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車市持續低迷 “汽車下鄉”政策或將重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9日 09:43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汽車消費“強心針”將至 農村市場或成突破口

  本報記者 彭蘇平 夏旭田 海口、北京報道

  汽車家電穩消費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需求出現走弱態勢,而2019年經濟工作重要內容之一便是穩定總需求。消費已經成爲我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在2018年,消費增長出現放緩,因此穩定消費需求成爲關鍵。爲了擴大國內消費需求,將制定出臺穩住汽車、家電等熱點產品消費的措施,完善住房租賃、家政服務、養老、托幼的配套政策等。汽車、家電作爲我國商品消費的重要產業,目前表現卻較爲低迷,將制定出臺鼓勵政策消息一出,資本市場反應強烈,A股兩大板塊大幅走高。目前業內普遍預計政策可能將從減稅、開拓農村市場、消費升級、財政補貼等方面發力。(張星)

  導讀

  在車市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業內早有“開拓農村市場”的建議。一方面,大城市上牌難、限排等門檻讓一線市場增長空間有限,另一方面,農村市場存在使用商用車作爲生產工具的需求,農民致富後也有望形成對乘用車的消費“接力”。

  汽車作爲國內消費的重要產業,成爲強大市場、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重要一環。

  近日,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今年將制定出臺穩住汽車、家電等熱點產品消費的措施。他認爲,儘管汽車年銷量已經接近3000萬輛的規模,但還是很有潛力。

  刺激汽車消費的重要背景是,作爲銷售額佔據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超過四分之一的產業,汽車在2018年遭遇市場“滑鐵盧”。在鼓勵汽車消費方面,寧吉喆透露了新思路:“支持居民合理消費、綠色消費、升級消費。汽車已經從城市進入鄉村,現在也在考慮制定這個相關政策鼓勵農民的消費。”

  此前政策層面的確有“汽車下鄉”之說。2009-2010年,國內曾針對農村市場,對購買微型汽車以及工具型汽車“以舊換新”給予財政補貼。該政策既是實現惠農強農目標的需要,也是拉動消費帶動生產的一項重要措施。根據寧吉喆此次的表述,“汽車下鄉”政策或將重啓。

  事實上,在車市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業內早有“開拓農村市場”的建議。一方面,大城市上牌難、限排等門檻讓一線市場增長空間有限,另一方面,農村市場存在使用商用車作爲生產工具的需求,農民致富後也有望形成對乘用車的消費“接力”。

  農村市場是否真的是車市“新藍海”?政策將在哪些方面促進“汽車下鄉”?這些問題尚存在爭議。1月9日,有汽車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對農村市場實行補貼,將進一步增加財政壓力;農村汽車市場體量或較小,真正對車市起到刺激作用尚需整體政策的合力。

  不過,鼓勵汽車消費新政將於今年出臺的消息傳出後,1月9日,汽車股集體走高。截至收盤,A股汽車板塊漲1.6%,長城汽車、金盃汽車、海馬汽車、衆泰汽車等9股漲停,港股中吉利汽車也大漲8.22%。

  車市進入下行通道

  2018年下半年以來,中國車市開始進入下行通道,且持續低迷。

  目前中國汽車協會尚未發佈年度的汽車銷售數據,不過乘聯會1月9日下午公佈的乘用車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狹義乘用車批發量累計2323.7萬輛,下降4%,反映終端市場的零售量更是累計下降5.8%至2235.1萬輛,兩個銷量指標均低於2015年。2018年廣義乘用車零售銷量2272萬輛,同比減少6%。

  從月度數據看,中國乘用車市場不容樂觀。2018年6-12月,乘聯會統計的狹義乘用車零售單月降幅分別爲3.1%、5.9%、7.4%、13.2%、13.2%、17.9%和19.2%,在整體銷量下滑的情況下,乘用車跌幅還在進一步擴大。

  企業層面的數據印證了這一趨勢。近期,部分上市車企公佈去年12月份的產銷數據,表現均令人遺憾。以吉利汽車爲例,其去年12月銷量9.33萬輛,同比減少39%,環比減少34%。儘管吉利全年銷量增長20%達到150萬輛,但並未完成158萬輛的年銷售目標,加上吉利對今年市場仍舊不樂觀,目標僅與2018年銷量持平,公司此前還一度遭到資本市場的看空。

  而汽車消費對整個宏觀經濟的拉動作用至關重要。此前國家統計局公佈2018年11月的統計數據,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當月同比增速較上月回落0.5個百分點,主要就是受汽車類商品降幅擴大和石油類商品增速高位回落等因素影響。

  “汽車消費是近30年來首次負增長,這是2018年最大的變化。去年汽車消費,特別是後半年,出現了負增長,而它的佔比在整個社消零裏面降幅比較大,帶動2018年整體消費下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前所長任興洲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是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提出要用政策提振汽車市場的主要原因。

  發力農村市場

  在促進汽車消費的政策方面,寧吉喆透露,正在考慮制定相關政策鼓勵農民消費。他指出,汽車已經從城市進入鄉村,而國內汽車市場仍很有潛力。

  業內認爲,汽車產業已經從增量市場轉變爲更加激烈的存量市場,相比較而言,農村市場潛力更大。“大城市限制排放、上牌難,這些都是阻止汽車消費的因素,也只有在農村、三四線城市纔有空間進一步提升汽車的銷量。”一位汽車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

  另一方面,他也認爲,這是一次顯而易見的對自主品牌車企的支持。“政策的制定關係到大盤子,以及領頭羊企業的表現。”他指出,農村市場若取得長足發展,自主品牌將顯著受益。

  值得注意的是,銷量下滑的同時,中國汽車也出現了結構性調整。在整體環境低迷的情況下,像吉利這樣的自主品牌正在經受更大的考驗。數據顯示,2018年12月份豪華車零售同比增長7.5%,主流合資品牌零售降低17%,而自主品牌零售則大降26%。

  事實上,開拓農村市場一直是業內建議提振汽車銷量的重要舉措。汽車流通協會會長沈進軍此前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讓中國廣大的農民兄弟們購買商用車作爲生產工具,實現致富,生活水平提高後又回到乘用車市場成爲持續購買力。”

  對農村市場的激勵已有先例。國務院2009年1月公佈的《汽車行業調整振興規劃》曾提出一項惠農政策,即2009年3月1日至12月31日,對購買1.3升及以下排量的微型客車,以及將三輪汽車或低速貨車報廢換購輕型載貨車的,給予一次性財政補貼。後來,該政策延長一年。

  但是,在業內人士看來,當時的“汽車下鄉”政策實施效果有限。儘管2009年全國汽車銷量實現46.15%的爆發式增長,並且一躍成爲全球第一汽車產銷大國,但更多的原因在於,對1.6L及以下排量乘用車施行按5%徵收車輛購置稅的優惠政策。對於農民而言,無論是輕型載貨車還是微型汽車,需求和購買力都相當有限。

  1月9日,蔚來資本管理合夥人張君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此前的“汽車下鄉”政策更多是刺激“以舊換新”市場,但今年的政策將會更有針對性,而不再是普惠型的,從方向上看,生產工具和新能源化會是政策指向所在。

  他認爲,具體措施或許會體現稅收優惠方面,可能出臺一些實際措施。“農村汽車市場不是牌照限制的問題,所以需要實際的稅收優惠纔會見效。”

  不過,他對升級農村生產工具,從而提振汽車市場並不樂觀。“因爲不是所有農民都會採用汽車作生產工具,商用車刺激再多,它的總盤子在這裏,而商用車替代農用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政策應該更多還是從刺激乘用車消費的角度出發。”

  配套政策是關鍵

  在多位業內人士和專家看來,整體提振汽車市場僅僅靠發力農村市場還遠遠不夠,應當制定更多配套政策整體上進行提升。

  張君毅就認爲,農村市場之外,應當鼓勵二手車回收,通過加速老舊車型的退出,增加新車需求。另外可以給中小企業增加針對性的信貸支持措施,由此間接刺激一部分汽車購買。

  任興洲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除了針對農村市場等特定區域發力之外,也可能針對小排量汽車等特定產品出臺相應政策。“促進汽車消費主要是着眼於惠民利民的角度。”任興洲指出,“進一步推進購置稅方面的優惠政策也是一個可選項。”

  需要指出的是,此前業內曾廣泛寄希望於降低或取消車輛購置稅,但2018年年底,車輛購置稅按10%稅率徵收已經明確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車輛購置稅法》。這項規定唯一的例外是新能源汽車,根據相關部委發佈的公告,在2018-2020年期間,對入選相關目錄的新能源汽車免徵車輛購置稅。

  新能源汽車是未來汽車產業的發展方向。2019年,“雙積分”政策正式開始考覈,該政策的頒佈及實施,意味着要求傳統車企在降低油耗的同時,也增加新能源汽車的產銷。中長期看,新能源汽車將成爲國內汽車市場的重要“引擎”。

  此次國家發改委表態促進汽車消費之後,又有不少業內人士開始期待“差異性”的購置稅優惠,不過爲防止透支消費,他們建議實施長期的優惠政策。中汽協副祕書長師建華就曾表示,車市歡迎長期有效的激勵政策,比如要給購置稅減半,就一直維持這個政策,但最好不要出短期的可能引起市場波動的刺激政策。

  張君毅則強調,補貼不是一項普惠政策,執行方式及執行力度非常重要,補貼完經常會面臨“騙補”的問題,所以在實施過程中需要更爲細緻。“補貼是一種滴灌性質的做法,滴灌就需要精準,不要補偏了,既然從農村着手、從三四線市場着手,就需要真正將實惠落實到這些地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