“孝元素”滿滿的創意佳餚說,“記住了創意菜背後的孝道故事,使我加深了對孝的理解。”

  皋城村村委會主任俞建國表示,近年來,該村依託孝道文化館、清廉居文化禮堂等平臺,恢復與傳承孝道禮儀,開展清明祭祖禮、重陽敬老禮、孝德感恩禮以及成人禮等一系列孝道儀式活動。“經久不衰的丁蘭孝文化,必將在新的一年裏喚醒更多沉睡的‘孝心’。”(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