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二孩潮”導致“同胞競爭障礙”增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14:49   中國新聞網

  當獨生代開始養育第二孩,誰來爲他們補上“兄弟姐妹之愛”這一課?
  “二孩潮”導致“同胞競爭障礙”增多

  9歲女孩“爭寵”,“退化”成嬰兒

  從種種跡象看來,9歲的小杰都在“越長越小”。

  她堅決拒絕去自己的小屋睡覺,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與父母分牀睡了兩年。她不想去上學,但更害怕自己一個人待在房間。有時她像個受了驚嚇的小貓,時刻想往媽媽懷裏躲;有時她更像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不停地要求媽媽“抱抱”“親親”,極度渴望那種在襁褓之中的安全感。

  眼看小杰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1個月,剛生完妹妹只有3個月的媽媽急得不行,正決心和爸爸一起好好教育一下“情緒鬧得實在太過分的大女兒”,沒想到,小杰的一句話,嚇得父母脊背發涼。她指着屋裏一個空白的牆角說,“媽媽,我看見一個穿白衣服的女孩站在那兒,她在衝我笑。”

  第一次見到小杰,天津市安定醫院青少年心理科主任孫凌就注意到,這孩子有明顯的“退行行爲”,“像是一種退化,各種行爲能力都倒退回小的時候,比如她一直偎在媽媽懷裏不肯離開。”

  按照小杰的描述,醫生懷疑她已經出現了幻視、幻聽行爲,要求住院觀察。聽說家裏有個剛出生3個月的妹妹,孫凌提醒家長,孩子應該是因爲二寶的出生而出現“同胞競爭障礙”的症狀。

  這是國際疾病分類(ICD)診斷標準提出的一種心理障礙,特發於童年的情緒障礙中。簡單說,就是隨着弟弟或妹妹的出生,兒童出現某種程度的情緒紊亂,表現爲對弟弟或妹妹的競爭或嫉妒。

  “以前這種情況非常罕見,近幾年,二孩家庭越來越多,每個月都能見到幾例,問題孩子表現出來的異常行爲也各不相同。”孫凌認爲,應該對二孩家庭涌現出來的兒童心理問題,給予更多關注和重視。

  如果從更長的時間軸來看,對一個家庭而言,“同胞”關係並不是一個新話題。人們把同父母所生的兄弟姐妹的關係視爲“手足之情”,這種感情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有一個精準的表達——悌。

  “中國傳統自古就有‘悌文化’,廣義上理解,既指對兄長要尊敬,也包含了兄長有照顧弟妹的責任的含義。”天津師範大學人文學院院長趙利民認爲,這種強調兄友弟恭的文化,如今在新一代年輕家庭的教育中已被漸忘,“應該補上傳統文化這堂課,到了呼喚‘悌文化’迴歸的時候了。”

  爲何這些孩子出現“同胞競爭障礙”

  聽了醫生的建議,媽媽把小杰帶回家,悉心溝通後,孩子吐出真言,“那些話都是我編的,就是不想你看妹妹,因爲你是我一個人的。”

  孫凌認爲,天真的孩子也有自己的煩惱,從家庭中人際關係的框架來看,她們很容易把“多了弟弟妹妹”與“父母不再愛我”的想法畫上等號,產生嫉妒的情緒,孩子出現這種情緒波動也是正常現象。她認爲,問題的關鍵,在於家長的行爲和引導方式。

  以小杰爲例,如果家長不及時關注其情緒變化,一味責罵或置之不理,會導致孩子的情緒問題愈演愈烈,最終更難以控制。久而久之,她可能會分不出哪些是自己想象出來的情景,哪些是真實存在的,“確實有不少孩子已經出現了不同形態的幻視和幻聽。”

  還有的孩子對弟弟妹妹表現出強烈的敵意,甚至明顯的攻擊性,出現殘害別人或自殘的行爲。

  原本在班裏成績名列前茅的濤濤,因爲“極不守規矩,還動手打人”,哪個老師都拿他沒辦法,幾乎要被勸退了。原來,他的轉變是從弟弟出生後開始的。一個鄰居總愛開玩笑逗他說,“看,你媽媽生了小弟弟,你就掉價了!”這句話像一把小刀,深深地刺進小男孩心裏。他的脾氣越來越大,幾次動手打過那個鄰居。趁父母不注意的時候,他總狠狠地掐弟弟,疼得弟弟哇哇大哭,又引來父母對他一通責罵,也沒少因此捱打。

  他變得越發無理取鬧,吃飯要讓媽媽端到牀上喂他,連大小便也要媽媽端着便盆在牀上給他接。只要不依着他,他就在牀上沒完沒了地打滾哭鬧。很快,各科老師都請家長到學校,反映濤濤上課不聽講,低頭玩自己的東西,甚至在課堂上隨意走動,從不寫作業……

  孫凌分析,這是典型的“同胞競爭障礙”爆發出的行爲問題:多動、注意力不集中;不服從父母的指令,與父母對立甚至衝突,“愛發脾氣,甚至有的會離家出走。”

  在孫凌看來,出現較嚴重“同胞競爭障礙”的孩子,當然有其自身性格特質的問題,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家庭教育出了問題。“有的家長從前對孩子過度溺愛、過度照顧,形成孩子以自我爲中心的觀念;或者光把孩子交給老人帶,使得孩子對父愛母愛存在不確定性和不安全感。”他說。

  孫凌建議,父母應該真正把孩子當成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員,打算要二孩後,應從懷孕到弟弟妹妹的降生都讓大寶參與其中,讓其體會到分享的快樂,感受到自身的價值。

  遺憾的是,這些年輕的父母自己也都是獨生子女,他們自己的成長經歷中,已經缺了“兄弟姐妹”這一課。

  二孩時代對過去幾十年家庭教育理念提出挑戰

  父母生二孩,導致老大焦慮不滿,甚至以死相逼的例子,近年來並不鮮見。此前,有媒體報道,青島一所小學四年級班主任稱,班裏有七八個孩子搞了個“反弟弟妹妹聯盟”,集體抵制父母生二孩。還有一位4歲男孩給弟弟起名“多多”——多餘的多。

  “媽,我今兒就把話撂這兒了,你要是敢生二胎,我就敢死!”不久前,一位小男孩哭着以死威脅媽媽不生二胎的視頻在朋友圈走紅。而湖南邵陽一位15歲女孩乾脆直言不諱地告訴父母:“你們敢生二胎,我就馬上給你們添外孫。”

  有人認爲這是孩子在虛張聲勢地表達不滿情緒,不必太當真。但孫凌認爲,父母應及時關注孩子的情緒問題,如果童年時期這種負面情緒持續時間很長且無法及時調整,很可能會導致極端行爲,“不僅影響其今後的情緒管理、人際交往等問題,甚至可能會對整個社會產生較大影響。”

  這已經不再是一個家裏兄弟是否和睦的小問題。趙利民從文化的角度來分析,孝悌文化的傳承和發揚,關係到整個社會良好秩序的建立。

  “孝悌”觀念一直深受儒家重視,代表着任何人際關係都不可替代的親情關係,這也是千百年來深入中國人骨髓血脈的文化基因。孔子說,“弟子入則孝、出則悌。”可以說,“孝”和“悌”是一種並列關係。“孝”指的是長幼之間,年輕人對長輩要孝敬和尊敬;“悌”指的是同輩之間,年幼者要尊敬順從兄長。

  取傳統文化之精華,儒家思想重視“仁”和“禮”,趙利民進一步解釋說,“仁者愛人,孝悌也是仁的根本;而禮即秩序,禮貌就是建立在秩序基礎上的。因此孝悌文化,可以理解爲一種秩序的含義。”

  他認爲,中國人談家國,講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倘若家不能齊,如何能“治國平天下”?孝和悌,則構成了家的主要關係。因此,在家裏處理好“孝”和“悌”的關係,才能由己推人,擴大到整個社會、整個國家,形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社會風氣,讓社會運行更有秩序,國家治理更講規範。

  他也看到,眼下“悌文化”缺失,“不僅發生在中國,也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

  全球性的低出生率、少子化,使得兄弟姐妹的關係在減少。這個問題在中國可能更加顯著一些,持續多年的獨生子女政策,讓人們開始淡忘了兄弟姐妹之間的情感關係。

  如今的孩子已經是“獨二代”,一個孩子從出生起,就習慣了獨佔父母和祖父母等多個大人的關愛。當中國迎來“二孩時代”,這些被捧在手心的“獨苗”,必須學會面對一個新的變化:要與新來的弟弟妹妹分享大人的愛。這不僅是對孩子的挑戰,也是對過去幾十年家庭教育延續下來的理念提出了新挑戰。

  “從家庭教養方式而言,父母應該從小培養孩子與他人分享、關心父母、爲他人着想的能力。”孫凌清楚,前來就診的孩子大多是因爲情緒問題導致無法正常上學,父母纔想到來就診求醫,“可見家長還是更關注學習情況、學習成績,而忽視了健全人格的培養。”

  趙利民認爲出現這些問題,也受到現在年輕一代生長生活的環境影響,“生長於e時代的一代,因爲交流方式的改變,總的來看這個羣體確實更關注個體的問題,交往和互助的能力有所減弱。”

  因此從人類文明的發展來看,也在呼喚“悌文化”的迴歸,“這種互相友愛、尊重的關係,不僅讓家裏的人際關係更和睦,進而擴大到社會當中,也讓人與人之間能夠互相關心、互相關愛、互相幫助,更有合作精神和團隊意識。”

  他期待着,學校、家庭和社會等多方攜手努力,“從孩子抓起,從讓孩子誦讀和學習國學經典開始,重拾’悌文化’,讓傳統文化在新時期煥發新的生命力。”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胡春豔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