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經濟學界天下第一所90歲 孫冶方顧準出自於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7日 00:53   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中國經濟學界的“天下第一所”,90歲了

  陶孟和、楊端六、蔡元培、楊銓、傅斯年、巫寶三、狄超白、孫冶方等一大批對中國經濟建設和理論發展有傑出貢獻的學者竟然先後共事一個研究機構?

  這裏還出版了國內第一份以經濟史爲名的學術刊物、我國第一部研究工業企業管理的理論著作······

  被稱之爲中國經濟學界的“天下第一所”的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到底是個怎樣的機構?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中國近代最早成立的國家級經濟研究機構

  作爲中國近代以來最早成立的國家級經濟研究機構,社科院經濟所繫由20世紀20年代成立的兩家研究機構經過改組、合併、更名,幾經變遷發展而來。先後經歷了中央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和中國社會科學院三個不同的發展時期。

  之所以稱之爲“天下第一所”,不僅因爲這是中國第一個國家級經濟研究機構,而且其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其它經濟類研究所的孵化器。

  據悉,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部當前下轄的八個研究所中,除經濟所之外的七個研究所全部都是以分裂繁殖的方式從經濟所分立出來的。

  孫冶方、顧準、巫寶三、嚴中平、李文治、楊堅白、董輔礽等經濟學界先輩名家均出自於此。

  社會學家陶孟和爲中央研究院院士,狄超白、許滌新、陶孟和、駱耕漠爲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於祖堯、朱紹文、吳承明、汪敬虞、趙人偉、駱耕漠、戴園晨、孫世錚、宓汝成、經君健、聶寶璋、項啓源爲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劉國光、張卓元、劉樹成、朱玲、高培勇爲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

  1929年6月29日,中基會董事會第五次董事年會議定成立社會調查所。圖爲參加年會的董事。圖片來源:《中基會對科學的贊助》   前排左起:蔣夢麟、施肇基、蔡元培、顧臨、翁文灝;   後排左起:任鴻雋、司徒雷登、貝諾德、貝克、趙元任。  1929年6月29日,中基會董事會第五次董事年會議定成立社會調查所。圖爲參加年會的董事。圖片來源:《中基會對科學的贊助》   前排左起:蔣夢麟、施肇基、蔡元培、顧臨、翁文灝;   後排左起:任鴻雋、司徒雷登、貝諾德、貝克、趙元任。  

  隨經濟社會演進研究領域不斷拓展

  經濟所的歷史是從社會調查所正式成立開始算起的。截至2019年,經濟所成立已90載。90年間其研究範圍不斷拓展和調整,背後呈現的正是一副中國經濟社會演進圖。

  20世紀20年代,社會調查部成立之初,其研究範圍主要在社會調查事業。陶孟和認爲,只有“知道吾國社會”,才能“講求改良的方法”。

  也是在此期間,社會調查部開展了多項調查和研究。包括1928年出版了《第一次中國勞動年鑑》。這些研究,聚焦於工人、農民、教師等社會基本羣衆的生計問題,將其視爲中國社會經濟問題的根本。

  1929年7月1日,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將社會調查部改組爲獨立機構,並更名爲“社會調查所”。

  社會調查所研究範圍也從原有的社會調查逐漸擴展到經濟史、工業經濟、農業經濟、勞動問題、對外貿易、財政、金融、人口、統計等經濟社會發展主要領域。

  在20世紀30年代初,社會調查所和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以下簡稱:社會科學所)兩家機構開展合作。從1929年到1930年,社會科學所秉持“欲解決中國今日生產問題,非根本解決農村經濟問題不可”的理念,組織開展了無錫、保定等地的農村調查,史稱第一次無(錫)保(定)調查。

  1930年7月26日填寫的一份河北省清苑縣村戶經濟調查表原件封面。圖片來源:經濟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研究室  1930年7月26日填寫的一份河北省清苑縣村戶經濟調查表原件封面。圖片來源:經濟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研究室

  在此次調查中,陳翰笙、錢俊瑞、薛暮橋等學者運用現代社會科學的規範方法,獲得了可靠的一手調查數據,在此基礎上系統論證了中國社會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質,爲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的形成提供了有力支撐。

  遺憾的是,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本次調查形成的研究報告最終未能發表,後來連原稿也不知去向。

  1934年7月1日,社會調查所與社會科學研究所合併,仍名爲社會科學研究所。合併後,該所把研究重點放在中國的現實經濟問題上,同時仍然繼續延續經濟史和社會調查等領域的工作,並對近代經濟史、農業經濟、工業經濟、國際貿易、銀行金融、財政、人口和統計八個方面開展研究。

  1950年4月,中國科學院華東辦事處接收原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1950年6月更名成立中國科學院社會研究所。1953年,社會研究所更名爲中國科學院經濟研究所。

  1958年,經濟所工作人員在中關村辦公樓前排練大合唱(後排左二:狄超白;後排左五:巫寶三;後排右三:汪敬虞;後排右一:桂世鏞)。圖片來源:經濟所科研處  1958年,經濟所工作人員在中關村辦公樓前排練大合唱(後排左二:狄超白;後排左五:巫寶三;後排右三:汪敬虞;後排右一:桂世鏞)。圖片來源:經濟所科研處

  進入20世紀50年代的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建設正在全面推進,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緊鑼密鼓地進行,有一大批現實經濟問題需要深入研究。

  1957年11月17日,經周總理批准,國務院常務會議發佈關於經濟所歸屬科學院和經委計委雙重領導的文件。圖片來源:中國科學院檔案館  1957年11月17日,經周總理批准,國務院常務會議發佈關於經濟所歸屬科學院和經委計委雙重領導的文件。圖片來源:中國科學院檔案館

  1957年,孫冶方任經濟所代所長。孫冶方上任不久,即上書李富春副總理,並在周恩來總理的直接關懷下,明確經濟所歸中國科學院和國家計劃委員會雙重領導,進而明確了經濟所的方針任務:“要系統地研究國家社會主義建設中提出的各種重要經濟問題,研究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原理,特別是社會主義經濟運動的規律以及這些規律在我國實踐中的運用……經濟研究所應成爲國家經濟領導機關有力的助手,並逐步成爲我國經濟科學研究的中心。”

  於1959年4月在上海召開的全國經濟理論討論會,是經濟所發起和組織的第一次大型理論討論會,討論的中心議題是商品生產和價值規律問題。因此,也被稱爲第一次全國商品生產和價值規律討論會。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人民公社化和“大躍進”帶來的嚴重問題引起了理論界的反思。

  這一時期,孫冶方、于光遠和薛暮橋確定了要着重研究和討論社會主義再生產、經濟覈算和經濟效果三大問題。

  通過一些相關討論和實地調研,孫冶方對大辦人民公社、大躍進、大辦小高爐、大辦食堂等提出了不同的意見。與此同時,孫冶方提出要編寫《社會主義經濟論》,探討社會主義經濟建設規律。

  1961年3月1日-5月12日,經濟所在香山舉行《社會主義經濟論》討論會。前排從左至右:孫冶方、張聞天、楊堅白、馮秉珊、駱耕漠;後排從左至右:何建章、趙效民、王紹飛、劉國光、董輔礽、孫尚清、桂世鏞、項啓源、李琮、田光、江冬、黃道南。圖片來源:《張聞天:畫冊》  1961年3月1日-5月12日,經濟所在香山舉行《社會主義經濟論》討論會。前排從左至右:孫冶方、張聞天、楊堅白、馮秉珊、駱耕漠;後排從左至右:何建章、趙效民、王紹飛、劉國光、董輔礽、孫尚清、桂世鏞、項啓源、李琮、田光、江冬、黃道南。圖片來源:《張聞天:畫冊》

  1959年12月,中央理論小組要求經濟所拿出一部適合中國實際情況的政治經濟學教科書。同月,劉少奇邀請孫冶方和部分經濟學家到家中座談,聽取他們關於政治經濟學的意見。孫冶方就若干理論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深得劉少奇的重視。隨後,孫冶方把《社會主義經濟論》的寫作作爲全所工作的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第一部研究工業企業管理的理論著作《中國社會主義國營工業企業管理》於1964年出版。

  新時代下的學術探索

  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從批判“兩個凡是”到真理標準大討論,再到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黨中央根本扭轉了中國發展的航向,全黨工作重心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爲中心的新軌道上,改革開放大幕全面拉開。

  在此時期,經濟所主要對經濟理論和政策研究兩方面進行了探索。

  1978年7月-9月間,孫冶方在國務院召開的一系列會議上不斷重申其價值規律觀點,強調“千規律,萬規律,價值規律第一條”。這一時期,經濟所研究人員圍繞價值規律問題撰寫了大量理論文章。

  爲進一步深化對價值規律的討論,1979年4月,經濟所在無錫召開了社會主義經濟中價值規律問題討論會。這是繼1959年在上海召開的全國商品生產和價值規律討論會以後,召開的第二次全國性價值規律問題理論討論會。

  此次討論會主要討論了在經濟活動中引入市場機制和競爭機制,擴大市場調節作用,按價值規律辦事。

  1979年,《經濟研究》第二次價值規律問題研討會特刊1979年S1期封面。圖片來源:浙江財大圖書館藏刊  1979年,《經濟研究》第二次價值規律問題研討會特刊1979年S1期封面。圖片來源:浙江財大圖書館藏刊

  但我國1978年之後的改革開放是在經濟生活有迫切需要但理論準備又頗爲不足的情況下開始的,亟需要借鑑國際經驗。

  1978年之後,經濟所除了組織一批學者先後赴東歐、美國、日本考察。20世紀80年代初,經濟所的吳敬璉、趙人偉、黃範章和烏家培等中年學者還被派往英美一流大學做訪問學者,系統地學習現代經濟學。這些學者日後在經濟體制改革、收入分配、數量經濟學等領域均做出重要貢獻。

  1980年,許滌新率中國經濟學家代表團訪問美國,於11月21-24日出席了“中美經濟發展戰略抉擇討論會”,與劉易斯、舒爾茨、阿羅、錢納裏進行學術交流,討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問題。這是中外經濟學家在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次深入探討經濟發展戰略和發展經濟學理論。

  2012年,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中國進入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

  20世紀90年代的月壇北小街2號院門前,合影者:左起:大衛·沃爾(英國經濟學家)、袁鋼明、董輔礽、趙人偉、林泉水。圖片來源:趙人偉藏照片  20世紀90年代的月壇北小街2號院門前,合影者:左起:大衛·沃爾(英國經濟學家)、袁鋼明、董輔礽、趙人偉、林泉水。圖片來源:趙人偉藏照片

  我國經濟學研究也開啓了高速發展局面。針對新時代社會經濟結構變化的需要,經濟所進行了相應的學科調整,增設資本論、公共經濟學學科,重建發展經濟學學科,進而形成了當前的可稱爲“兩學兩史”(“兩學”指理論經濟學與應用經濟學,“兩史”指經濟史與經濟思想史)共涵蓋11個研究室的學科佈局。

  對於如何適應新的環境,保持創新和領先優勢。2017年初,履新所長一職不久的高培勇提出“正視挑戰,紮實推進學科建設和科學研究”。

  高培勇明確提出治所思想:弘揚經濟所“以學術爲本位、以人才爲中心”的學術傳統,將富有影響力的學科和富有影響力的人才作爲經濟所的“壓艙石”;着力優化科研資源配置,推進“殿堂與智庫共居一所”,堅持理論探索與對策研究並重。從根本上確立學科建設在治所工作中的基礎和支柱地位,以政治經濟學帶理論經濟學,以宏觀經濟學帶應用經濟學,以服務於以史鑑今目標而佈局經濟史學。

  (特別鳴謝社科院經濟所提供相關素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