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到邊防,不明白什麼叫使命光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7日 14:06   中國新聞網

  第一現場
  “不到邊防,不明白什麼叫使命光榮”

  10月28日,神仙灣哨所官兵前往海拔5900多米的“英雄頂”執行巡邏任務。牛德龍/攝

  10月28日清晨,海拔5380米的神仙灣哨卡矗立在喀喇崑崙山脈的羣峯間,顯得莊嚴而靜謐。

  連隊的集合哨音突然響起,戰士們哈着白氣小步集合列隊。指導員李士福介紹說,由於高寒缺氧,這裏不適合劇烈運動,哨所一年到頭都下雪,官兵們一年到頭穿着棉襖,連隊鍋爐也一年到頭都在運轉。

  新疆和田軍分區邊防某團神仙灣哨卡位於喀喇崑崙山脈中段,這裏年平均氣溫低於0攝氏度,晝夜最大溫差30多攝氏度,7級以上大風天佔全年一半,空氣中的氧含量不到平地的40%,被稱爲“生命禁區”。

  吃過早餐,連長李鵬飛帶領數十名官兵,登上新式巡邏車去執行巡邏任務。當天的巡邏目標是海拔5900多米的“英雄頂”,這個點位上面積雪終年不化,上山的坡度最陡峭時達到70度,還可能出現狂風、雪崩等險情,這裏也是該團全防區最兇險、路況最複雜的一個巡邏點位。

  “上山莫望頂,望頂腳發軟。下山莫看底,越看越慌張。”守防官兵中流傳着這樣一句順口溜。順着大家手指的方向,羣山頂上霧濛濛的地方,有一個好似匕首形狀的山峯直刺雲端,那裏就是“英雄頂”。

  巡邏車在怪石嶙峋的山谷中顛簸了半個多小時,官兵們下車開始換爲徒步巡邏。

  “大家把面部包好、眼鏡戴好!”上士班長馬小林提醒官兵們說,這裏紫外線強度高出50%,一不小心眼睛就會被雪反射的太陽光刺成雪盲,裸露的皮膚也極易被灼傷,後期恢復治療特別麻煩。

  連長李鵬飛走在最前面,提醒大家重新整理一下裝具,並把鞋帶勒緊打成死結。他手腳並用踏雪開路,巡邏隊伍從山腰斜插上去,呈“之”字形往山頂開進。

  “鞋子太重要了!”李鵬飛強調說。2014年春節前後,該團一支巡邏分隊返回途中,帶隊幹部發現戰士小王右腳上的鞋子沒了。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一不留神就會被嚴重凍傷,並且誰也背不動誰。

  小王當時覺得反正腳也凍麻了感覺不到啥,堅持要走。戰友們還是從他走過的雪窩裏把鞋子給刨了出來。小王被送下山治療時,醫生說幸虧救治及時,否則5個腳趾頭就保不住了。自此以後,繫鞋帶、檢查裝具等準備工作就像打完靶要驗槍一樣,成了巡邏官兵徒步穿越積雪區前必不可少的“操作規程”。

  海拔越來越高,官兵們往前爬一段,就得休息好幾分鐘。隊伍裏除了喘氣聲,就是腳踩積雪的咯吱咯吱聲。

  風吹打着,大家鼻尖上個個挑了一截冰溜子。突然,一陣大風襲來,列兵韓卓宇腳底一滑,順着山坡往下滾,在他身後的下士邸麗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李鵬飛趕緊滑下來一手紮在雪面上,一手死死勾住了韓卓宇的外腰帶……

  爬了近3個小時,終於登上了“英雄頂”。登頂的那一剎那,大風夾着雪粒,像鞭子一樣抽來,大家嘴巴張得大大的,還是喘不過氣來。列兵韓卓宇胃裏反出一股難聞的銅腥味,接着便低頭嘔吐,吐出了黃褐色的苦水。

  “趕緊吸氧,防止肺水腫!”李鵬飛大聲喊道。軍醫岳陽拿出便攜式氧氣袋,插在韓卓宇的鼻孔裏。在神仙灣哨所這樣的地方,任何一個症狀都大意不得,一個摔倒、一個感冒,都可能奪走人的生命。

  2016年1月新兵進駐高原哨所,新戰士王永柱出現嘴脣發紫、甲牀發青、咳粉紅色泡沫狀痰的症狀,疑似患了肺水腫。連隊迅速將他轉送至海拔較低的三十里營房醫療站,直接送進高壓氧艙,經過一個星期的治療,王永柱才逐漸恢復健康。醫療站的醫生說,再晚一點,有可能就救不過來了。

  “以前每次外出巡邏,只有一袋氧氣供整個巡邏隊使用,誰都捨不得吸,要給最需要的同志留着。如今氧氣不再是奢侈品了!”官兵們感嘆說。早些年,戍邊官兵用氧要通過千里新藏線從山下往山上調運。2010年,哨卡修建了製氧設備,氧氣接到了牀頭,官兵們終於結束了幾十年來吸不上氧的歷史。

  談起連隊的發展變化,上士馬小林如數家珍:“1998年,衛星電視系統投入使用;2000年,無土栽培的蔬菜大棚建設完成;2009年,入住第五代營房;2014年,新型保溫哨樓屹立邊關;2016年,高原富氧訓練室建成並投入使用;今年,軍營超市落戶哨卡……哨卡的守防條件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趴在“英雄頂”俯瞰下方,不遠處的山口有一個白色紡錘形的墩子。官兵們說,那裏就是喀喇崑崙山口,是條傳統商道,而那個墩子是用駱駝的頭骨和腿骨拼接而成的界樁。李鵬飛拿出望遠鏡站在最高峯極目遠眺,觀察、檢跡。

  下山時,大家背貼着陡坡往下滑,中途不想遇上了暴風雪,狂風怒吼着捲起浮雪,不停抽打着官兵們的面部。大家的視野裏,都成了灰白色的幔子,分不清路在哪人在哪。李鵬飛說,這個時候要特別小心,警惕出現雪崩險情。

  說起電影上纔會看到的危險情形,大家彷彿在聊着家常事。官兵們古銅色的臉上總是掛着憨厚的笑容,常年出生入死的巡邏生活讓大家情同手足。

  返回的車上,吃着噴香的西式糕點,大家說起了炊事班長王剛。每次巡邏分隊回來,他都會先看大家的乾糧吃的怎麼樣。有一次,傳統的油炸餅、大蔥回來時剩了很多,王剛自責地哭了起來,覺得自己很失職。2017年休假,他專門找到一家甜品店拜師,回來後推出的糕點、麪包、餅乾受到了戰友們的喜愛。

  軍醫岳陽被稱爲連隊“最忙的人”。1990年出生的他是名十足的“山東大漢”。每次巡邏他都主動要去,生怕有戰友巡邏中出現意外得不到及時救治。

  連隊官兵大多很年輕,上士班長馬小林1989年2月出生,2009年入伍的他如今已是哨卡上兵齡最長的戰士。他是連隊有名的“邊防通”“活地圖”。因工作出色,榮立三等功1次,兩次被評爲邊防執勤能手。

  “不到邊防,根本不懂得什麼叫領土神聖;不到邊防,根本不明白什麼叫使命光榮。”馬小林說,按照任務規定,這樣的抵邊巡邏每月要有多次,每次大家都會爭着去。

  又是一個清晨,官兵們像昨天一樣按時訓練、巡邏。曾被中央軍委授予“喀喇崑崙鋼鐵哨卡”榮譽稱號的神仙灣哨所佇立在高原上,遠處的山脊在晨光的輝映下閃爍着金屬質的光芒,彷彿一道鋼鐵般的脊樑。

  “有一個地方,叫神仙灣,藏在白雲中喲,坐在險峯間……”踩着整齊的步伐,官兵們唱起了連歌,歌聲在雪峯間久久迴盪。

  趙金石 牛德龍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