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基因編輯與倫理道德引關注 比爾-蓋茨這樣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7日 00:53   參考消息

  原標題:參考讀書|基因編輯與倫理道德,比爾·蓋茨這樣看——

  參考消息網11月27日報道 11月26日,來自深圳的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科學家賀建奎聲稱,他早前爲兩名嬰兒改造了基因,使她們將來可能具有天然抵抗艾滋病的能力,這很快引起全網熱議和抨擊。據英國廣播公司26日報道,122名科學家聯合聲明譴責了此次基因編輯實驗,稱其“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直接進行人體實驗是瘋狂的”。之後中國南方科技大學更是發出聲明,指賀建奎已於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職,“對他的研究並不知情”。

  晚些時候,深圳衛計委已啓動調查“立案對該研究項目的倫理審查書真實性進行覈實”。

賀建奎聲稱爲兩名嬰兒改造了基因(新華社)賀建奎聲稱爲兩名嬰兒改造了基因(新華社)

  這一事件爭論的焦點之一就是基因科技發展和倫理道德問題。

  基因科技與倫理道德,並非現在才引起關注。在比爾·蓋茨個人網站“比爾·蓋茨筆記”的2016年年度書單中,曾出現了一本書《基因傳》。在閱讀《基因傳》之後,比爾·蓋茨曾親自找上穆克吉,並錄製視頻與穆克吉共話基因。作者印度裔美國醫生悉達多·穆克吉醫生在書中寫道:“在撰寫本書的過程中,有報道稱四支中國科研團隊正在嘗試將永久性突變導入至人類胚胎中。等到本書出版的時候,如果首例人類胚胎基因組靶向修飾的實驗已經完成,那麼我將絲毫不會感到訝異。世界上第一位‘後基因組’人類或許馬上就要誕生了。”

比爾·蓋茨與《基因傳》一書作者穆克吉對談(比爾·蓋茨筆記)比爾·蓋茨與《基因傳》一書作者穆克吉對談(比爾·蓋茨筆記)

  預言突然成真,基因科技發展和倫理道德問題引發軒然大波。我們回看一下此書的推薦者比爾·蓋茨於2016年11月14日發表的關於《基因傳》的長篇書評《基因技術的得與失:“史上最驚人的一張圖”》,舊聞重讀,問題依然存在,思考遠未過時。以下是文章摘編:

  2000年,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在白宮召見了幾位堪稱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完成了人類基因組圖譜的第一版草圖。克林頓說,“毫無疑問,這是人類有史以來邁出的最重要、最驚人的一步。”

  而我們現在有能力去編輯人類基因組了。科學家們已經啓動了使用這種全新的基因工具的早期臨牀試驗。這些工具爲人類疾病的診斷和治療帶來了極大的樂觀情緒。甚至在研究人員還沒有成功完成人類臨牀試驗之前,基因編輯就可以在植物和動物的改造中大顯身手——這爲我們改善貧困國家的飢餓和衛生狀況的工作帶來了希望。

  儘管我對這些進展感到十分振奮,但我們還是要謹慎推動這些技術。改寫電腦程序代碼是一回事,改寫我們種族的遺傳密碼則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

  和所有偉大的新技術一樣,基因編輯對於抱有善意(即減少人類所受的痛苦)和惡意(即造成這種痛苦)的人們來說都具有十足的吸引力。即使只考慮前面一種人,倫理問題也是十分棘手的。

  本書中我最喜歡的部分是最後一部分“後基因組時代:遺傳學的命運與未來”。這一部分在引起對困難倫理問題的關注上面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這些問題將變得日益嚴峻。

  十年內,臨牀醫生就可能運用基因編輯來幫助患有由單基因缺陷引發的疾病(如囊胞性纖維症)的人們,這是這種新技術一種毫無疑問合乎倫理的運用方式。但是如果將修復用於卵子和精子上,以挽救此後可能得此類疾病的人,是否也符合倫理呢?這種療法可能會十分有效,但這也可能意味着由這些精子或卵子中所誕生出來的孩子會將他們身上經過基因修飾的基因組傳遞給他們自己的孩子,這改變了人類的種系、也跨過了倫理的邊界。

  改變人類的種系並非只是設想中的可能性。中國的許多研究團隊正在人類胚胎上爲此爭分奪秒地工作。雖然這些研究人員使用的是無活性的胚胎,一個瑞典發育生物學家近期宣佈,他正在編輯健康、有活性的人類胚胎。他說他不會讓編輯過的胚胎髮育超過14天,但並沒有講出其他科學家可能在計劃什麼。穆克吉說:“截至本書出版之時……第一個‘後基因組’人類可能已經在出生的路上了。”

  在閱讀《基因傳》時,我想到了一長串倫理問題。比如,如果產前檢測告訴你,除非做出一點小小的編輯,不然你的孩子的IQ很有可能低於80,你會怎樣做?如果一傢俬立試管嬰兒診所爲其客戶的胚胎提供了一點點幫助,便能使孩子的IQ從高變得更高,會發生什麼事?這可能會加劇已經成爲大問題的不平等現象——尤其是在只有富人能夠接觸到這種技術的情況下。那麼能顯著降低自閉症類羣發生機率的一系列編輯又如何呢?這是否意味着以危險的方式降低人類的多樣性?——因爲這也許會徹底抹殺掉一位未來的阿蘭·圖靈(圖靈是才華橫溢的計算機先驅,他參與了“二戰”中破解德軍恩尼格碼密碼系統的工作)出現的可能性。

  技術是無道德屬性的,它既非善也非惡。技術的善惡完全取決於我們——不止是科學家、政府官員和財富足以創建基金會的人——對這些新技術的思考,以及這些技術應當如何被使用,又不應如何被使用。閱讀《基因傳》會讓你瞭解到你在這種辯論中能積極參與的重點。

  附:

  《基因傳》書摘

  在《基因傳》書中,穆克吉談論到很多基因編輯關涉的倫理問題,並對基因編輯的未來表示隱憂。他通過這本書,帶領我們探索了基因組科學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穆克吉希望這本書的受衆是一般大衆,因爲他清楚關於基因組的新技術恰巧位於一個轉折點上,它將在以意義深遠的方式影響我們所有人。

  以下三段摘選自《基因傳》:

  一、

  2014年,研究人員創建出一種攜帶單基因(控制大腦中神經元之間的通訊)突變的小鼠模型。人們發現,此類小鼠的記憶與認知功能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它們可以稱得上是齧齒類動物中的神童:不僅獲取記憶更快而且保留記憶更久,同時學習新任務的速度接近於正常小鼠的兩倍。

  但是上述實驗也充斥着複雜的倫理道德問題。這種技術能用於靈長類動物嗎?可以用於人類嗎?誰來管理轉基因動物的創建?哪些基因會被導入或者說允許被導入?存在哪些限制條件?

  二、

  目前距離完成人類基因組永久性定向修飾就差最後一步。我們需要把在人類胚胎幹細胞中創建的基因改變整合到人類胚胎中。然而無論是從技術層面還是倫理角度來看,將人類胚胎幹細胞直接轉化爲正常人類胚胎都不可思議。

  爲此,研究人員設計出一種潛在的替代方案,他們先等胚胎解剖結構基本形成後(例如受孕數天或數週後)再對其進行整體遺傳修飾。但是這種辦法也面臨尷尬:人體胚胎一旦形成各種胚層,那麼就很難再對其進行基因修飾。即便先拋開技術問題,進行此類實驗的倫理爭議也大大超過了其他方面的考慮:在人類活體胚胎中嘗試基因組修飾必然會引發生物學與遺傳學範疇以外的各種擔憂。而進行此類實驗無疑超出了大多數國家能夠接受的底線。

  三、

  時至今日,我們還在使用三項約定俗成的原則來指導基因診斷與干預領域的發展。第一項,大部分診斷試驗都被限制於對疾病有單獨決定因素的基因突變,例如某些高外顯率的突變導致發病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百(例如唐氏綜合徵、囊性纖維化與泰伊—薩克斯二氏病)。第二項,這些突變所引起的疾病通常會給患者正常生活帶來極度痛苦或無法相容的煎熬。第三項,只有在達成社會與醫學共識後才能進行合理干預(決定終止唐氏綜合徵胎兒妊娠或是通過手術來干預攜帶BRCA1基因突變的女性),而且所有干預措施都必須建立在完全自由選擇的基礎上。

  上述三項原則(它們就像組成三角形的三條邊)可以被視爲大部分文化不願違背的道德底線。例如,如果我們準備對某個攜帶有致病基因的胚胎進行流產,而它在未來只有12%的概率會致癌,那麼這種針對低外顯率突變做出的干預就違背了原則。同樣,如果在沒有徵得當事人同意的前提下,對於遺傳病患者進行強制治療也跨越了自由與非脅迫的界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