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嫦娥”成功落月 “鵲橋”功不可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6日 05:02   中國新聞網

嫦娥四號、玉兔二號、鵲橋號全家福。(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新華社北京1月6日電(記者喻菲、全曉書、胡喆)嫦娥四號成爲人類首次在月球背面軟着陸的探測器,爲地面與嫦娥四號探測器搭建起通信橋樑的中繼星“鵲橋”發揮了關鍵作用。

  “鵲橋”於2018年5月21日從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升空。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中繼星“鵲橋”主任設計師孫驥說,“鵲橋”雖然不是嫦娥四號任務的主角,卻是重要的組成部分,其使命就是爲月球背面的着陸器和巡視器提供中繼通信服務,相當於把一個地面站搬到了天上。

鵲橋號中繼衛星示意圖。(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他介紹,“鵲橋”運行的軌道非常特殊,環繞地月第二拉格朗日(L2)點,距離月球背面的探測器最遠有7.9萬公里,距離地球近50萬公里。嫦娥四號探測器的信息傳給“鵲橋”後,會首先進行解調等處理,再傳回地球。

  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中繼星“鵲橋”總設計師張立華說,在地月L2點上,地球、月球對衛星的引力與衛星沿軌道運動產生的離心力剛好達到了平衡。中繼星採用了繞地月L2點的Halo軌道(暈軌道),只需消耗很少的推進劑就能實現長期穩定運行。在這裏,中繼星可以一直同時“看到”月球背面和地球,是對月球背面探測器進行中繼通信的理想位置,而從地球上看,這個軌道就好像環繞月球的暈。

  他介紹,美國深空探測專家羅伯特·法庫在上世紀60年代第一次提出Halo軌道以及通過中繼星實現與月球背面探測器通信的設想,並建議後續的阿波羅任務可以考慮到月球背面去,但因爲各種原因沒有實現,現在是中國人把他的想法給實現了。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深空探測和空間科學首席科學家葉培建表示,將盡力讓“鵲橋”工作時間足夠長,在其壽命內如果外國航天器想去月球背面探測,也可以通過這顆中繼星獲得幫助,這將是中國對世界的貢獻。

鵲橋號爲嫦娥四號中繼通信示意圖。(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除了爲嫦娥四號任務提供中繼服務,“鵲橋”還將開展科學與技術實驗。中繼星上搭載了荷蘭與中國科學家聯合研製的低頻射電探測儀,可“聆聽”來自宇宙深處的“聲音”,並將與地面上的探測設備聯合進行干涉測量。

  此外,中繼星上還搭載了中山大學研製的激光角反射鏡,將開展迄今最遠距離的激光測距試驗,爲未來的應用奠定技術基礎。

  孫驥說,中繼星上還搭載了幾臺相機,其中一臺是爲了監視天線展開情況,另外兩臺用於拍攝月球及地球和月球在不同空間位置上的合影,同時科研人員還希望用該相機觀測到隕石撞擊月球背面瞬間的情形。“儘管難度很大,探測到的概率極低,還是要嘗試一下。”

  張立華說,中繼星是基於成本相對較低的小衛星平臺研製,沒有在深空探測任務中應用的經歷,選擇的運載火箭長征四號丙也是第一次在西昌發射,並且是第一次發射探月軌道衛星,因而任務風險大,研製人員面對的挑戰和壓力非常大。

  “中繼通信天線上的一些部件被太陽照射時溫度達100多攝氏度,而在衛星處於長達5小時的陰影時溫度又會降到零下200多攝氏度,如何在極大溫差下保證天線正常工作是非常大的挑戰,我們爲此做了很多試驗。”張立華說。

  他說,該天線的研製也體現了多領域技術的交叉融合,天線上的金屬網是與紡織行業技術合作的成果,肋展開機構則借鑑了鐘錶的發條機構。

發射前的鵲橋號中繼衛星。(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張立華說,研製團隊從2015年年底接到任務,在短短30個月內按期實現了發射,加班加點是常事兒,最後半年沒有休過一個週末。

  據介紹,隨“鵲橋”飛向深空的還有數萬條中國民衆的寄語,表達了他們對探索月球和深空的期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