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喊話政府:別的可不要 留下中國這一“資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01日 07:17   參考消息

  原標題:銳參考 | 美媒喊話政府:別的可以不要,把中國這一“資源”留下——

  “未來的錢學森或將在上海而不是硅谷工作。”

  3月28日,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語重心長地說道。

▲《外交政策》雜誌網站報道截圖▲《外交政策》雜誌網站報道截圖

  此時距離錢學森回國的1955年已過去64年,錢學森逝世也已經10年,美國媒體爲何突然又想起了他?

  事情要從一張簽證說起……

  “美國的政治偏執妄想令錢學森離開”

  “錢學森無論走到哪裏,都抵得上5個師的兵力,千萬不能讓他離開。”

  爲了阻止錢學森離開,美國海軍部一位負責人曾在1950年這樣說道。

  但經過5年被美方軟禁的生活後,錢學森最終還是回到了中國。

  後來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已熟知,《人民日報》海外版2009年的一篇文章指出:“由於錢學森的回國效力,中國導彈、原子彈的發射至少向前推進了20年,錢學森也因此被西方人譽爲中國的‘導彈之父’。”

▲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左)回到祖國後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1955年10月攝)▲著名科學家錢學森(左)回到祖國後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1955年10月攝)

  “美國的政治偏執妄想令錢學森離開。”在最近談及錢學森的文章中,《外交政策》雜誌如是反思。

  這句話其實另有所指,在文章看來,美國似乎如今又要重犯當年犯過的錯了,而這次受影響的羣體更龐大——涉及35萬在美中國留學生。

  文章稱,許多中國留學生本是因美國的開放而來,但現在他們的擔憂卻與日俱增,因爲美國政府中有人將中國留學生視爲間諜或竊取知識產權的人。白宮高級顧問米勒甚至建議全面“封殺”中國留學生的簽證。

  而美國的猜忌也已轉化爲實際行動,通過縮短理工科留學生的簽證有效期並加強審查等舉措,限制中國公民赴美學習。

▲2015年5月20日,幾名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典禮上。(新華社)▲2015年5月20日,幾名來自中國的國際學生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典禮上。(新華社)

  “美國可能會把大量人才拒之門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文章說,“錢學森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文章還特別提到,今年1月,中國發射的嫦娥四號探測器在人類歷史上首次實現了月球背面軟着陸,其降落點位於馮·卡門撞擊坑內,而馮·卡門正是當年爲錢學森開啓了“火箭之門”的人。

  這或許使事情更加具有某種象徵意義,正如文章所指出的:中國已今非昔比,較上世紀50年代更具吸引力。在此情況下,美國更要認真考慮把人才留住,而不應盲目地給中國留學生貼標籤。

  美國網友:中國留學生無可替代

  事實上,這並不是美國媒體第一次拿“錢學森”說事兒。

  2017年1月,當美國總統川普簽署移民限制令,禁止一些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時,美國《大衆科學》月刊網站便刊文指出,美國這是在利用安全恐懼引導其移民政策,上一次政府對錢學森用這招的後果,就是讓美國失去了一位頂尖科學家。

  “當恐懼戰勝科學和安全時,每個人都輸了。”文章若有所思地說。

  兩年之後,錢學森又因爲美國對中國留學生簽證的有爭議做法被重新提起。

  還記得去年11月,小銳曾說過的話嗎?

  “美國終於對普通中國人下手了!”

  當時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美國駐華使館取消向部分研究中美關係的學者發放10年多次入境簽證,進一步加緊了對入境的控制。

  而在此之前已有多家美媒報道,美國使領館收到指示,從2018年6月開始對中國留學生實施新的簽證政策,領事官員可以限制簽證的有效期限,而不是通常的儘可能發放長期簽證。

  如果是學習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業等專業知識的中國研究生,將被限制只能領取一年期簽證。

  如今5個月時間過去,情況是否有所改變?

  從美媒目前的報道來看,形勢並不樂觀。

  3月初,一份《維護中國留學生美籤權益聯名倡議書》開始在網上流傳,該倡議由美國伊利諾伊香檳分校、加州伯克利分校、康奈爾等大學的中國學生及學者聯合發起,公開信指出,由於長期和不透明的“額外審查”,不少中國留學生無法返回美國,學業因此受到很不利的影響。

  “這不僅損害了我們中國留學生羣體的利益,而且對美國而言也沒有好的收益。”公開信說。

  對於這一點,美國網友們也表示贊同,他們紛紛留言表達自己對中國留學生的支持,認爲美國政府的做法不利於國家發展。

  也有美國網友不約而同地想到錢學森,指出美國應以歷史爲鏡鑑。

  有越來越多中國留學生考慮回國

  “如果說今天能從錢學森事件中得出什麼結論的話,或許就是美國最大的安全損失都是自己造成的。”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早在2000年就已如此反省過。

  “這是美國做過的最愚蠢的事情。”美國前海軍部長丹·金博爾後來說的這句話,小銳在《紐約客》、《大衆科學》、《外交政策》等網站上多次看到。

  看起來,錢學森的離開對美國的影響甚爲深遠。只是這種年復一年的反省,在當前形勢下能起多大作用尚未可知。

  香港《南華早報》2月曾有一篇報道指出,有中國留學生感到美國社會對他們的態度越來越不友善,他們對這種氛圍感到焦慮不安。

  “如果大多數中國人才被驅逐,那美國註定玩完,毫無疑問。”一名在佛羅里達大學攻讀信息系統專業的碩士生說道。

  報道透露,這位留學生是中國一所頂尖大學的畢業生,並且考慮把回國作爲一個選擇。

  小銳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與上述這名留學生一樣,有很多人都表達了回國發展的意願。

  據媒體統計,華裔留學生佔在美外國學生總人數的比例約爲30%——迄今爲止是外國留學生中最大的羣體——去年爲美國經濟貢獻了420億美元。

  而另一個值得注意的趨勢是,2017-2018學年,赴美國學校就讀的中國留學生人數(尤其是本科生)出現了近年來的首次下降。

  《美國高等教育紀事週報》在3月28日的報道中反省稱:如果學生在美國校園感到不受歡迎,或是他們被招進學校只是用來交錢,那麼這將促使他們去其他地方學習。

  “川普在‘美國第一’的舞臺上勝選,或許是留學生教育黃金時代終結的信號。”文章感慨道。

  而早在去年11月30日的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耿爽就曾針對美國對留學生增加背景審查一事作出迴應。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任何人爲地切斷各國人民之間往來,爲各國人民正常交往合作製造障礙的企圖,都註定不得人心,也不會得逞。”他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