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作秀?爲了分錢?張玉環前妻宋小女的七日風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15日 13:06   鳳凰網

颱風“米克拉”登陸這天,宋小女帶着傷痕回到了漳州東山島的家。過去7天裏,從見到前夫張玉環的狂喜、到不斷接受採訪的疲倦,再到網絡惡評的攻擊,宋小女的生活又像經歷了一場風暴。

8月4日,在被羈押9778天之後,江西省高院判定張玉環無罪。張玉環無罪歸來當天,幾十家媒體記者守候在張家坍塌的磚房前。“他應該抱我,我也應該抱他,非要他抱着我轉。”一段動情的採訪視頻立刻把張玉環的前妻宋小女送上了熱門話題。

萬衆目光突然落在這位眼睛大而亮的50歲女人身上,她的情感表露,幫助前夫伸冤的細節、穿衣打扮……都被逐一審視。

有人提問,如何處理張玉環和現任丈夫於勝軍(化名)的關係,宋小女幾乎脫口而出,“兩個男人都是我最愛的。”隨即又連忙補充:祝福張玉環,但會和於勝軍繼續生活。

8月12日,張玉環去進賢公安部門辦理新的身份證,開始逐漸適應普通人的生活,遠在江西老家700多公里外小漁村的宋小女要做回自己的小平民。但無人知曉,27年的冤案給這個曾經美滿家庭留下的晦暗底色多久才能褪去。

歸來

張玉環回家的第二日中午,那張用了幾十年的木桌上盛滿了菜,這家人吃了一餐難得的團圓飯。飯桌上,張玉環對前妻宋小女說了接下去幾天裏最親密的話,“小女,多吃點菜,要吃飽。”

兩人上次見面還是2012年,確診宮頸癌的宋小女在手術前,去南昌的監獄看望張玉環。因爲疾病,當時宋小女的體重只有80多斤,張玉環還記得,會面時她哭得話也講不清。

“小女現在胖了好多,也不知道現在的胖正常嗎?”重逢時,張玉環發現宋小女外形的巨大變化,但這個問題最終他沒有問出口。

張玉環大兒子張保仁在老家的舊房子裏。 王倩 攝張玉環大兒子張保仁在老家的舊房子裏。 王倩 攝

張玉環和宋小女曾經的家已經變成廢墟。空空的房樑,屋頂的瓦片落了一地,踩一腳就有碎裂的聲音。房後粗壯的構樹朝圍牆橫衝直撞,臥房裏張玉環親手做的傢俱也腐朽成一片片木板。大兒子張保仁還記得,20多年前一家人還都在的時候,他每晚就躺在這間臥房的牀上,看牆上的壁虎爬來爬去。

1993年秋天,這個普通家庭破碎了。那年10月江西省進賢縣枕頭嶺張家的兩名兒童被殺,同村的張玉環被指控爲兇手,最終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寫了上千封申訴書,經過家人27年的奔走,張玉環終於獲得改判無罪。張玉環也由此成爲中國被關押時間最長的無罪釋放當事人。

當年張玉環被指認拋屍的下馬塘水庫。 王倩 攝當年張玉環被指認拋屍的下馬塘水庫。 王倩 攝

早在今年7月,宋小女和兩個兒子張保仁、張保剛從福建坐15個小時火車趕回江西。張玉環無罪的結果宋小女等了27年,無論如何都要親自見證。

在張玉環回家前,宋小女和兒子們爲他買了一部智能機,換洗衣物及洗漱用品。幾個人忙活了一下午,在婆婆張炳蓮住的毛坯房裏收拾出一間屋子等着。

8月4日18時,張玉環戴着大紅花回到張家村,家門口聚集的人羣讓他頭腦發懵,踉蹌奔過去最先抱住了多年未見的母親和妹妹。

看到張玉環下車,宋小女哭着往前跑,想撲上去給張玉環一個擁抱。還沒到跟前,血壓升高暈了過去,被救護車送到醫院。

當晚,張玉環和家人照了第一張全家福,照片裏少了大兒子張保仁和前妻宋小女。

欠一個抱

“他還欠我一個抱。這個抱,我想了好多好多年。我非要讓他抱着我轉。”清白歸來的張玉環沒料到,已經分離27年的前妻宋小女還想要一個擁抱。

這個願望在宋小女衝着鏡頭講述之前,不論是兒子張保仁、張保剛,還是現任丈夫於勝軍都不知道。

5日,宋小女從醫院回到張家,張玉環拉起宋小女的手安慰,沒有抱,兩個人闆闆正正地站着。

她想象過太多次張玉環釋放的情景:等張玉環出來,兩個人抱一抱,坐下來說說話,“太美了!真的好美!”但無論如何,都不是現在的樣子。

8月7日,宋小女在接受採訪時露出笑容。 王倩 攝

1988年結婚時,宋小女18歲,張玉環21歲。宋小女說:“1988年到1993年,我覺得是最幸福的,我是他最親愛的老婆。”

張玉環不說甜言蜜語,但是行動更打動宋小女的心。張玉環外出做木工,宋小女留在家操持家務照料孩子,有時張玉環從縣城買豬肉回家,只煮三碗給宋小女和孩子吃,自己捨不得。“他騙我說在別人家做工的時候已經吃過了。”

宋小女對吃喝沒有要求,最喜歡漂亮衣服,張玉環就默默爲妻子添置。二兒子保剛出生後,宋小女穿着結婚時的舊衣服,她隨口說褲子緊了,轉天就得到了新褲子。有一次過節,張玉環爲宋小女買了一條“迷死人”的紫色連衣裙,她把衣服掛起來看了又看。“是他主動買回來,不是我要的,而且很合身。”

“以前都是他照顧我,他走了,我才感受到無助。”張玉環被當成殺人嫌犯帶走,宋小女母子三人的生活像是跌進地窖。

爲了生計,1994年6月,宋小女將兩個兒子分別託付給婆婆和爸爸,自己跟隨親戚南下深圳打工,定期給孩子寄回學費、生活費,半年通一次電話。

留在村裏的孩子並不好受,“殺人犯兒子”的名頭讓本就內向的保仁更加沉默,受了欺負也不還手,保剛則因爲同學的侮辱挑釁多次打架,被村莊周圍的五六所小學開除了個遍。

在外的母親宋小女形容那段日子自己“白天是人,晚上做鬼”。白天她努力對身邊的人微笑,捱到夜晚躺在牀上想起兒子和張玉環,腦子裏像是在放電影,就咬着嘴脣哭。

1996年,宋小女查出子宮肌瘤,最無助的時候她想着或許張玉環的一個抱就能減輕身上的擔子。

2012年,宋小女舉債做完宮頸癌手術,主治醫生來到病房祝賀手術順利,聽到醫生的話,丈夫於勝軍高興地在俯身撐在宋小女的病牀上,連聲叫着“我們賭贏了賭贏了”。於勝軍起身後,宋小女冒出一個念頭,“要是張玉環看到這個情景,應該也會抱着我哭吧。”

“我50歲了,也要臉,這不是無緣無故的抱,這個抱在一直我心底,太壓抑了。”不說出來,宋小女覺得對不起自己。

張玉環在江西進賢老家接受記者採訪。 王倩 攝張玉環在江西進賢老家接受記者採訪。 王倩 攝

可直到宋小女離開張家,兩個人也沒有擁抱。問起原因,張玉環解釋說擔心宋小女情緒激動又進醫院。

幾天後再接受採訪時,張玉環才回過神來,“我以爲她有了新家,對我只是普通朋友,確實沒想到她爲我付出這麼多。”張玉環想把這份情誼記在心裏,以後小女需要幫助的時候自己竭盡所能。

“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吧,也可能是我又嫁了老公,他不好意思。”宋小女難掩遺憾,笑了笑,又咬住嘴脣仰面搖搖頭。

“握手也可以,都是表示友好。讓張玉環欠着我,想我吧!”她說,“等到張玉環以後再娶老婆會想,哦,我還欠着小女一個抱。”

最可憐的人

在宋小女眼裏,如今的張玉環是最可憐的人,一貧如洗,妻離子散。

53歲的張玉環眼睛老花,得了糖尿病,小腿時常感到無力,每晚只能睡2個小時。最要緊的是,他的記憶力衰退得厲害。無罪釋放回家後連續三個晚上,保仁、保剛兩兄弟都在教他如何操作手機,但第二天一睜眼,張玉環連如何劃開手機屏幕接電話也忘記了。

“張玉環回來,我要給他完完整整8個人。”爲了給張玉環更多陪伴,宋小女催促兩個兒媳帶着4個孫子孫女從福建趕回,孫輩們的幾聲“爺爺”,讓張玉環的臉上舒展了不少。

8月7日下午,張玉環一家補拍了全家福。 王倩 攝

爲了安頓下來,兩個兒子在進賢縣城兜轉一天,選定一套老小區的頂樓三居室,簽了一年租房合同。“縣城其他都是新的地方,只剩這片還沒拆,我爸爸會更熟悉。”還沒進小區,張玉環就能叫周邊的地名。

“我在籠子裏關得太久了。”27年,變化太大,要學的東西多得數不過來。菜場的秤砣變成了電子秤,現金結賬改爲掃碼支付,連刮鬍子的刀片現在的人也改用剃鬚刀。張玉環對適應新生活沒信心,總覺得自己得用上五六年時間。

只要走出樓門,張玉環必須環住一個人胳膊。他跟着兒子張保剛去買菜,只要馬路上有汽車經過,就牢牢拽住兒子的手。

和孫子過生日、吃蛋糕,張玉環是頭一回。他興奮地抱起最小的孫子嘟嘟,聽着生日歌開心地笑,生平第一次吃蛋糕,張玉環連吃了兩小塊。

而在嘟嘟生日的前一天,宋小女逃開了,跟於勝軍去親戚家避風頭。連續三天的採訪,讓她有些透不過氣。

8月7日,在張玉環老宅家門口,有人提出重拍一張全家福,宋小女她侷促地原地轉了幾圈,不知道該坐哪裏。”媽媽你就坐這裏。”張保剛安排宋小女坐在奶奶張炳蓮右邊,與張玉環並排。

8月9日下午,張玉環和家人一起爲小孫子嘟嘟慶祝生日。 王倩 攝

父親回來了,30歲的張保剛仍有遺憾,“重生不是什麼都能回來,無論怎麼樣,不能回到過去我完整的家,最起碼媽媽不在。”

張玉環歸來一週後的8月11日上午,宋小女和於勝軍乘車從南昌到廈門北。同天,留在老家的兒子兒媳們帶着張玉環去公園兜風,兒媳丫丫拍了一段視頻有張玉環的鏡頭,宋小女在視頻下回復,“看到你們笑的那麼燦爛,我比誰都高興。”

火車被颱風攔在泉州,滯留的四小時裏宋小女久久盯着手機屏幕,一條條扎眼的評論跳進來,下車時,她的血壓飆到了195。

非議

“宋演員”“作秀”“爲了分錢”“動機不純”……隨着張玉環冤案關注度的升溫,各種聲音都涌來了。

“不要說她,我看着那些評論都受不了。沒有經歷過別人的痛苦,就不要隨便評價。”於勝軍替妻子抱不平,煙一支接一支地抽。

一天,宋小女站在東山島最南端的沙灘上,突然衝着海浪大吼。她說,情緒不好的時候,會讓兒媳看着孩子,自己來吼一吼。

和張玉環結婚只有5年,不少人質疑宋小女流露出的深情。“美好的總在你眼前,放不下。愛和時間沒有一點關係。得到了人家的愛,假如不爲他做點什麼,你活得心安理得嗎?你真的不痛嗎?”

宋小女只讀過4年一年級,識字不多,如今微信能發文字全靠手機輸入法的語音識別功能。1998年,在外打工的宋小女聽別人說伸冤要去北京才有用,她一邊查字典一邊寫信,寫了五六封信寄到北京。

1999年,宋小女改嫁給喪妻的於勝軍。張玉環並沒有怪她改嫁,甚至希望她能找個不錯的男人。

“哪個男人都不希望老婆跟別人,簽字是生活所逼。假如我不同意離婚,她留在家裏一定會吃更多苦。”張玉環說。

8月12日中午,宋小女來到離家不遠處的沙灘上。難過時,宋小女會在這裏大喊發泄情緒。 王倩 攝

宋小女抖音賬號裏有500多條視頻,和孫子逗樂、跳舞……大多視頻都是笑着的,有人揪着她的笑容不放。“難道我想張玉環就得去死嗎?從1993年到1999年,我少想了嗎?”一直爲張玉環奔走的大哥張民強也說:“只要律師和記者有需要,宋小女隨叫隨到。”

改嫁後的想念很微薄,某個偶然的時刻,張玉環可能跳進腦子裏,“比如我今天吃這碗麪,心裏會想着張玉環吃了嗎?”

1993年張玉環被抓走,家中經濟窘迫,姐姐問宋小女有沒有錢,她總是硬撐着說有錢。“那時候那麼難我都沒有伸手,這時候叫我拿錢(不可能)。”

再別離

“這條裙子是我老公買的。”宋小女笑嘻嘻扯出一條翻領墨藍色的連衣裙展示,“他騎車去西浦買菜順便轉了轉,看到這條裙子不錯,就給我買了回來。”

20多年過去,她的滿足仍然停留在有漂亮衣服就夠了。

在這個與江西老家天差地別的東南小島,宋小女已經生活了12年。她的家是宮前村本地人眼中的“破房子”,一棟上世紀90年代修建的二層小樓,青苔在院子裏四處爬升。房租一年7000塊,宋小女和現任丈夫、三兒子、弟弟還有一位江西老鄉合租。

宋小女和丈夫的房間在進門右手邊,兩張鋼製小牀拼成一張大牀,屋子裏沒有衣櫃, 她僅有的5條夏裝連衣裙掛在窗戶欄杆上。

丈夫和三個兒子,都在波浪裏討飯吃。三個半月的禁漁期一過,宮前村將重新熱鬧起來,鞭炮嗶嗶啵啵慶祝上千艘漁船出港,於勝軍也要跳上一條30多米長的船出門討海,每個月帶回7000元收入。

8月10日,漳州東山島宮前村碼頭停泊着上千艘漁船等待開海。 王倩 攝

這座有3000戶人家的濱海漁村已經沒人戴口罩了,只有宋小女出門時還裹得嚴實,她不想引起過分關注,尤其不能再給於勝軍帶來困擾。看到有媒體報道刊出了丈夫的真名,宋小女大爲惱火,瞪着眼睛罵了句髒話。

這個重組家庭的日子一直過得不寬裕。出海作業有風險,但收入有保障,即便被鋼板切斷了3根手指,於勝軍還是熬在船上。爲了多賺些家用,前陣子於勝軍還出去“偷海”一個月。漂在海上的34天裏,日子單調重複,下網、收網、撿魚, 於勝軍抽完了8條煙。

張玉環回來,宋小女的心裏那塊石頭終於落地。回到福建的家,她要重新做那個開心果,要加倍地對於勝軍好。

於勝軍出海前夕,宋小女去鄰村的菜市場爲丈夫挑了一頂紅色斗笠。太陽大,讓他出海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