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潛心鑽研多了 雜事束縛少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0日 18:19   中國新聞網

  解決瑣碎煩惱,暢通成果轉化

  潛心鑽研多了 雜事束縛少了(第一落點·破除科研繁文縟節(上))

  開欄的話

  改革重在落實,也難在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投入更多精力、下更大氣力抓落實,加強領導,科學統籌,狠抓落實,把改革重點放到解決實際問題上來。

  改革落點找得準、政策落地抓得實,才能確保改革任務不落空。這考驗着各級領導幹部撲下身子狠抓落實、確保改革舉措落地生根的工作能力和水平。

  本版開設“第一落點”專欄,報道新聞事件的“第一落點”,挖掘數字背後的新聞,及時解疑釋惑;密切關注改革實踐的“第一落點”,聚焦政策的執行落實,關注問題,推廣經驗。

  ■推進自主創新,就要破除體制機制障礙,最大限度解放和激發科技作爲第一生產力所蘊藏的巨大潛能。

  ■在項目審批、經費管理、賬目報銷、成果轉化等科研管理領域,怎樣砍掉繁文縟節?如何給科研人員鬆綁?幾位高校院所的老師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科研財務助理劉勝男——

  經費處置更科學,不用愁了

  在每月的13日、14日,劉勝男就開始在學院微信羣裏活躍起來了,一一@學院老師,“各位注意哈,15號開始報銷,請抓緊喲!”劉勝男是湖北大學計算機與信息工程學院的科研財務助理。別小看這個崗位,給學院老師們省了不少事。

  在科研財務助理上崗前,一到年底,學校財務處門前人山人海,早上6點就開始排長隊。“過去流程繁瑣,很多項目資金下半年纔拿到,卻規定年底不花完就要被收回,結果師生突擊花錢、突擊報銷,於是出現了財務處前排長隊的奇觀。”湖北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何雲斌說。

  湖北大學財務處副處長王源智說,爲解決這個問題,學校推出了線上自主報賬平臺,並在學院設置科研財務助理,“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老師們在線上填寫表單並打印,連同票據一起交給科研財務助理進行初審。如果沒有問題,後續的審批、簽字等工作就由財務助理來統一完成。

  “每月15日—20日是集中報銷勞務費的時間。過去老師們經常忙得忘記報銷,或卡着結束的時間過來排長隊。現在我會提前幾天通知,讓老師們及時準備好。”劉勝男說。

  針對“突擊花錢”等不合理現象,湖北出臺規定明確,科研項目實施期間,年度剩餘資金可結轉下一年度繼續使用。項目完成並通過驗收,結餘經費由項目承擔單位自主安排用於科研支出。

  張海鷗研究團隊——

  成果轉化政府幫,心踏實了

  華科大機械學院教授張海鷗團隊已收到多家航空企業的邀約。他們創新的“智能微鑄鍛銑複合製造技術”,在世界上首次實現了鑄鍛一體化3D打印,可打印飛機用鈦合金、海洋深潛器、核電用鋼等金屬材料。

  雖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在最初產業化時,張海鷗也急過。一急錢不夠,產業化的設備動輒上億元,僅靠實驗室遠遠不夠;二急程序慢,產業園區建設的申請沒着落。“技術如果不能快速產業化,金屬3D打印這個高地就可能丟失。”張海鷗心疼項目閒置。

  科技成果轉化難,不只是張海鷗團隊一家面臨的困難。數據顯示,湖北武漢現有89所高校,95家科研院所,但長期以來科技成果本地轉化率只有20%。“有機制原因,也和軟環境跟不上有關。政府部門看好的科研項目,一個操作層面的辦事員就能給‘拖黃了’。”武漢某科研機構負責人說。

  正在張海鷗着急之時,武漢科技成果轉化局工作人員上門調研來了。科技成果轉化局是個新機構,專門承擔科技成果轉化的統籌協調、服務對接和監督落實工作,針對的就是軟環境問題。

  有了專門協調機構,辦事提速了。很快,科技成果轉化局就幫助團隊與中鋼設備公司簽訂了成果轉化協議,項目實現初步落地,張海鷗的心踏實了。

  針對科技成果轉化問題,武漢出臺政策明確,市屬高校、科研院所可自主選擇成果轉化方式、自主決定轉化收益獎勵,比例最高可達成果轉化所得淨收益的90%。2018年10月,《武漢市科技成果轉化工作容錯免責實施細則(試行)》已施行,明確:爲科技成果轉化工作敢於擔當、勇於作爲而引發的失誤,根據具體情形可免除相關責任,不予追究。

  大學教授劉頓——

  有了自主權,輕鬆多了

  “很多人覺得掙錢難,可我們覺得花錢更難!”湖北工業大學機械工程學院教授劉頓談起幾年前,因“有錢花不出去”導致項目“黃了”的事情,至今仍感到遺憾。

  那是2015年,武漢一家企業找到劉頓的科研團隊,請他們幫忙研發一個項目。雙方洽談很愉快,一舉簽了100萬元合同,企業先打24萬元,約定研發交付時間。不料,在採購設備零部件時遇到了麻煩。

  “按當時的科研項目經費管理辦法,採購1萬元以上的設備須經招投標,還要提前一年報採購計劃。”劉頓說,這家企業是委託高校科研團隊幫忙研發項目,因此指定了設備的品牌和型號,希望用他們撥付的經費購買。可劉頓跑了好幾個經辦部門,都不敢批。折騰很久,走完了流程,卻耽誤了進度,“晚交了7天,企業終止了合作,結果是雙輸。”

  “橫向課題是一般法人自然人的委託項目,課題組做什麼、如何使用經費,應由項目委託方和課題組協商決定。”湖北工業大學科技處副處長石勇說,但實際中,橫向科研項目經費和普通財政專項撥款科研項目經費過去一直實行混同財務管理模式,導致單位過多幹預科研人員對外開展科研活動。

  針對“橫縱不分”的頑疾,湖北出臺分類管理辦法,明確管理費和國有資源有償使用費以外的科研項目經費,研發團隊自主安排使用。

  “有了自主權,現在輕鬆多了。”劉頓感慨道。改革後,學校科研資金使用率達到了90%,一年的橫向科研經費達到6400萬元,比前一年翻了一番。

  2018年5月

  中辦國辦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科研誠信建設的若干意見》,進一步營造誠實守信的良好科研環境

  2018年7月

  國務院印發《關於優化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績效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開展“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問題集中清理

  2018年12月

  國辦印發《關於抓好賦予科研機構和人員更大自主權有關文件貫徹落實工作的通知》,調動科研人員積極性,充分釋放創新創造活力

  範昊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