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這一動作後 中國的機會來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2日 03:28   參考消息

  原標題:美國這一動作後,中國的機會來了——

  美國東部時間3月19日至20日,美聯儲召開議息會議,再次放緩加息步伐,並釋放多個重要貨幣政策信號,“鴿”聲嘹亮,“鷹”霾盡散。不僅對美國和全球經濟影響深遠,也將一定程度影響着人民幣的未來走勢和表現。

  美國這一舉動“信息量巨大”

  此次會議上,美聯儲不僅發佈了貨幣政策聲明、預測“點陣圖”,還宣佈了資產負債表正常化的原則和計劃,對美國未來貨幣政策走向進行了較爲清晰的詮釋。從中透露出三大信息:

  首先,加息步伐再次放緩,緊縮貨幣政策週期接近尾聲。美聯儲宣佈維持聯邦基金利率2.25%至2.5%水平,按兵不動在意料之中。但同時,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將聯邦基金利率中位數預測值,從2018年12月的2.9%調降至當前的2.4%,並保持2.8%的長期平均水平。這意味着,美聯儲年內可能的加息次數從2次降至0,未來兩年或仍有1到2次加息空間,之後就要“見頂”。雖然預測值處於動態調整之中,但整體趨勢已經明顯,美聯儲加息大週期到了最後的尾聲。

  其次,尚難判定貨幣政策拐點已現。美聯儲公佈聲明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預測,年內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提升到了28.5%。但這並不足以說明貨幣政策拐點到來,針對美國經濟形勢、就業狀況和通脹水平,美聯儲需要做的是相機抉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反覆強調,當前經濟數據很難判斷未來貨幣政策走勢,需要保持足夠的耐心。因此,美聯儲繼續保持降低利率水平,釋放超級“鴿派”信息,意在引導市場預期、提振投資者信心,但還沒有下定貨幣政策轉向的最後決心。

  此外,年內美聯儲將停止“縮表”,保持寬鬆貨幣環境。美聯儲宣佈將從5月起放緩“削減購買美國國債”的步伐,從每月削減300億美元(1美元約合6.7元人民幣)降低至150億美元。同時保持對機構抵押貸款支持債券(MBS)的削減規模。而且,美聯儲最終將在9月停止“縮表”。鮑威爾預測,“縮表”後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將保持在3.5萬億美元左右。2008年9月初的金融危機前夕,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僅爲9883億美元。美聯儲“縮表”將戛然而止,遠回不到過去,欲保持寬鬆貨幣政策環境,繼續壓低長期利率水平,助力美國經濟增長。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視覺中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視覺中國)

  爲新興市場再次提供機遇

  毋庸置疑,美聯儲此次議息會議是2015年進入加息大週期、2017年開啓資產負債表正常化操作以來,最爲重要的一次會議。美國此番貨幣政策調整,信息量巨大,不僅對人民幣的短期走勢產生一定影響,而且可能給未來人民幣的長期國際化發展帶來客觀機遇。

  短期看,有利於形成強勢人民幣的積極預期。美聯儲此次繼續放緩加息、維護寬鬆貨幣環境的政策調整,將拉低美元匯率,具有全球影響。預計強勢美元週期將盡,弱勢美元或在較長的一段時期內存在。因此,中國貨幣政策具有較大回旋空間,資本外流、匯率貶值等外部壓力基本解除,可聚焦國內經濟增長和結構性轉型問題。在中國經濟已經開始企穩向好的背景下,將提升市場對中國經濟表現的信心,支撐人民幣匯率繼續堅挺走強。

  中期看,人民幣資產或更受青睞。美國貨幣政策調整,未來將與日、歐等央行政策操作趨同,均要壓低利率水平,保持充裕流動性,新一輪寬鬆貨幣政策或將到來。這必將推動美歐等發達國家的股市等風險資產價格走高,中長期債券收益率走低。這意味着,國際投資者若要在市場上獲得更多收益,必然要承受更高的風險,若要減少風險,必須要忍受更低的收益率。美元等資產吸引力不如從前,爲新興市場再次提供機遇。目前,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低於相對應的中債收益率。美國股市的高風險,正在引發投資者的憂慮。在中國經濟穩健向好、人民幣走強預期升溫的背景下,國際投資者將對人民幣資產更感興趣,國際資本或加速向中國等新興市場流動。

  長遠看,美元信譽減弱爲人民幣崛起提供機遇。在美國經濟近期表現“尚可”的情況下,美聯儲放“鴿”行動遠高於預期,讓人不免質疑美聯儲政策目標的複雜化。不僅具有穩增長、控通脹、促就業的經濟目的,也有爲川普政府“背書”、促進股市繁榮、鞏固總統政治支持的考慮。美聯儲具有貨幣政策獨立性,但不排除鮑威爾們揹負政治壓力。美聯儲貨幣政策“政治化”苗頭,將損害美國信譽,動搖美元信心基礎。

 ▲美聯儲總部大樓(視覺中國) ▲美聯儲總部大樓(視覺中國)

  美方重要隱含目的值得注意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聯儲要停止“縮表”、調整資產結構的動作具有一項重要隱含目的——精準壓低國債利率,減輕聯邦融資成本。

  美聯儲不僅要在5月開始,減緩削減持有美國國債操作,而且要在停止“縮表”後的10月,將投資於機構債券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到期本金再投資於美國國債,且每月投資上限爲200億美元,欲增持美國國債、減持機構債。這波操作讓人眼花繚亂,但真實目的是要爲美國聯邦政府的高額債務緩解壓力。目前,美國聯邦債務總額已達22.1萬億美元,國際投資者對美元的信心正逐漸減弱,美聯儲“相助”亦是情理之中。

  不過,這必然導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非控制性膨脹,嚴重削弱美聯儲應對下一輪危機採取量化寬鬆政策的空間,也將讓美國政府借錢“上癮”,持續透支美元信譽。

  在國際貨幣體系向多極化發展的歷史進程中,美國的不斷“玩火”,必然讓他國另覓他法、止損避險。在我們主觀努力、積極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上,或可迎來客觀歷史機遇。 (作者 | 孫立鵬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