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爭當海上“先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7日 14:06   中國新聞網

  爭當海上“先鋒”

  遼寧艦編隊正在航行。張凱/攝(資料圖片)

  “水下先鋒艇”“海上先鋒艦”“海空先鋒大隊”“水下發射試驗先鋒艇”……在北部戰區海軍的一座座軍史館中,“先鋒”兩個字經常可以看到。

  北部戰區海軍在長期實踐中形成了“先鋒精神”等優良傳統,在官兵們看來,“先鋒精神”意味着:“聽黨話、愛海洋;當種子、開先河;敢犧牲、打硬仗;圖強軍、築夢想。”

  由這24個字構築的“先鋒精神”,激勵着北部戰區海軍一代代官兵完成了首次環球航行、首次突破島鏈、首次水下發射運載火箭等重大任務。

  聽黨話 愛海洋

  爲保持和發揚好“先鋒精神”,北部戰區海軍黨委研究制發“意見措施”,從深化理論武裝、融入實踐磨礪、運用文化薰陶、突出典型引領四個方面,推動“先鋒精神”傳承弘揚、落地見效。

  微信公衆號、學習App、“五微”新課堂……他們充分利用新媒體傳播手段,打通學習“先鋒精神”的“最後一公里”,讓“先鋒精神”在北部戰區海軍官兵心中落地生根。

  戰區海軍所屬某潛艇的會議室外,一張張手寫的學習心得整齊貼在走廊兩側。艇長唐春燁說,潛艇兵出海時間往往比較長,他總會提前準備好報紙和書籍,有時還會下載專題電影、做問題卡,讓艇員們在任務期間也能堅持學習。

  多樣的學習生活改變了潛艇兵出海“與世隔絕”的寂寞生活,艇員們辦起手抄報,將學習“先鋒精神”的心得體會張貼在潛艇的走廊上。如今,這裏成爲唐春燁所在艇員隊的“先鋒”長廊。

  在“水下先鋒艇”潛艇兵金勝心中,“先鋒”兩個字則從小就融入了血液裏。

  春節回不了家,是遇到戰備訓練任務時常有的事。當2015年的新年鐘聲敲響時,金勝就堅守在戰位上,他後來在日記中寫道:“爸,以前經常聽你們講爲祖國守歲的故事,現在終於輪到自己了。或許從出生那天起,我的血管裏就流淌着爲國奉獻的血,那是‘先鋒人’留給我最深的‘胎記’。”

  金勝的父親,就是“水下先鋒艇”的原機電長金國祥。

  在北部戰區海軍,還有很多像金國祥、金勝一樣的人,他們在急難險重任務面前,回答只有一聲“是”。

  去年4月,戰區海軍所屬洛陽艦在南海海域執行任務期間,接到整建制轉隸命令。一線官兵沒有一個人提出意見,他們收拾好行囊,告別父母妻兒,立刻駛向陌生的遠方。

  在編制調整中,北部戰區海軍數十個團級以上單位組建、接收和撤銷,20餘艘艦艇轉隸交接。某潛艇支隊政委崔久亮的話說出了官兵們的心聲:“改革大考前,聽黨話咋表達?就是黨叫幹啥就幹啥,黨叫去哪就去哪。”

  當種子 開先河

  2015年7月,黃海某海域,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獨立團譚慎鵬機組像往常一樣駕機起飛,準備進行艦機協同反潛訓練,不想危險卻悄然而至。

  訓練還未過半,譚慎鵬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很快,窗外被一片白茫茫的霧氣籠罩。他心裏“咯噔”一下,知道這是遇到了海上平流霧。飛行員們都知道,直升機遇到海上平流霧,危險程度相當於潛艇遭遇水下“斷崖”。

  兩三分鐘內,大霧籠罩了整片海域,能見度急劇下降。母艦在向機組發出“緊急歸艦”的指令後也被濃霧包圍。譚慎鵬此時已經完全看不到母艦的方位,只能依靠儀表飛行。

  濃濃的大霧中,譚慎鵬兩次嘗試着艦,卻都因能見度過低失敗了。直升機油表開始發出警報,剩餘的油量僅夠支撐最後一次着艦。

  “能不能成功就看最後一把!”譚慎鵬擦去手心的汗,與機組準備開始最後一降。在直升機完全被白色霧氣包圍的情況下,他小心降低高度,慢慢搜索。終於,母艦出現在視野中。機組大膽心細,一次着艦成功。

  “只有平時苦練,才能實現關鍵時刻的精飛。”譚慎鵬回憶起這次任務,依舊激動不已。而他所在的艦載直升機某團,是人民海軍的第一支艦載直升機部隊。近4年來,這支部隊爲兄弟單位帶教、培養了百餘名空地勤人員,被稱爲“種子部隊”“拳頭部隊”。

  在北部戰區海軍,像這樣被稱爲“種子部隊”的單位有11個:第一支潛艇部隊、第一支驅逐艦部隊、第一支艦載機部隊、第一支岸導部隊……

  與諸多的“第一”一樣,一個個“首次”也是北部戰區海軍官兵踐行“先鋒精神”的最好註解。

  在青島艦雷達區隊長畢建海心中,2002年5月15日是個特殊的日子。這一天,中國海軍開始進行首次環球航行。

  離開碼頭當天,由青島艦和太倉艦組成的艦艇編隊就遇到了大風浪。當編隊航行到太平洋時,惡劣天氣襲來,赤道附近海域高鹽、高溫、高溼。“早上我們一起牀,看到整個甲板上、桅杆上,全是鹽的結晶,白花花的一片。”畢建海說着,似乎還有鹹腥的味道撲面而來。

  甲板再燙,清洗保養一刻不能耽擱。換了班的艦員們來不及休息,就挽起袖子開始擦拭設備。畢建海說,當時還沒有到補給時間,艦上的淡水不多了,大家洗漱完都把水留着,拿去擦拭艦艇表面的鹽分。

  132天的環球航行,艦艇編隊到訪10個國家的11個港口,每到一地,官兵們都被當地華人華僑的歡呼聲、衆人合唱《歌唱祖國》的歌聲深深感動着。

  敢犧牲 打硬仗

  看過《紅海行動》的人都知道,這個驚心動魄的故事改編於真實的中國海軍也門撤僑行動。每次觀看這部電影,海軍濰坊艦雷達區隊長唐啓新的記憶就會回到2015年3月29日那一天。

  唐啓新清晰地記得,當濰坊艦靠泊亞丁灣港時,戰事已經近在咫尺,站在甲板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岸邊的吊車被疑似坦克並列機槍掃射着。戰火迫在眉睫,但海軍官兵沒有一絲慌亂,他們迅速幫助受困的同胞撤離。

  “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炮口都打開了,隨時準備戰鬥。”唐啓新回憶說,濰坊艦全體官兵嚴陣以待,儘管是撤僑行動,但當艦船進入戰區時,他們就已經上了戰場。

  只用1小時19分鐘,濰坊艦就載着455名同胞駛離港口。船艙裏擠滿了人,甲板上堆滿行李。看到這樣的情景,艦上官兵主動讓出自己的牀鋪,讓撤離同胞休息好。爲了不讓行李佔據甲板,影響艦載直升機起降,官兵們連夜將877件行李運到艙內,又在第二天靠岸前幾小時,將行李全部轉運回甲板。

  “877件行李,中途經過兩次轉運,無一件丟失,無一件損壞。”唐啓新驕傲地回憶說。

  事後有人問他,當時的也門炮聲隆隆、戰火紛飛,他們怕不怕。毫不遲疑,唐啓新總是回答說:“不怕。”

  這兩個字,也是北部戰區海軍官兵面對險難任務時的共同回答。

  2012年,程文剛成爲戰區航空兵某獨立團第一批參加亞丁灣索馬里護航行動的艦載直升機機長。任務期間,他臨危受命去接護被海盜劫持的“旭富一號”漁船船員。那天的海況比較惡劣,海上浪高近6米,小艇無法靠岸,上級隨即要求由直升機靠岸接護被救船員。

  能不能飛?程文剛心裏沒有底。他查看了各項數據,當時的風速等各項數值都超過了正常起飛的標準線。看着逐漸西移的太陽,程文剛和機組成員簡單商量後,不到兩分鐘就下定決定:飛!

  5分鐘內,直升機升空了。很快程文剛就感受到了強勁風力帶來的影響。直升機在空中根本無法保持平衡,而到了岸邊,他又面臨着更大的困難:沒有着陸點。

  天色漸漸暗下去,在程文剛眼前是一片綿延的幹沙灘,直升機如果選擇在那裏降落,螺旋槳勢必會捲起沙石。就在這時,海水開始退潮,不遠處露出一塊不到10平方米的潮溼沙灘。油量在不斷減少,來不及猶豫,程文剛果斷在那裏降落。

  26名船員,程文剛機組分5次將他們接上了艦船,載着最後一批船員飛回來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

  這次營救,程文剛和機組戰友創造了中國海軍護航史上8個“首次”,包括首次在大風浪、高海況陌生異國海域使用直升機接護船員和首次暗夜無燈光引導陌生區域選擇野外着陸場懸停等。

  “怕死不當兵!任務在前,我們的使命就是完成它!”回憶起那次任務,程文剛忍不住又握緊了拳頭。

  航母部隊組建後,官兵們再一次把迎難而上、攻堅克難的勁頭拿出來,從學習航母到熟悉航母,再到研究航母,成功突破了艦載機夜間艦基起降、編隊夜間聯合搜救等難關。

  圖強軍 築夢想

  “全面建設樹品牌、比武競賽奪金牌、大洋深處當王牌”。這句話是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艇員隊的口號。在副艇長李紀光的心中,這句口號代表着三個字:爭第一。

  “作爲軍人,你必須拿第一,戰場上只有勝利者纔是第一名。”這是李紀光時常對艇員們說的一句話。在支隊,每一季度都會組織一次知識競賽。爲了讓艇員隊得第一,李紀光下了不少功夫。

  每天背知識點、每週組織小競賽,他把潛艇操作知識點集納起來,每週抽10道題進行內測。幾周下來,李紀光明顯感覺到大家的進步。“每次進步一分,都是值得鼓勵的。”他強調說。

  “見紅旗就扛,見第一就爭”也是舵信兵張海龍心中的信念。他始終記得師父李建海說過的一句話:“優秀是一種習慣。”

  學習操縱雙向舵不容易,張海龍在最初學時怎麼也學不會。幾次出錯後,師傅李建海恨鐵不成鋼地對他說:“你是我教過的徒弟中最笨的一個。”

  這句話深深刺激了張海龍,他不服氣。“爲什麼別人學得會,我就學不會?”他反問自己。爲了學好雙向舵,他一次次往艇上跑,仔細觀察師父是怎麼操作的。晚上回來後,又進行梳理總結,並加緊書上理論知識學習。

  如今,張海龍已經成長爲很多年輕戰士的師父。李建海身上那種迎難而上、不斷探索、爭先創優的勁頭兒一直在激勵着他。如今,和徒弟們交流時,張海龍也會鼓勵他們說:“優秀是一種習慣。”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鄭天然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