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竹”肆虐,大學教授爲趕回學校上課花了4600元打車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9日 05:47   中國新聞網

  “山竹”肆虐,大學教授爲趕回學校上課花了4600元打車費

王珂教授回南京後發朋友圈:“笑着站在東南大學前!” 

  9月17日下午兩點,上課鈴聲響起,東南大學九龍湖校區教二樓106教室裏,王珂教授準時站在講臺上爲大四學生講授本學期第一堂課《中外文論二十家》。

  誰能料想,在如此平靜的開場之前,王珂教授經歷了一場30小時驚心動魄的“生死時速”。颱風“山竹”、“4600元打車費”、“大巴、高鐵、飛機”、“廣州、長沙、南京”、“28年未調過本科生課程”等等都是這場“大片”的關鍵字眼,正如王珂教授自己說的,他逆颱風而行,“如汪洋中的小船”、“玩的就是心跳”!

  返程因爲“山竹”而改變

  “我是12日晚上飛到廣州的,當時已經買好了返程的機票,計劃16日晚上乘坐9點半的飛機回南京,這樣第二天的課程就不會耽誤。”王珂告訴記者,他去廣州是爲了邀請中國古詩教育家張海鷗教授分別爲東南大學首屆詩歌節和東大中文系師生做講座的,事情搞定,誰知返程卻因爲颱風“山竹”給改變了!

  16日早上8點半王珂收到信息,廣州受颱風“山竹”的影響,機場停運,他的航班取消了!“航班取消後,我馬上就查了高鐵,也取消了,然後‘滴滴’了一輛車到汽車客運站。”可等他10點半到達越秀客運站時才發現,乘坐大巴車這個想法也不行了。“山竹”讓廣州飛機、火車、汽車都停運了,高速公路也封閉了。怎麼辦?“真是突發奇想,要不打車吧,從廣州到長沙,再回南京。”

  王珂叫了一輛出租車,當他把想法告訴司機時,出租車師傅一開始是拒絕的,通過溝通,王珂與出租車師傅講好打表計費,接着又換了一輛稍微好點的出租車,出租車司機又請了一位司機朋友一起輪流開車。就這樣,9月16日11點多鐘,他們三個人的逆“山竹”之行就開始了。

  打車費小票。

  車在“飄”,如汪洋中的小船

  “颱風越來越大,而且到長沙後怎麼回南京也是一波三折啊。”王珂拿出手機,給記者看了一下他收到的各種“退票”、“訂票”短信。

  原來,他坐上出租車後,想盡辦法讓朋友預訂所有能想到的高鐵票、大巴票和飛機票,然後根據實際情況不停地調整路線。“你看,這是從漢口到南京南,從長沙到武昌的退票,大巴和高鐵因爲時間趕不及都取消了,最後只能開到長沙機場,乘坐17日一早8點10分的飛機回南京。”

  王珂說,剛上路時,風力並不是太大,所以他估計從廣州開車到長沙這700多公里應該很快能到達。然而,“山竹”發威,這段路程越跑越慢,到達長沙黃花機場時已經是17日凌晨0點20分,整整跑了近13個小時。

  “你知道嗎?高速公路封閉,我們只能在省道上跑,外面的風力越來越大,我感覺車子是飄的,真的像汪洋中的小船。”王珂講述這一路的場景,路邊的樹被吹斷,橫在地上;交通信號燈的杆子也被吹得搖搖晃晃。

  “後來,我們進入韶關,終於開進高速公路了。我們三個人高興地歡呼起來!”王珂說,高速公路空曠安靜,當時只有他們一輛車在飛馳。

  “當時,我預估的打車費用在2000元左右。等到了長沙機場,算完錢,一共花了4600元。”王珂說,當時上車時就已經談好了,要付百分之五十的返空費用的,加上高速公路費,所以,加上出租車打表的2989元,他一共支付了4600元。爲了支付這些費用,王珂教授也折騰了一番。“我就帶了幾百元現金,微信、支付寶都沒有綁定銀行卡。”爲了支付打的費,他先在支付寶借了2筆共1600元,之後又通過微信向朋友借了3000元。

  從教28年,沒調過本科生課

  17日凌晨到達長沙黃花機場後,王珂的心才稍微放下。當天8點10分出發,到南京祿口機場是9點35分,坐上地鐵回到九龍湖校區時已快11點了。王珂教授爲啥非得如此折騰回南京呢?“我從教28年從來沒有調過本科生課程,此行有驚險,但笑到了最後,因爲我想一生都不調本科生課。”王珂說,他的博士生導師童慶炳先生有句名言,上課是教師的節日。“爲了今天的節日,我竭盡了全力。”

  爲了不耽誤學生上課,王珂教授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以前有次北京週一和週四分別有會,自己也是花了三千多元回校上週二的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