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俠客島:“不明覺厲”的厲家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9日 06:04   鳳凰網

厲家菜(圖源:網絡)厲家菜(圖源:網絡)

這幾天,“‘老字號’厲家菜翻車”上了熱搜,知名美食博主們吃了厲家菜,感覺不滿意。

厲家菜主打“宮廷風味”,不能單點,只能吃套餐,價格爲每位298元到2868元,額外收取10%服務費,妥妥的“高端消費”。

菜端上來,老饕們覺得性價比太低。不僅給這家米其林一星餐廳打了大衆點評一星,還發文稱“非常糟糕的體驗”,“如果這也能評‘米其林一星’,學校食堂都是‘二星’起步了”。

花了大價錢,吃得不滿意,顧客自然有理由吐槽。不過,吐槽厲家菜是有門檻的,起碼得先吃着。

厲家菜來歷不凡。島叔查資料發現,厲家菜的目標客戶異常高端,一大批政要和明星,都曾是其座上賓。

在饕客圈,流傳着厲家菜的諸多傳說:“宮廷祕方”、“不能點菜”、“每天僅供一桌”、“提前半年預訂,還要碰運氣”……

這讓很多人想到趙麗蓉小品《打工奇遇》中的經典臺詞:“宮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這酒怎麼樣?聽我給你吹。”小品諷刺的是一些餐飲企業不好好琢磨飯菜品質,反倒熱衷於包裝、貼金,打造所謂文化味兒,用投機取巧的方式提升飯菜“附加值”。

厲家菜屬不屬於這類?不好說。勤儉持家的島叔總不能爲了寫篇稿子去體驗一把。況且,就算體驗了又能怎樣?面對質疑,“厲家菜”的工作人員如此回應:“他們(注:美食博主們)說不值,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道理是這個道理。問題是,做好了嗎?

美食博主吐槽厲家菜(圖源:微博)美食博主吐槽厲家菜(圖源:微博)

不得不說,厲家菜國際範兒十足,不信您上“蘭庭厲家菜”官網看一下,“極簡風”首頁介紹裏,先是一長串英文,然後才是中文。

“厲家菜主人厲善麟,北京首都經貿大學數學教授;夫人王曉舟,兒科主任醫師,祖籍北京,滿族,正白旗;祖父厲子嘉,清朝同治、光緒年間內務府大臣,總管大內衣、食、住、行,宮廷大宴總掌提調。

厲教授受家庭影響自幼酷愛烹調技藝,對宮廷飲食研究有素,王府珍饈情有獨鍾,常與夫人雙雙下廚,親自操作,並將所得真締傳於唯一兒子厲曉麟。曉麟雖非專業廚師,但掌握烹調絕技。

1984年10月,在國慶宴會邀請賽中,厲家人榮獲冠軍稱號,由此厲教授決定於1985年在北京開辦了專營宮廷風味和北京風味的厲家菜。”

文中有些不通順及文辭錯誤之處,島叔予以保留,以顯全貌。這段介紹可以澄清一些不實之詞,比如外界稱厲家菜爲“老字號”,這就不對了,人家1985年才開張。

從官網介紹可知,厲家菜一開始走的就是“宮廷餐飲”路線——有憑據,有故事,有淵源

餐廳走高端路線無可指摘,一個成熟發展的市場,必定會滿足不同層次需求,有賣幾塊錢燒餅卷大蔥的,也有賣幾千上萬龍肝鳳髓的。只要商家願意,甭管定價高低,都是自主選擇。買賣好與不好,聽憑市場之手調遣。

可是,“厲家菜風波”引人關注的不是價格高(“3000元一桌”),而是食客覺得菜品配不上價錢,吃了覺得虧。

值得注意的是,厲家菜不只被微博大V吐槽,還“斬獲”某知名點評APP一衆差評:“有空麻煩多練練內功”、“一頓飯下來沒一道菜值得回味,感覺交了智商稅”、“大廚應該是休息了”、“甜品挺一般的,一口棄”。

按理說,米其林餐廳不該收穫如此多差評。島叔認同“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樸素的烹飪方式”,但樸素的烹飪方式不等於隨隨便便做。《食神》裏那碗“黯然銷魂飯”,不也是因爲用心才得以銷魂嗎?

所以,用心了,西紅柿炒雞蛋也能出上品;不用心,燕翅鮑參都白瞎。

“黯然銷魂飯”(圖源:電影《食神》)“黯然銷魂飯”(圖源:電影《食神》)

菜品用不用心,食客最有評判權。

大概5年前,美食家蔡瀾吃過厲家菜,留下好評:

“印象最深的還是那些小菜,用精美的小碗加上一支小調羹,叫做‘翡翠豆腐’,全綠色,上面一點紅的辣椒油,選用當季的新鮮毛豆,蒸熟,除外皮,磨成泥。爲什麼味道那麼鮮美?原來有‘隱味’,那是用剛剝殼的帶子手切得極碎,滲在豆茸中炒熟之故。

“在翡翠豆腐旁邊另有一隻小碗,裝着蛤殼,殼中藏的是吐沙後的蛤蜊和剁碎後的豬肉,三分肥七分瘦,塞進殼裏蒸出來,叫‘清蛤丸子’。”

讓蔡瀾讚不絕口的菜餚,看似簡單,實則內涵萬千。蔡瀾寫道:“伊凡(厲曉麟的英文名字——島叔注)親自下廚,做了十幾種。”“先把鮑魚發3天,微火煮8小時”……

美食家細膩的文字,滿是享受美食的安逸和下廚者的誠意,至今讀來仍令人垂涎。但5年過去,厲家菜的表現卻似乎一落千丈。

怎麼辦?在小品《打工奇遇》的結尾,趙麗蓉給熱衷於編故事裝格調的飯店老闆支了個招,就四個字:貨真價實

閱畢不妨重溫一段小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