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什麼阻礙了1731萬盲人出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2日 05:34   鳳凰網

近日,深圳視障博主盲探小龍蛋發佈視頻,講訴他在出行面臨的諸多不便,例如盲道走不通,電梯沒有語音提示等等,希望以後在城市規劃和基礎建設上可以多考慮到視障人羣。

盲探小龍蛋的相關視頻截圖然而,這一系列的視頻卻遭到了部分網友的冷嘲熱諷:“殘疾人,就別出門給社會添亂”,“沒必要爲了個別人去改變所有”等等。盲探小龍蛋的相關視頻截圖然而,這一系列的視頻卻遭到了部分網友的冷嘲熱諷:“殘疾人,就別出門給社會添亂”,“沒必要爲了個別人去改變所有”等等。

甚至還有網友懷疑博主,認爲他眼睛能睜開,還可以自己拍視頻、刷微博,是一個假的盲人。

黑、灰、模糊、看不全,這些都可能是盲人的視覺感受

其實大部分的盲人是有一定的視力的,並不是所有的盲人都是沒有光感。

由於病理差異,盲人的視覺感受並不相同。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的朱劍鋒教授指出,視覺模糊、周邊視野缺損是盲人主要的視覺感受,正常人所理解的“全黑”類似沒有一點光的暗室,並不是所有盲人都能有這樣的感受。

據央視網的報道,2016年中國共有1731萬人有視力殘疾。按照國家的評定標準,只有雙眼最佳矯正視力低於0.05,或視野半徑小於10度,才能稱之爲盲。其中只有部分一級盲是沒有一點光感的。

像盲探小龍蛋這種屬於一級盲的視力殘疾人士,其實並不算多。以北京的持證視力殘疾人數據爲例,一級盲只佔到了23.87%。

雖然知道會不方便,但還是想要出門

由於盲人會看不清或者看不全,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他們的出行體驗。《視障的二重性——身體社會學視角的研究》一文提出,盲人出行中會對物體、方向、位置感知比較差。行走具有試探性,總是沒有辦法走直線。

那他們真的會因爲這樣,就選擇待在家裏不出門嗎?

愛盲網是盲人羣體比較喜歡瀏覽的論壇。我們爬取了愛盲網其中最爲活躍的寬心聊吧板塊,並抽樣詳細分析了1966條帖子的內容裏面跟盲人出行相關的話題,試圖瞭解他們的真實想法。

在這1966條帖子中,相關話題雖然不足百條,但也足以呈現他們的所思所想。

他們可能會因爲無障礙建設的不完善,徒添了不少出行困擾。有時候這種困擾又是來自身邊人的不耐煩和不理解。他們會對外界非常敏感,擔心自己會麻煩到別人。

即便如此,不少帖子表示盲人其實非常渴望與外界聯繫的。他們想要看演出、逛西湖甚至是跑馬拉松。甚至還有網友提到:“自己哪怕去逛街,逛公園,甚至去逛按摩店附近有點臭味的珠江邊也覺得很開心。”

與此同時,他們還會格外關心他們的出行搭檔,希望能提升他們的出行體驗。

你是我的眼,讓我“看見”這世界就在我眼前

在諸多愛盲網的帖子中,有一個帖子提到“在出行的時候戴一個裝有攝像頭的眼鏡遇到緊急時候求助家人,怎麼樣?”

其實,這種的“借我一雙眼”方式,早就被應用到了盲人的生活場景當中了。手機和網絡,讓志願者可以更方便地幫到盲人,成爲他們的“眼睛”。

國外的Be My Eyes、VizWiz,還有國內的小艾幫幫,都是比較常見的手機APP。盲人可以通過APP拍照、錄製提問語音的方式求助志願者,而志願者會幫助盲人解答語音中的問題。

VizWiz是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副教授Jeff Bigham和他的團隊在2010年推出了一款盲人求助手機APP。他們的官網上公佈了2萬份提問數據和圖片。在這些求助中,盲人最多的提問就是想知道他們面前的是什麼東西,這些物品沒法靠觸覺或嗅覺來做出基本判斷,這類提問佔到總數的24.9%

盲人還比較常好奇物體的顏色。這類被提問的物品以衣物爲主,包括襯衫、褲子等。雖然盲人很難感受色彩,對顏色的認識也大多來自想象,但他們也在意穿着搭配,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不過,這種方法並不總是奏效。從結果看,每三個盲人的提問,就有一個志願者回答不了

這主要是照片質量差的緣故。盲人在拍照時,很難把握手機和物體間的距離,有時就會產生虛焦的情況。另外,盲人雖然拍攝到了物體,但沒有拍全,或者是沒有拍到有效信息。碰到這些情況,志願者們也愛莫能助。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盲人與普通人彷彿處在兩個平行世界當中。我們在馬路、商場、學校都很少見到他們,更遑論去了解他們,走進他們的內心。

互聯網其實給我們一個機會去了解盲人。他們可以跟我們一樣,用微信聊天、在微博發動態,拍抖音小視頻。儘管這一切不輕鬆,但盲人其實都能做到。

網絡及互聯網也讓盲人更有可能去實現自己的目標。蔡勇斌在接受採訪時說:“互聯網對於視障者來說,是一個顛覆性的改變,因爲互聯網讓很多不可能的是變成可能,是互聯網給了我們一個平等的機會。”

如果想要更加深入瞭解盲人的世界,可以點擊下面的鏈接觀看。

http://projects.thepaper.cn/thepaper-cases/839studio/blind/index.html

特別鳴謝: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 朱劍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