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關押269天后釋放,“有罪供述”會否影響國家賠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8日 05:00   鳳凰網

即便不存在刑訊逼供,但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只是證據之一,因錯誤口供出現錯案,進而把責任怪在犯罪嫌疑人頭上,有失公平,也有悖刑事訴訟原則。

▲電視劇《沉默的真相》劇照。

文 | 金澤剛

近日,河南南陽市桐柏縣發生的一起涉黑“案中案”,由於當事人的集體申訴引發關注。

“有罪供述”與“不在場證明”

這起打砸理髮店案,是2018年當地公安局立案偵辦張宋道涉黑案時,順帶破獲的積案。據公訴書顯示,張宋道曾在2015年指使陳德保、張峯、李乾龍、齊中平、朱明貴等五人蒙面並持刀、棍棒等工具,將理髮店玻璃櫥窗、展示櫃、茶几等物品砸毀。

蹊蹺的是,張宋道始終不承認與打砸案有關,但“打砸者”中除張峯外,其他4人卻都“認罪了”。其中,被告人齊中平因有不在現場的證據被撤銷起訴,其餘四人則分別被判處一年多不等的有期徒刑。

被羈押了269天后釋放的齊中平向桐柏縣檢察院提交了國家賠償申請書,請求賠償人身自由賠償金8.4萬餘元,誤工費5.3萬餘元,精神撫慰金5萬餘元。

做了有罪供述同時又能證明案發當天身在千里之外——這樣的情節和最近熱播的懸疑劇《沉默的真相》倒有些類似。

但與電視劇裏“主動認罪”不同,齊中平在國家賠償申請書上稱,辦案人員見申請人不承認犯罪便進行刑訊逼供,對申請人進行體罰和變相連續訊問,超出正常人的生理和心理承受極限。

其他四名被告人也表示,當初因爲遭受刑訊逼供或者疲勞審訊而認罪,故要求申訴。

但桐柏縣人民檢察院認爲,齊中平在原批捕階段做了有罪供述,干擾了檢察機關辦案,對批准逮捕決定負有很大的責任,檢察機關決定不同意進行國家賠償。

9月27日,針對“嫌疑人做有罪供述是否因民警刑訊逼供、疲勞審訊所致”一事,桐柏縣紀委監委派駐縣公安局紀檢監察組工作人員回應媒體稱,此前已要求縣公安局刑警隊自查,暫未收到反饋。

“有罪供述”是否爲了干擾辦案?

這起案件,一個基本的事實是——齊中平無罪卻被羈押269天。針對這一結果,根據國家賠償法第十七條的規定,即“行使偵查、檢察、審判職權的機關以及看守所、監獄管理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職權時有下列侵犯人身權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對公民採取逮捕措施後,決定撤銷案件、不起訴或者判決宣告無罪終止追究刑事責任的;……”齊中平的遭遇似乎符合國家賠償條件。

但國家賠償法的確也規定了例外情形,即第十九條規定,屬於下列情形之一的,國家不承擔賠償責任,其中之一就是“因公民自己故意作虛僞供述,或者僞造其他有罪證據被羈押或者被判處刑罰的”,檢察機關正是依據這一點,認爲齊中平在原批捕階段做了有罪供述,干擾辦案。不過,以這樣的理由拒絕賠償至少有幾個問題值得考量——

首先,就刑事案件而言,國家賠償法的主要目的,是要求國家包括司法工作人員因爲司法過錯而承擔責任,也就是對被害者的賠償責任。刑事追責的主體是司法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而不是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口供只是證據之一,判定是否採取強制措施和能否證明有罪的權力完全在於司法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把責任怪在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頭上顯然有失公平,也有悖刑事訴訟原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