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流動”的青春身影——與“新生代”返鄉農民工的對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3日 03:34   中國新聞網

  新華社貴陽2月3日電 題:“流動”的青春身影——與“新生代”返鄉農民工的對話

  張璐璐、駱飛

  除夕將至,春運中的貴陽北站迎來一年中最繁忙的時刻。人頭攢動的火車站內,“流動”着很多拎着大包小包、從沿海地區打工歸來的青春身影。

  比起父輩,大多“95後”的他們衣着時髦、眼神自信。與他們對話,記者既聆聽到背井離鄉的艱辛,也感受到迎難而上的闖勁。

  家住四川大涼山的彝族小夥吉克拉日今年首次外出務工,在浙江寧波一家電子廠做了一名一線工人。如何適應每天高強度的工作和嚴格的上下班管理,是他學到的“第一課”。

  “廠裏的生活被喇叭聲、哨子聲‘指揮着’,剛進廠的時候,真的很不習慣。”吉克拉日說,老家的父母養家餬口更辛苦,自己要走好選擇的路,讓他們放心。

  比起吉克拉日一個人“闖天下”,同爲“95”後的陳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心裏更多了幾分牽掛。

  “我在外打工三四年了,現在結婚有了小孩,生活的負擔和壓力都比較大。”陳芹說,孩子在遵義老家由父母照顧,不能陪伴他們成長,感覺很遺憾。但她想趁年輕,好好在外面打拼幾年,給家人更多物質上的保障。

  這些打工路上的年輕人有闖勁、有幹勁,但由於知識水平有限,也面臨着和父輩們打工時一樣的困境:沒有一技之長,很多隻能幹體力活。今年23歲的“外賣小哥”楊飛就是其中之一。但他並不甘於現狀。

  老家在貴州安順的楊飛,7年前開始外出務工,之前一直在浙江一些工廠上班。2年前,他選擇離開工廠,加入城市“外賣軍團”。

  楊飛說,以前父輩們打工都是爲了“討生活”,現在,他打工不僅爲了掙錢,更是想看看“大山外的世界”,開拓眼界,追求更好的生活。

  “送外賣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配送好每一單、服務好每個顧客都不簡單。”楊飛說,送外賣屬於典型的“多勞多得”,送一單就能有一單的工資,今年他掙了差不多五六萬元。

  談到2018年的收穫,楊飛說:“送外賣讓我接觸到不少餐飲店,對搞餐飲外賣了解不少,想再多學習和積累經驗後自己開個飯館。”楊飛表示,打工始終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要多學點東西,有機會了就返鄉創業。

  同樣來自貴州安順的小夥魏寧也對返鄉創業充滿期待,今年20出頭的他已經在外打工兩三年了。

  “現在沒有知識和技能註定只能被‘拋棄’。年後想找個汽修的工作,以後能自己開店修車。”他說,如今老家變化很大,家門口就業的機會也越來越多。

  和這些年輕的務工者交談讓記者感受到,時代的發展給予了他們更多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打工路上有艱辛,但同樣充滿希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