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個中國自媒體人給彭斯副總統寫了一封公開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02:08   中國新聞網

 

 

  尊敬的彭斯副總統先生:

  說來慚愧,寫信真不是我的長項。

  但您有關中國的演講發表後,很多朋友在後臺留言,詢問:老牛可曾爲此寫了一點什麼沒有?

  我說:沒有。

  他們就正告我:老牛還是寫一點罷,雖然彭斯先生肯定也不會看你的文章。他正常學者的理性文章,應該是都不看的,不然,他也不會說那些有關中國的外行話了。

  我也早覺得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離您的演講已近一個星期,忘卻的救主快要降臨了罷,我正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

  那我就代表自己寫吧,不代表任何其他人。

  (一)

  怎麼說您淨說外行話呢?

  用一位朋友的話說:聽了川普在聯大的演講,全世界都笑了;聽了彭斯您關於中國的演講,中國人都笑了。

  因爲您的有些說法,太魔幻了一點。

  就舉幾個小例子吧。

  沒記錯的話,您在演講中,說了這麼幾句話:

  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

  在過去17年,中國的GDP增長九倍,變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就像川普總統本週說的,我們在過去 25 年重建了中國。

  哦,是美國重建了中國!

  您的意思,應該也是很明確的:沒有你們美國,就不會有我們中國的今天;因此,中國必須感恩戴德,必須聽從美國的號令。

  哎呀呀,彭斯先生,話可不能這麼說。

  第一,這種話背後,我總感覺到,是一種傲慢,是一種施捨的心態,是中國人聽了,都會很不舒服。

  第二,中國能有今天,最主要的,肯定是我們中國人的勤奮和打拼。在這個世界,有幾個比中國人更勤勞的民族嗎?

  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天上不會掉餡餅,怎麼可能是美國重建了中國呢?

  政治家吹吹牛是常事,但吹到中國頭上,這個牛皮就吹得真有點大了。

  記得2009年,也就是國際金融危機期間,《時代》週刊評選年度風雲人物,伯南克排第一,第二就是中國工人。

 

 

爲什麼中國工人這麼靠前呢?

  《時代》週刊當時這樣寫的:世界經濟正風雨飄搖,中國仍舊保持了經濟快速增長,幫助世界走向了經濟復甦,最應該感謝的,就是中國千千萬萬勤勞堅韌的普通工人。

  當時我還在華盛頓工作,記得不少美國官員的口頭禪,就是中美“風雨同舟”。沒有中國人的貢獻,就可以說,沒有美國經濟的今天。

  但如果中國人也吹牛,是中國幫助重建了美國,美國你必須感恩戴德。彭斯先生,您能接受嗎?

  (二)

  吹牛,還是小事;但另外一件事,就是邏輯錯誤,讓人看笑話了。

  在這次演講中,您還這樣說:

  中國的軍費是亞洲其他國家的總和,北京將在陸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國軍 力作爲首要任務。

  反正,在您看來,中國軍費多就是壞事,所以,您還舉了一個最新的例子:

  中國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爲,一艘中國軍艦逼近在南中國海進行自由航行的美國“迪凱特號”軍艦,兩艦相距僅有不到 45 碼,迫使我方軍艦迅速採取避撞動作。

  於是您發誓:

  儘管受到這樣魯莽的騷擾,美國海軍將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在 我們國家利益的要求下,繼續飛行、航行和運作。我們不會被嚇倒;我們不會退縮。

  下面還有掌聲。

  看上去好像真是中國在欺負美國,而且,美國快被欺負得不要不要的了。所以,您發誓,我們不會被 嚇倒,我們不會退縮。

  且不說欺負,一般都是到人家家門口,哪有中國在家門口欺負美國的;更有意思的,是您接下里的演講,一得意就露了餡,您這樣說:

  我們正在使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軍隊更爲強大。今年早些時候,川普總統簽署法律,讓我們的國防經費有了羅納德·里根時代以來最大的增長,撥款 7160 億美元,以加強美軍在各個領域的實力。

  我們正在把我們的核武庫現代化。我們正在部署和開發新的先進戰鬥機和轟炸 機。我們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戰艦。我們對我們武裝部隊的投資是前所未有的……

  一方面,您指責中國軍費太高,高到是亞洲其他國家軍費的總和;另一方面,您又吹噓美國軍費達到了史上最高,還在不斷部署新式武器。

  但別忘了,美國的軍費比其他所有大國的總和還要多,中國充其量最多也就只有美國的三分之一。

  彭斯先生,您的邏輯呢?

 

 

您看看,您是否真說漏嘴了。

 

 

(三)

  很多朋友很好奇,問我:彭斯爲什麼要發表這個演講?

  按他們的理解,副總統沒啥實權,您也不主管中美關係,川普應該也不放心讓您插手中美談判。

  但您說得比誰都狠,甚至說得比川普還要川普。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

  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但總是隱隱覺得,這件事很不簡單。

  不少朋友說,他們想起了《紐約時報》上的那封匿名信。

  在那封名爲“我是川普政府內部抵抗勢力的一份子”的信中,這位匿名美國高級官員,痛罵川普沒有底線,到處亂搞,他說他們忍辱負重地潛伏在白宮,就是要暗中抵抗川普。

  這封信一出來,美國社會都炸了鍋,據說川普“火山爆發”,取消了很多會議,發誓一定要追查出內鬼。

  你們美國高官,從國務卿到財長,從防長到顧問,挨個表了態:不是我乾的。

  那這個內鬼,究竟是誰呢?

  有個程序員說,他將這封信與每個內閣成員的文風,進行了仔細對比,最後發現,關聯繫數最高的一個人,居然是……

  按照他的說法,這個人,居然就是副總統彭斯您!

  因爲在這封匿名信中,出現了“北極星”(lodestar)這個不常用的英文單詞。所有高級官員中,只有副總統您,曾多次用過這個詞。

  當然,我知道,您最後也闢謠了,以您辦公室的名義,發了一個聲明:

  副總統寫的文章都會署名,《紐約時報》應該感到羞愧,撰寫這篇繆誤、不合邏輯和無膽量文章的人也應感到羞恥。我們的辦公室遠在這種業餘手法之上。

  一句話:不是我們乾的,我們要幹,就肯定幹得更專業。

  您又吹噓一下,您的邏輯挺高的。唉,又說這個邏輯……

  就不知道,川普總統信不信了。

  但我看到,有美國媒體報道,您闢謠後不久,在一次公開活動拍合影時,川普居然“忘了”在身邊給您留地方,弄成了總統和大家合影,您一個人尷尬地站在前面……

  於是,有朋友分析,爲了撇清關係,爲了顯示您和總統同一立場,甚至爲了顯得您比總統更激進,索性,您豁出去了,對中國各種抹黑,將中國當成了您宣誓效忠的投名狀。

  反正這也都是川普想的,那我就幫他開罵吧。

  彭斯先生,您葫蘆裏賣的是不是這個藥啊?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您一方面在心裏痛罵川普總統是白癡,另一方面又公開痛罵中國向川普表忠心,演技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但如果真是這樣,不作興的。

  最後,我還是改魯迅先生的這幾句話,作爲結尾吧:

  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你們美國人的。但這回卻很有幾點出於我的意外。一是有些臉面人物竟會這樣地不講理,一是有些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現在的白宮,真是比紙牌屋還紙牌屋。

  苟活者在抹黑的紕漏中,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

  彭斯先生,您說是不是呢?

  此致

  敬禮!

  牛彈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