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腳一擡就能跨越國境,瑞麗邊境如何開展疫情防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02:46   鳳凰網

與緬甸山水相連、田疇交錯、村寨相依,使雲南省瑞麗市長達169.8公里的邊境線上,涌現出“一院兩國、一井兩國、一街兩國、一橋兩國”的獨特景觀,也從另一個側面揭示出瑞麗面臨的邊境疫情管控壓力。

畹町一公里界碑處的防護長廊。符皓 攝畹町一公里界碑處的防護長廊。符皓 攝

9月12日,兩位偷渡入境的外籍人員在雲南瑞麗確診新冠肺炎,使瑞麗再次陷入疫情防控的緊張狀態,邊境管控力度也進一步升級。9月14日晚,瑞麗市召開發佈會通報:在原有48個抵邊封控執勤點的基礎上,增加設立188個羣防羣治點,強化邊境巡邏。

輸入疫情發生後,瑞麗邊境上的防控措施是否到位?防控升級後的邊境管控成效如何?在瑞麗邊境防控一線,看到了這些……

畹町一公里界碑處防護長廊上設置的聲光雷達報警系統。符皓 攝畹町一公里界碑處防護長廊上設置的聲光雷達報警系統。符皓 攝

技防凸顯管控效能

在瑞麗畹町口岸一公里界碑處,可以看到,以畹町河爲界,中方一側建起了高高的防護隔離欄,並設置了鐵絲網、攝像頭。

走近防護隔離欄,防護欄上方安裝的聲光雷達報警系統立馬傳來語音警示:“警戒區域,儘快離開……”

瑞麗市公安局治安大隊大隊長寸代鵬介紹,界河防護長廊於2019年上半年建設完工,全長近4公里,投入逾600萬元。建成後,有效阻斷了該段邊境線的非法出入境現象。

界河長廊的防護設施,技防到位,管控措施明顯。不過,在畹町,目前並不是全部的邊境線都有條件建起這樣的隔離設施。據介紹,類似一公里界碑處的邊境防護隔離設施,在畹町目前只建設了10公里左右。

“有的地段以河爲界,有的以田埂爲界,有的地段直接爲‘一村兩國’。”寸代鵬坦言,瑞麗169.8公里的邊境線,江河段有105.1公里,陸路有64.7公里,沒有天然屏障,大小便道超過70條,田埂小道不計其數。“不能物防、技防到位的,就加派人手嚴防死守。”他說。

畹町邊境線上的一處疫情防控點。符皓 攝畹町邊境線上的一處疫情防控點。符皓 攝

巡邏道上增設執勤點

沿着畹町的邊防巡邏道一路行進,只見沿途間每隔20-50米,就有一座帳篷,每座帳篷裏均有人值守,沿途還隨時可見有警察拉着警犬在巡邏。

據瞭解,今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畹町在轄區28.646公里長的邊境線上設置了20個封控點,由當地派出所民警、民兵、村委會幹部、護邊員等組成的值班人員輪班24小時值守。

9月12日,先前偷渡進來的兩名緬甸籍人員確診後,防控措施進一步升級。

瑞麗市委常委、畹町經濟開發區工委書記尹忠德介紹,畹町在原有20個封控點基礎上,又緊急增加了36個前哨點,抽調了120名黨員幹部組成黨員突擊隊分赴各個前哨點值守。

“我們將轄區內的邊境線分成10段,分段掛包,明確了掛包領導、責任單位、責任人、掛包範圍以及巡邏人員。”尹忠德指着設置在巡邏道上的一處公示牌介紹道。

在畹町邊境巡邏道上巡邏的警員。符皓 攝在畹町邊境巡邏道上巡邏的警員。符皓 攝

嚴防死守,效果立竿見影。

“你們趕緊退回去,如果不聽勸阻非法越境,我們就要報警了!”9月16日早晨,在邊防巡邏道第14號前哨點值守的畹町經開區機關幹部陳宏和同事發現,邊界河對岸有2男1女站在岸邊觀望,試圖蹚水過來,陳宏和同事及時喝止了他們。

“萬一對方不聽勸阻,有突發情況咋辦?”

“不怕,每個執勤點都在相互視線範圍,平時有情況可以及時聯動。另外,邊防派出所警力也一直在巡邏,每過幾分鐘就能見到他們的身影。”陳宏說。

尹忠德介紹,9月12日疫情防控升級以來,至9月16日上午,畹町轄區已經抓獲54名非法入境人員。其中,有21名爲之前非法出境的中國人,有33名爲試圖偷渡入境的緬甸籍人員。

賀哈小組正在施工中的防護網。符皓 攝賀哈小組正在施工中的防護網。符皓 攝

邊境村寨封堵嚴密

在瑞麗市勐卯鎮團結村賀哈小組,該小組與緬甸村寨相依,雙方田地更是犬牙交錯。

站在賀哈小組段的邊境線內看過去,只見對面緬甸村莊離得最近的房屋,距離只有七八米。在房屋背後,因雙方土地緊挨在一起,國界分界線就是一條小水溝,腳一擡就能跨越國境。如果沒有當地人介紹,外人根本分不清國界線在哪裏。

在這之前,賀哈小組管邊控邊主要靠人力巡防。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連接兩邊村寨的道路被及時封堵,並設置了隔離墩和隔離網,至今一直沒有挪開。

在現場瞭解到,9月12日後,賀哈小組靠近邊境的村道外沿,開始緊急施工建設防護網,目前掛置鐵絲網的鐵桿已經立起了大部分,正在加緊設置防護鐵絲網。

當然,防護網並不能保證完全按照界線走向設置。賀哈小組部分田地將被攔在防護網之外。“有田地在防護網之外的地段,將考慮通過設置可開合的小門等形式,方便村民耕作。”寸代鵬說。

在賀哈小組這樣與國外村寨連結緊密的村寨,建防護網外還遠遠不夠,如何加強防護?

賀哈已建成的防護網,透過網格縫隙,對面可見的建築爲緬甸一方的村莊房屋。符皓 攝賀哈已建成的防護網,透過網格縫隙,對面可見的建築爲緬甸一方的村莊房屋。符皓 攝

對此,在瑞麗14日至16日舉行的系列新聞發佈會上,透露出了一些可圈可點的邊境村寨管控措施:加強與緬方開展會晤會談,積極向緬方援助防疫物資及給予經費支持,幫助境外鄰邊村寨建強疫情防控卡點;嚴格管控邊境村寨進出,在村寨建立“零報告”制度,明確“三條硬措施”(村口要有人守,家中來人要報告,外來人員要隔離);整合村幹部、社區管理員、民兵、護邊員、界務員、綜治員、護林員等各種力量,積極調動黨員幹部、志願者、羣衆等各方力量,確保出入境便道、小路、渡口等全部封控到位;鼓勵邊境村寨羣衆積極舉報偷渡等違法犯罪活動,查證後按照相關管理辦法兌現獎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