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杭州37歲男子不敢要孩子,他被這個祕密困擾了20多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31日 06:34   鳳凰網

“別人不理解我的痛苦!”杭州37歲男子不敢要孩子,他被這個祕密困擾了20多年

站着能睡着、和同事講話能睡着、走路能睡着;睏意說來就來,來了就要立刻睡,不分時間和場合……這是種什麼感覺?

“痛苦,別人理解不了的痛苦。”37歲的劉斌(化名)已經這樣生活了20多年:讀書時成績因此一落千丈、畢業後爲此換了十多份工作、結婚後不敢要孩子……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劉斌患上了一種病:發作性睡眠。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睡眠中心副主任張力三形象地解釋這種疾病:睡眠失禁。像劉斌這樣的患者,他一年能接診近百例。

“他們的生活被打亂,人生都可能被改寫。”

同事說:

你怎麼站着都能睡着

劉斌去年找到張力三時,才知道“發作性睡眠”這種疾病,在此之前,他跑遍了省內外大大小小的醫院,不是說他神經衰弱,就是說他是癲癇。

“我覺得我的症狀完全不符合這兩種病,對症治療的藥自然也沒效果。”

劉斌是讀初中的時候出現異常的:上課時總是會突然全身乏力,完全坐不起來,直接趴在桌子上。“意識是清醒的,想起起不來,還急哭過。”

這樣的情況一般持續幾秒就過去了。這個過程,如果身邊的同桌或者老師推他一把,他能很快恢復。

再慢慢地,他開始犯困,隨時隨地想睡覺,因爲身上乏力,拿東西、走路時都出現過突然單膝下跪。

劉斌的成績很優秀,因爲這種情況,成績大幅度下滑。“看書看不下去,看上幾頁,就要睡覺。”

父母開始帶他四處求醫。

“什麼檢查都做了,什麼專家也都看了,有人說我是神經衰弱,有人說我是癲癇。該吃的藥也都吃了,但是都沒什麼用。”

病一直在看,但劉斌的情況卻一直在加重。

讀書時,如果犯困,還可以不管不顧地睡一下,但工作後,情況就變了。

“有時候,站在那裏和同事說話,或者領導在開會,我的眼睛就閉上了。” 劉斌說,睏意上來時,他的大腦通常是空白的,感覺那幾秒的自己處於失憶狀態,他不知道自己睡過去了,直到被身邊的人叫醒,“同事說,你怎麼站着都能睡,眼睛都閉上了。我又不想解釋,主要是不想被人知道有病,只能說前一天沒休息好。”

有很多次,下班回家的路上,他也突然睡過去。“就是走着,走着,眼睛閉上了。”

有一天晚上,下班比較遲,天黑的時候,劉斌走在路上,閉着眼睛,突然站着不動了。“好幾個開電瓶車的人都在我旁邊停住,以爲我怎麼了。真的太尷尬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不敢戀愛

結婚後又不敢要孩子

劉斌曾試着對抗這種感覺:讀書的時候,他在課堂上拿針扎自己;工作後,睏意來時,他試着掐自己。

“對抗的代價很大,如果該睡的時候不睡,會頭疼,全身發脹,精神恍惚,一天都昏昏沉沉,沒有精神。”

發展到最後,每天中午,劉斌都必須睡一覺,如果不能午睡,他後半天的工作根本無法繼續下去。

“因爲這個,我換了有10份工作吧。想找一份能每天午睡的工作太不容易了。”除此之外,劉斌還不能一直坐着不動,最好能時不時起來走一走,“這樣的話,想睡的感覺就沒那麼頻繁。”

這麼多年來,他很少出去旅遊,因爲每次出門前,他要考慮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能不能午睡。

劉斌很少對身邊的人說起自己的病情,他不想被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

“其實,我知道,以前很多同事都說我這個人很懶,動不動就要睡覺。”劉斌內心的自卑日積月累,“肯定很難受,最恐怖的是,這種感覺說來就來,你不知道它在哪個點突然出現,每時每刻都提心吊膽。說實話,早幾年,我連女朋友都不感談,想想和女孩子約會,出現那種情況,就很尷尬。”

劉斌不僅白天犯困,晚上的睡眠也很差,“基本睡一兩個小時就會醒,這20多年來,我都沒有一覺睡到天亮。”

五六年前,劉斌結婚了,但結婚後的他一直不敢要孩子,“我怕遺傳。我自己知道這種病的痛苦,如果不能治好,何必再讓另一個生命經歷這種痛苦。”

曾有高中生爲保持清醒

上課帶刀刺自己

“發作性睡眠的病因目前還不明,它不能治癒,但可以被控制。” 張力三接診了很多劉斌這樣的患者。

曾有一位高中男生來他這裏就診。男孩的情況和劉斌相似。

“經常動不動在課堂上睡覺,老師不清楚情況,總是批評他不遵守紀律,不尊重老師。這個男孩又很想讀書,他就隨身帶了個刀片,睏意來了,劃自己一刀。他媽媽發來的照片裏,孩子的胳膊上都是刀痕。”張力三說。

高中男孩爲了保持清醒,用刀刺傷自己

張力三解釋,國外對發作性睡眠的研究比較系統,對這種疾病也比較重視,“我稱它爲睡眠失禁,就如小便失禁,有尿意的時候,排掉就可。患者睡意來了,讓他小睡一會兒,就解決問題。一般睡上幾分鐘,可能一天的精神都能保證。”

但現實是,無論是學校還是工作單位中,都不可能有這種包容度。

劉斌找到張力三就診後,張力三給他試用了一種改善睡眠的藥物。

“服用後,我晚上的深度睡眠能達到三四個小時,比以前好太多,這樣白天犯困的次數也燒了很多。”劉斌會時不時地詢問張力三,關於這種疾病的治療有沒有最新進展,“真的很期待能找到治療的辦法吧。這樣,我也許還能有自己的孩子。”

60多歲的浙江老闆

睡覺只敢打地鋪

作爲一名神經內科醫生,張力三說,這幾年,因爲睡眠問題找到他的病人越來越多。

他的睡眠門診,經常會接待各種各樣像張斌這樣特殊的患者。

張力三的電腦裏有幾段視頻,都是那些睡眠障礙的患者,各種奇特的症狀:有人睡夢中突然手舞足蹈地抖動;有人唸唸有詞;有人睡着後,突然起身跑動。

共同點是,這些患者醒來後,都不記得自己剛才的舉止。

8月29日,邵逸夫醫院組織的第二屆錢塘醫學睡眠論壇在杭州召開。

“睡眠醫學是一門新興學科,睡眠障礙和睡眠治療應該被越來越多人認識、瞭解。”張力三說。

張力三的病房裏剛剛收治了一位60多歲的男性患者,對方姓劉,是一位企業老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我4年前,睡眠突然出現問題的。晚上做夢,夢見自己快撞上一輛車,夢裏躲閃,結果真的從牀上掉下去,腿也摔傷了。”

劉先生的腿上斑斑點點的傷痕,都是做夢時,從牀上摔下造成的,有時候,他在睡夢中,手舞足蹈,還誤傷過老伴。最近幾年,他不敢睡在牀上,睡覺都是打地鋪。

“現在出現容易犯困的情況,動不動就想睡覺,看書看一頁就打瞌睡。手機上再好看的視頻,我看十幾秒就要睡過去。”

因爲這種情況,劉先生的工廠也沒辦法經營下去,只能停辦。

他住進病房後,張力三給他進行睡眠監測,希望能查出病因。

“睡眠障礙有很多種,最常見的是失眠,除此之外,還有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徵、異態睡眠、睡眠節律異常、睡眠相關的運動障礙等。每一種都會給患者帶來極大的痛苦。” 張力三解釋,這些病因有些是源於大腦神經功能失調,有些是因爲大腦神經退化,“一般可以通過科學的睡眠監測手段,查明原因,然後再對症治療。”

張力三舉例,有些患者睡着後會磨牙,牙齒磨到變形;有些患者入睡前會不停抖腿,出現不安腿綜合徵,“這些在以前都不被重視,或者認爲是其他疾病,其實都是睡眠障礙引發的。所以我們希望有更多人能認識到睡眠障礙,並給予足夠的重視。”

來源:錢江晚報·新聞 記者 吳朝香 通訊員 王家鈴 周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