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副省級城市人代會陸續舉行 2019年經濟目標現分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9日 09:43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副省級城市人代會陸續舉行 2019年GDP目標如何定?

  本報記者 定軍 北京報道

  各個副省級城市人民代表大會正陸續舉行,各城市2019年的經濟目標出現分化。

  1月9日,廈門、南京舉行人代會,兩地公佈的2019年GDP目標分別是8%、7.5-8%,分別比上一年的8.5%、8%目標有所下調。近期,瀋陽、寧波也傳來了下調2019年經濟目標的消息。

  不過,也有城市經濟目標上調。近期武漢人代會公佈的政府工作報告確定,2019年武漢經濟目標爲8%,比上一年的7.8%有所上調。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到,受沿海經濟放緩的影響,杭州、廣州等副省級城市2019年經濟目標也會下調,西安、成都等中西部副省級城市因爲經濟整體穩定,2019年的經濟增速目標與2018年相比調整不大。

  湖北省“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秦尊文指出,武漢情況與沿海城市有所不同,沿海城市受外貿影響大,中西部城市對外貿依存度較低。中部城市要趕上東部城市,發展速度快一點是正常的。近幾年武漢率先轉變發展方式,一些傳統產業在消減,比如鋼鐵和石化產業進行了調整,新佈局了航空航天產業等戰略新興產業。

  “武漢最近幾年投資很快,在2019年會形成一定的規模,經濟仍會平穩增長。”秦尊文說。

  沿海城市下調經濟目標

  進入2019年1月份,各副省級城市人代會紛紛舉行,各地公佈2018年的經濟增速預期完成值,同時也公佈了2019年的經濟目標。

  1月9日,南京市第十六屆人大二次會議開幕。南京市2019年政府報告預計,2018年全年完成地區生產總值1.27萬億元左右,可比價增長8%;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470億元,同口徑增長11.1%,兩項指標增速均快於全省、高於全國。

  同時,規上工業增加值等指標增幅創近年來新高,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總量、增幅等指標在GDP萬億元城市中實現進位。

  儘管2018年實現了預期目標,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仍將2019年經濟增速目標定爲7.5-8%,採用了區間值,比上一年的目標8%有所下調。

  進行類似調整的副省級城市不少。1月9日廈門人代會舉行,其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今年經濟增速目標爲8%左右,比上一年的8.5%左右的目標有所下調。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到,瀋陽人代會提出2019年經濟目標爲6.5%,比2018年的7.5%目標下調1個百分點。寧波市委經濟工作會議也提出,2019年經濟目標下調至6.8%, 2018年這一目標是7.5%。

  陝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張寶通指出,中西部城市的外貿依存度低,經濟仍會保持平穩增長,所以很多城市經濟目標不下調,但是東部一些城市因爲外貿依存度大,2019年調低經濟目標比較正常。

  河海大學企業管理學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劉奇洪指出,東部地區經濟目標下調還有其他原因。現在東部城市投資增速也在放慢,中西部的武漢、西安、成都等在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投資速度快,有利於提高經濟增速。

  15個副省級城市中,有10個都是省會城市。劉奇洪認爲,沿海地區往往省會城市和經濟中心不一致,做大省會城市不是唯一選擇。此外,沿海城市2019年經濟放慢還有多重因素。

  中西部投資拉動經濟

  2019年,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的經濟目標可能會出現分化。

  中西部的副省級城市中,除了武漢,西安和成都2018年前三季度都完成了預定目標,實際增速分別爲8.1%、8.2%,高於2018年7.5%、8%左右的目標。分析人士認爲,2019年西安和成都的經濟目標可能不會下調。

  對於大多數沿海副省級城市來說,2018年完成GDP目標有難度。

  青島、杭州、廣州2018年前三季度經濟增速爲7.4%、7.3%、6.2%,均未達到2018年7.5%的全年目標。深圳2018年前三季度經濟增速爲8.1%,剛好完成2018年8%以上的經濟目標。按此看來,沿海副省級城市2019年經濟目標下調趨勢較爲明朗。

  張寶通指出,目前出臺一些政策要考慮實際情況,比如企業社保徵管改革,企業擔心稅負增加影響了發展,目前該政策已暫緩。

  東西部各個副省級城市發展路徑差別較大,一些中西部城市主要是靠投資拉動,東部城市很多靠創新驅動,但是創新驅動也面臨新的問題。比如在粵港澳大灣區,香港的個稅稅率是15%,內地城市最高稅率達到了45%,因此要引進香港科技創新人才到深圳和廣州發展存在制約因素。

  東部很多城市經濟放慢,不只是外貿有制約因素,汽車限購等對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增速也有影響,這制約了經濟發展。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有形市場商會祕書長王宏昌指出,日本東京車多但並不限購,中國也應該轉換思路,通過多種手段改善交通管理,比如加大基礎設施建設,東京地鐵發達,人們出行大多坐地鐵,而不是開車。

  王宏昌認爲,現在中國要促進經濟增長,同時要保持交通暢通以及治理大氣污染,如何處理抑制汽車消費等措施,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