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人民海軍70年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20日 06:30   參考消息

  原標題:人民海軍70年,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一位老兵見證的人民海軍跨越發展

  ■作者爲原海軍指揮學院軍事戰略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張曉林

  今年4月23日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週年紀念日。70年揚帆奮進,人民海軍向着世界一流海軍的目標破浪前行。我從事海軍戰略理論教學和研究30多年,親歷和見證了人民海軍的跨越發展。

  峯迴·路轉

  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人民軍隊建設也上了一個新臺階。1985年底,國防大學成立,我成爲全軍首期22個軍事學研究生之一。

  1986年4月29日,在紅山口國防大學禮堂,海軍司令員劉華清應張震校長的邀請,作了“海軍戰略與未來海上作戰”的報告。我們軍事學研究生雖然只是營、連職幹部,但也有幸和諸多將軍、高級幹部一起聆聽了這個報告。報告不僅讓人振聾發聵,而且令人感到人民海軍建設峯迴路轉,春風撲面。

  1982年,新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後,中國的海洋戰略環境日漸嚴峻,軍內外都有一種緊迫感,海軍建設經“文革動亂”後亦百廢待舉,亟須一種理論的參照指導。這一切,不僅促使我將學位論文的選題定爲《馬漢海權論研究》,也讓我下決心脫下綠軍裝,離開工作多年的南京軍區機關,在1988年走入紫金山下的海軍指揮學院,穿上了海軍藍,開始致力於海權理論和海軍戰略理論教學、研究工作。那個時代聽過海權論授課的學員,許多人後來都成爲海軍和艦隊領導,海權意識已經深入到他們的思維。

  南海·南沙

  1988年,中國海軍進駐南沙。那時,南海、南沙成爲全國、全軍關注的焦點,也是海軍院校教學研究的重點。我想去南沙進行調研,收集資料,研究問題。當時南沙形勢複雜,一個院校的教研人員去南沙沒有先例和渠道。直到2004年,利用一次特殊的機遇,我的南沙之行才得以成行。

  天藍,海清,沙白,南海和南沙的美景無須多言。但在西沙海戰烈士陵園祭奠烈士時,我沉默了,心情極爲沉重。

  我自備了一些香菸慰問守礁的戰士。同行的海軍南沙巡防區原主任龔允衝告訴我:“你不該把香菸給換防上礁的戰士,應該給下礁的戰士。他們守礁半年或幾個月,已經‘彈盡糧絕’了。”

  我聽戰士們講守礁的故事。最初他們曾帶了一隻狗上了永暑礁,但沒多久那隻孤獨的狗就瘋了,跳了海。我試着用島礁上的值班電話與學院通話,但“喂”一聲要好半天才有回覆。這裏,沒有電視,沒有手機,報紙和家信都是幾個月前的,我們的戰士忍受着巨大的心理孤獨,在祖國的最南端堅守着。作爲一個院校教授,我想爲他們做點什麼,那就終身研究南海、講述南海吧。現在,我作爲國家國防教育專家,每年都要作國防報告上百場,南海形勢與國家安全是報告的主題之一。

  近岸·近海

  回顧70年,海軍的轉型發展,劉華清無疑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2016年是劉華清誕辰100週年,八一電影製片廠計劃籌拍一部紀錄片,邀我參與錄製。

  在片中,我講到了海軍戰略。海軍是戰略性軍種,這是海軍建軍初期由毛主席確定的。海洋是國際性空間,活躍于海洋空間的海軍需要有自己的戰略理論。在劉華清的倡導下,作爲軍種,海軍最早提出了“近海防禦”的海軍戰略,爲海軍從近岸向近海轉型發展指明瞭方向。中國海軍能有今天的發展,與最早確立了自己的軍種戰略緊密相關。隨後,在海軍指揮學院教學的各個班次,在碩士、博士研究生的培養中,海軍戰略理論的比重越來越大。海軍戰略領軍種戰略之先,之後空軍,火箭軍都逐步開展了各自軍種戰略的研究,規劃各自軍種的全面發展。

  海軍的轉型發展,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啓動,進入21世紀後逐漸定型。隨着國家對軍隊建設、海軍建設投入大幅增加,海軍主戰武器裝備加速發展,一大批新型武器裝備相繼列裝,遠程打擊、信息攻防、遠海投送能力大幅提升。2012年,中國海軍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航空母艦,並逐漸形成作戰能力,自主研造的航母和萬噸級驅逐艦先後下水,體制編制、軍事訓練、院校教育、人才培養等全面跟進,強大的中國海軍已經初具輪廓。

  遠洋·遠方

  100多年前的甲午戰爭中,號稱亞洲第一的北洋艦隊,在威海衛近在咫尺的港灣內全軍覆沒。不要忘記,北洋艦隊的主戰艦船都以“遠”命名:“定遠”“鎮遠”“濟遠”……海洋是一個廣闊的空間,海軍必須更多地進入這個空間,拓展海上戰略防禦縱深,維護延伸的國家利益。

  2001年,我隨海軍編隊出訪印度和巴基斯坦,穿南海,過馬六甲海峽,繞斯里蘭卡,往返行程1萬多海里。看着馬六甲海峽上的一艘艘巨型油輪,我在航行的軍艦上撰寫了中國石油安全和海軍發展的研究報告:中國要建設一支強大的深藍遠洋型海軍,究竟要往哪兒發展?

  2008年起,索馬里海域海盜猖獗,危及中國海上航線的安全。2008年12月26日,中國海軍急速奔赴亞丁灣,執行聯合國賦予的護航任務,首批護航的兩艘艦艇1個多月前還在南海遠航。護航編隊出發前,《人民海軍報》約我寫一篇文章,我落筆第一句如此寫道:“2008年12月26日,一個註定要寫入海軍發展史的日子!”我相信,後人如果要研究中國海軍從近海向遠洋、從黃水到藍水的轉折,亞丁灣護航是一個必然的選擇,這是我國首次使用軍事力量赴海外維護國家戰略利益,首次組織海上作戰力量赴海外履行國際人道主義義務,首次在遠海保護重要運輸線安全。護航10年間,中國海軍培養了大批軍事人才,中國海軍艦員的國際素質更加全面,對外交流更加從容自信,中國海軍國際性軍種的特點日益凸顯。

  70年篳路藍縷,70年砥礪前行。人民海軍的航道已經打開,空間已經延展,正奔向燦爛的星辰大海。

▲(本文刊於《解放軍報》2019年4月20日第07版)▲(本文刊於《解放軍報》2019年4月20日第07版)

 

  來源:中國軍網(ID:zgjw_81)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