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文在寅稱韓國正面臨一場災難 韓媒甩鍋:全怪中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2日 05:29   參考消息

  原標題:銳參考 | 全怪中國?韓國人面對這次“災難”居然如此甩鍋……

  這幾天,韓國正在密集開會,只爲應對一個難題。

  1月31日,韓國環境部官員再次出席霧霾防治對策研討會,討論治霾措施。自從1月下旬以來,類似會議已不計其數。

  韓國正在面臨一場災難?!

  這並不是外界的無端猜測,而是韓國總統文在寅針對本國日益惡化的空氣狀況的最新表態。

  據韓聯社報道,在此前於1月22日於青瓦臺召開的國務會議上,韓國總統文在寅表示,日趨嚴重的霧霾天氣正給國民帶來巨大痛苦。

  “有必要將霧霾與嚴寒酷熱一同視爲災難,採取有力的應對措施。”他說。

▲韓國總統文在寅(新華社)▲韓國總統文在寅(新華社)

  而說起對“霧霾”的應對措施,有些韓國人卻把矛頭指向了中國,認爲中國需要對在韓國境內肆虐的霧霾負責。

  這個鍋,中國當然不能背!

  小銳這麼說,可是有充分理由的。

  中韓環境官員連開三天會,話題離不開霧霾

  新年伊始,“霧霾”就成爲備受韓國政府關注的“絕對熱點”,尤以1月22日爲甚。

  當文在寅在青瓦臺談及“霧霾災難”時,據韓媒報道,第3次中韓環境合作政策對話會也於同日在首爾樂天酒店舉行,會談同樣涉及“霧霾”問題。

  按韓聯社的說法,當天中韓兩國的與會代表不僅就霧霾等環境問題“深入交換意見”,而且還“微妙較勁”。

  報道稱,中方代表在會議開場白中表示,當天首爾的可吸收顆粒物濃度較低,空氣質量有所改善。

  韓媒稱,“這番話被外界解讀爲:韓國在霧霾問題上無需怪罪中方”。

  而韓方代表則迴應稱,韓國政府不能滿足目前的空氣質量,正致力於制定更加嚴格的可吸收顆粒物預警標準。

  言語之中,似乎認爲中方所做工作還不夠。

▲1月22日下午,在首爾樂天酒店,中韓環境官員出席會議。(韓聯社)▲1月22日下午,在首爾樂天酒店,中韓環境官員出席會議。(韓聯社)

  這樣“微妙”的討論,在此後又持續了兩天——第23次中韓環境合作聯委員會於1月23日至24日舉行,討論的還是共同治理霧霾等大氣污染問題。

  據韓國KBS電視臺網站報道,中韓兩國在會議中商定,爲提高霧霾應對能力,將聯合構建早期預警系統,快速並準確地進行霧霾預報。

  霧霾全怪中國?這鍋中國不背

  “霧霾”在此時成爲熱點,不是沒有原因。

  據韓媒此前統計,韓國空氣的PM2.5濃度隨着季節變化而起伏,從晚秋起升高,冬春之交達到頂峯,夏季則銳減。

  而眼下,正是冬春之交。

  “上週細顆粒物濃度很高的日子史無前例地多,國民經受了很大痛苦,未能痛快地解決這一鬱悶的問題,我內心非常抱歉。”文在寅在國務會議上說道。

  文在寅親自出面道歉,無疑讓其下屬如坐鍼氈。

  韓國環境部長官趙明來1月22日對媒體表示,已要求環境部大氣局長用職務作擔保,全力整治霧霾。

▲韓國環境部長官趙明來(韓聯社)▲韓國環境部長官趙明來(韓聯社)

  而趙明來自己的日子也不好過,在當天公佈的政府工作評估結果中,他與其領導的韓國環境部雙雙獲“不及格”差評。

  壓力層層傳導之下,中國竟然成爲韓國一些人“甩鍋”的對象。

  韓聯社1月16日報道稱,韓國專家們普遍認爲,韓國的飄塵現象總與境外流入有不解之緣:“國內污染源頂多造成輕度污染,重度污染大多是境外空氣作祟。”

  這裏所謂的“境外”指哪裏?

  韓國“朝鮮日報網”遮遮掩掩地給出了結論:在從中國等外國帶來可吸入顆粒物的偏西風變強後,韓國有時就會發生嚴重的霧霾。

  而首爾市長樸元淳更毫不客氣地“點名”中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宣稱,韓國50%至60%的霧霾是受中國影響。

▲1月15日,韓國首爾霧霾天氣持續,城市灰濛濛一片。(視覺中國)▲1月15日,韓國首爾霧霾天氣持續,城市灰濛濛一片。(視覺中國)

  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更試圖大做文章,藉此向文在寅政府發出批評,例如韓國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的國會代表羅卿瑗就宣稱文在寅在競選總統時曾承諾與中方交涉霧霾問題,但至今未兌現。

  但事實上,針對韓國方面企圖甩鍋的種種行徑,中方曾作出明確闢謠——

  去年12月28日,中國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應詢表示,首爾市的污染物主要來源於本地排放。

  這一點也得到了外媒的認同,英國《泰晤士報》1月28日報道稱,有研究顯示,韓國內部因素對空氣的污染比外部因素大。

  用數據說話

  即便如此,在韓國一些媒體和政客的渲染下,一些韓國人已經形成了“霧霾問題責任在中國”的“刻板思維”。

  例如有外媒報道,去年11月首爾發生重污染天氣過程,韓國氣象廳發佈霧霾警報後,便有韓國民衆向青瓦臺請願,要求韓國政府通過外交渠道與中國溝通,解決霧霾問題。

  然而,情況真的如那些人所想嗎?

  “霧霾天就指責中國?這或許是個錯誤”,韓國《韓民族新聞》去年年初曾援引韓國國立環境科學研究院的研究結果報道稱,1月在首爾的那場霧霾,沒有一天是國外因素佔主流。

  “關於中國霧霾對韓國的影響,現在既沒有共同研究成果,也沒有確切權威資料,因此無法直接指責中方。”報道說。

 ▲資料圖片: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第十五屆中日韓三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所)長會議在韓國釜山舉行。(圖片源自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官網) ▲資料圖片: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第十五屆中日韓三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所)長會議在韓國釜山舉行。(圖片源自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官網)

  而在去年12月28日的那場發佈會上,劉友賓也曾拿出11月首爾霧霾期間中韓科學家團隊的研究論證爲依據指出:

  “中國專家團隊的分析顯示,該時段並未發生大規模、高強度的平流輸送。而據媒體報道,韓國專家團隊的研究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

  不僅如此,劉友賓更是公佈兩組對比信息直指問題本質:

  • 一是近年來,在中國空氣質量持續大幅改善的情況下,韓國首爾細顆粒物(PM2.5)濃度卻並無改善甚至有所上升;

  • 二是作爲細顆粒物重要前體物的NO2,首爾市2015-2017年的濃度均高於中國的北京、煙臺、大連等城市……

  合作治理霧霾,已成中韓兩國政府共識

  “如果一味埋怨傳輸影響而不正視自身矛盾,就抓不住主要矛盾,耽誤了治理大氣污染的最佳機遇。”

  1月21日,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就韓媒炒作“中國大氣污染影響韓國”問題如是評論道。

  與韓國一些人意氣用事地提出“首爾治霾無用論”的做法不同,劉炳江指出,“多國治理經驗表明,區域大氣污染治理過程中,大城市的本地排放治理尤爲重要。”

  在他看來,治理污染應該在立足治理本地污染的基礎上,加強區域合作,把握住自身減排的關鍵期。

▲生態環境部1月例行新聞發佈會現場▲生態環境部1月例行新聞發佈會現場

  關於合作治理這一點,中韓兩國有關方面可謂不謀而合。

  韓聯社報道稱,文在寅在國務會議上表示,深知國民對來自中國的大氣污染有所擔憂,但中國也在深受其苦。

  對此,他提出的解決之道是:兩國有必要加大合作力度,共同治霾。

  並且他還要求有關部門開展外交努力,共同構建韓中可吸入顆粒物預警體系。

  韓國《京鄉新聞》指出,韓國政府層面強調“合作”而非“抗議”,因爲一味責怪中國的情緒無助於大氣污染問題的解決,帶不來任何實際利益。

  令人欣慰的是,合作治理霧霾已經成爲中韓兩國政府的共識。

  “中國願積極繼續參與全球環境治理進程,分享相關經驗和研究成果,爲亞太地區和全球可持續發展貢獻我們的力量。”劉炳江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