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年內踩雷40多隻違約債券 聯合資信會成下個大公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8:44   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年內踩雷40多隻違約債券,聯合資信會成爲下一個大公嗎?

  中新經緯客戶端12月7日電(羅琨)距離8月份的評級行業監管風暴已經過去近四個月。沉痾遍地的評級行業在大公遭處罰後是否真的能涅槃重生?近期,一筆看似普通的公司債引起了債券市場投資人的關注,而其背後的評級公司聯合評級也被一同拉到了聚光燈下。

  疑似違約主體新發債項仍能獲3A評級

  近日,中融新大新發的一筆債項“18新大03”再次引發市場關注。這一新發債券票面利率爲7.1%,計劃發行規模爲20億元,起息日爲12月4日。而讓市場頗爲詫異的是,就在幾天前,中融新大曾被媒體曝出一筆美元債違約,但這筆新發債項的主體評級卻仍是AAA,而給出這一評級的是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評級),聯合評級爲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合資信)全資子公司。

  對於中融新大,很多債券市場的投資者並不陌生。今年7月,中融新大曾因旗下多隻債券閃崩成爲市場焦點。7月6日,15魯焦01與15魯焦02閃崩,全天下跌17.94%和30.91%;7月9日,15魯焦01與15魯焦02再度閃崩,盤中最多下跌35.43%和26.9%;7月11日,18新大02盤中最大跌幅達72%,淨價最低達28元。連續閃崩事件也加劇了市場對其違約風險的擔憂。

  對二級市場這一頗爲異常的表現,聯合評級僅發出了一紙“關注公告”,稱“已經與公司取得聯繫,並將進一步保持與公司的溝通”,以便對該事項的影響進行全面分析,之後便無下文。

  而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在連續閃崩後,惠譽評級在7月18日將中融新大集團有限公司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從“BB-”降至“B-”,並將該公司的優先無擔保評級從“BB-”下調至“B-”。惠譽分析稱,中融新大的債券價格大幅下跌以及市場情緒疲弱,可能使再融資談判比之前預期的更加困難。

  此外,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注意到,中融新大及其下屬公司也多次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名單。

  11月30日,彭博社援引固定收益研究機構Debtwire的文章稱,由於未能償還一筆人民幣貸款,中融新大集團可能已觸發了其5億美元美元債的交叉違約。這筆美元債當日一度下跌6元至57元,創7月初以來最大跌幅。

  由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共同出資成立的中證指數有限公司在當日發佈的報告中稱,中證評級基於發行人對外投資激進、市場負面輿情對再融資構成不利影響、償債壓力大等風險,將其主體評級下調至A+pi並列入信用觀察名單。評級符號後標有“pi”表示該等評級是利用已公開的財務資料或其它公開信息作分析的依據。

  中證指數煤炭行業分析師陳雪梅稱,根據公開信息尚無法確認有關發行人人民幣貸款違約從而觸發美元債券交叉違約的新聞報道的準確性,但其判斷該負面新聞對發行人的再融資環境構成很大程度的不利影響,基於其財務風險的超預期變化,因此下調發行人主體及相關無擔保債項評級至BBBpi,並繼續將其列入信用觀察名單。

  中證指數相關負責人向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解釋稱,給出BBBpi評級意味着企業償債能力的弱化和流動性壓力均超出其此前預期。

  三天後(12月3日),中融新大又在國內市場發行債券,而聯合評級給出的債項評級仍是“AAA”,引發市場一片譁然。

  年內踩雷的違約債券達40多隻

  事實上,聯合評級在年內因多次踩雷違約債券,被市場稱爲“踩雷王”,其公信力也大打折扣。

  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信用債市場發生了140起違約事件。這其中,據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不完全統計,截至12月5日,聯合資信在今年年內踩雷的違約債券達40多隻,違約主體包括盛運環保、永泰能源、金立、新光、大連機牀等。這些違約主體發行債券時的主體平臺級都在AA以上,其中17華信Y1和17華信Y2更是創下3A信用債違約的記錄。

  根據聯合資信的信用等級設置,AA意味着償還債務的能力很強,受不利經濟環境的影響不大,違約風險很低,AAA則意味着償還債務的能力極強,基本不受不利經濟環境的影響,違約風險極低。而這些被聯合資信認定爲償債能力很強的公司卻在今年紛紛違約,很難將其僅僅歸咎於流動性整體緊張。

  “幾乎市場上典型的違約主體,聯合資信都踩了一個遍。而且不少市場認爲風險很大的主體,聯合資信也都是直到違約後才下調評級,雨後送傘毫無意義。”一名固收人士指出,這樣一來,幾乎沒有投資人會再認可聯合資信給出的評級。

數據來源:wind製圖:中新經緯 羅琨數據來源:wind製圖:中新經緯 羅琨

  一名公募基金債券業務負責人向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表示,他和很多同行都基本不看評級機構的評級報告,因爲沒有任何參考意義。“我們自己有研究團隊會對公司的基本面進行研究甚至去公司實地調研,從而得出投資結論。此外,我們也更注重參考一些投資人付費的評級公司給出的報告。”

  據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發布的《2018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信用評級機構業務市場化評價結果》,在國內5家信用機構的綜合評估中,此前遭處罰的大公國際排名墊底,而聯合資信排名第四。如今,大公已經遭到了監管的嚴厲處罰,聯合資信會不會成爲下一個呢?

  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在近日公佈的《2018年第三季度銀行間債券市場信用評級機構業務運行及合規情況通報》中指出,聯合資信、大公資信等評級機構仍然存在跟蹤評級調整嚴重滯後、在企業違約前後短時間內大幅下調級別的情形,評級質量亟待提升。

  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注意到,聯合評級在多起債券風險事件上均存在反應滯後等問題。

  2018年7月5日,永泰能源CP004違約。當日聯合資信將永泰能源的主體評級由AA級下調至A級,次日又進一步下調至CC。

  8月23日,“15金鴻債”發生利息違約。而在一個月前,聯合評級給出的評級還是維持AA。直到從8月18日開始,聯合評級纔開始頻繁下調其評級,從AA至AA-至A至BB+再到C,而這一過程僅花了10天時間。

  9月25日,新光控股發佈公告稱,15新光01於2018年9月25日應兌付回售本金17.4億元、第三個付息年度利息1.3億元。截至公告出具日,新光控股未能按時償付本次債券到期應付的回售本金及利息。而在此之前的4月13日,聯合評級將其評級上調爲AA+,並在6月27日發佈公告稱維持這一評級。9月25日違約消息公佈後,聯合評級將其評級從AA+迅速調低爲CC,被業內人士戲稱爲“跳崖式評級”。

  光大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將其稱爲“峭壁效應”:評級公司在授予評級時,通常會授予AAA、AA+、AA這三個級別;當主體接近違約邊緣時,又會進行大量跨級下調。

  至於爲何會出現這種峭壁效應,張旭認爲,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因爲AA級以下主體的發行難度相較於AA級大幅增加,同時發行量明顯降低、一級市場收益率和二級市場收益率也都有明顯的上升。

  據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統計,今年以來,在主體評級調高次數中,聯合資信排名第一,總計調高85家企業主體評級,鵬元爲51家,中誠信爲34家,新世紀爲50家,大公爲38家。

  評級虛高如何才能治本?

  債券評級“虛高”,會令評級機構逐步失去公信力,這是毋庸置疑的。監管層也對這一問題高度重視。8月份,交易商協會與證監會便聯手開展現場檢查,並同步處罰評級機構大公國際,便成爲發揮監管合力的範例。

  中新經緯客戶端(微信公衆號:jwview)注意到, 聯合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副總裁李振宇此前曾在一次公開會議上介紹,導致我國債券市場上出現評級虛高現象的主要原因有三點:一是國內違約率檢驗機制還不健全,未能對國內評級機構形成有效約束;二是對外部評級的使用存在過度和比較機械等不科學問題;三是國內評級機構在經營管理、合規管理和評級質量等方面還不完善。受此影響,我國債券市場準入門檻較高,債券發行企業對較高信用等級有極大需求,加之國內評級行業競爭激烈,存在級別競爭現象,從而造成了我國債券市場呈現評級虛高的現象。

  對於如何解決評級虛高問題,李振宇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建議首先應徹底打破債市“剛性兌付”。市場監管者應引導市場正確認識債券違約現象,利用市場化手段弱化違約風險的影響,並進一步健全債券違約的處置機制。

  其次,應合理使用外部評級,減少對外部評級過度、機械和不科學使用。監管部門應放寬債券發行、流通、投資的門檻;應採取多元化的監管標準,將信用等級作爲監管要求的參考條件之一;應引導投資者正確認識外部評級的侷限性,提高自我風險識別意識,加強內部評級水平和自我分析判斷能力,將外部評級作爲一種有價值的參考工具進行使用。

  第三,應積極推動雙評級。雙評級具有豐富投資者的信息選擇、有效地減少信息不對稱,增強信用評級結果的準確性、客觀性以及減少評級機構惡性競爭等作用和優勢。我國監管部門應在債券發行和投資兩個環節上積極推動雙評級的使用,適度擴大雙評級的適用範圍,並引導投資者使用雙評級。(中新經緯APP)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