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作者從知網下自己文章需付費 學者:損害作者權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9日 14:15   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知網被指壟斷,學術界怎麼看

  來源:科技日報 

  翟天臨在直播中的一句“知網是什麼東西啊”,推倒了“學術打假”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塊,也讓知網被裹進了這場“開年大戲”。圍繞知網壟斷所展開的持續多年的質疑,也再次成爲公衆話題。

  知網全稱爲“中國知網”,是我國最大的文獻數據庫,其收錄的文獻總量超過2億篇。可以說,只要用中文做學術,你就繞不開知網。

  18日,浙江工商大學人文與傳播學院網絡新媒體(編輯出版)系主任沈珉在有問APP主辦的論壇上坦言,從高校圖書館和學術期刊的反饋來看,知網的壟斷是不爭的事實。“我們並不關注壟斷本身,更關注壟斷對於知識服務的影響。”

  知網的性質決定其具有一定壟斷地位

  有媒體發現,根據知網母公司同方股份公佈的2018年半年度財報,知網毛利率高達58.83%。

  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倪靜說,知網的服務幾乎年年都在漲價,但大多數圖書館仍選擇繼續使用,用戶的議價能力非常弱。“這說明,知網具有較強的控制相關市場的能力。”

  其透露,知網收錄文章時,若直接從原作者處收錄優秀碩士學位論文,知網僅支付數十元人民幣的現金稿酬或其發行的閱讀卡。知網提供的論文下載服務幫助其獲取鉅額利潤,但文章真正的作者不能從中拿到分毫,而且,作者從知網下載自己的文章時,還需繼續付費。“我認爲這也損害了文章作者的權利。”

  知網是我國知識基礎設施工程的一部分。其前身爲中國期刊網,建設本身得到了教育部、科技部等多個國家部委的支持。蘇州大學法學院教授張鵬說,知網的性質決定了其具有一定的市場壟斷地位。既然是國家知識基礎數據庫,知網承擔着將文獻資料予以數據化的重任,獲得一定的政策便利,具有合理性。

  “但對於知網的壟斷性市場地位,國家應當給予強有力的干預和調節,知網也應當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從知識共享、數據庫構建的角度來說,要求數據庫收錄期刊發表的論文,有其正當性。但是,數據庫對作者沒有或只支付極少版稅,是否合理?數據庫對外提供查詢下載服務時,價格虛高,是否恰當?“而且,作爲公共企業,知網也應該主動提高它的社會服務水平。”張鵬說。

  國家應規範商業數據庫行爲

  在國外,國際學術出版集團曾因高價遭到科學共同體抗議,在國內,知網也因“讓圖書館買不起”而遭到詬病。當商業化運作爲學術的正常傳播築起高牆,沈珉表示,政府應該有所作爲。

  受訪專家大多認爲,對於學術數據庫,國家該管。但怎麼管,也是個問題。

  直接管制價格,就不太合理。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崔國斌指出,在沒有競爭性產品存在的情況下,判定一個數據庫使用許可的合理價格,有巨大信息成本,非常困難。“我個人更傾向於規制數據庫的其他行爲,而非直接管制價格。”

  比如,限制具有支配地位的數據庫獲得學術論文的獨家使用權,限制數據庫不合理地歧視不同使用者,強制規範作者稿酬的分配機制等。

  沈珉指出,應該擴大學術資源的免費使用範圍,降低學術研究門檻;也應提升學術期刊網絡發表的認可度,拓寬學術交流的平臺。

  目前,在人文社科和自然科學領域,我國均有論文的開放獲取平臺。

  同濟大學上海國際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宋曉亭則建議,可以兩條腿走路:在大力發展數據庫的同時,也應重視數據庫相關的法律法規建設;還可考慮將數據庫分爲國家數據庫(免費)和商業數據庫(收費)來分類進行管理。

  來源:科技日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