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圍觀的失蹤命案:有小區居民開直播被罵,親屬稱只關心小女兒的撫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7日 07:24   鳳凰網

7月27日,杭州市江乾區三堡北苑小區逐漸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由於小區居民來某某失蹤案受到關注,過去的幾天,這裏一度成爲輿論風暴的中心。來自人們線上線下的圍觀,使得這個位於京杭運河附近的回遷安置小區一度成爲杭州市最“火熱”的小區,網上各種傳言猜測和小區門口圍觀人羣的目光,也讓生活在小區裏的居民感到困擾。

7月25日上午,杭州警方召開新聞通氣會,將此案定性爲一起有預謀的故意殺人案件,被害人丈夫許某某於23日晚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至此,這場連日來的線上線下圍觀終於開始逐漸消散。

來某某家門口,圖據紅星新聞

與這場火熱圍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當事人家屬的沉重。來某某姐姐告訴紅星新聞,由於自己患有重病,家人擔心身體受不了,並沒有去過事發現場,目前家人最關心的還是兩人小女兒撫養的問題。

線上直播:有小區居民被罵發死人財

據杭州警方公佈的案件消息顯示,2020年7月6日20時07分,江乾區公安分局接到羣衆求助:一名來姓女子於7月5日凌晨失蹤。針對該起失蹤事件,江干分局按照查找失蹤人員規範工作機制,立即啓動調查尋人工作。在搜尋過程中,多處疑點引起警方高度重視。

被害人家屬張貼的尋人啓事

一位年逾五十的中年女子,於凌晨時段在自己居住的小區莫名消失,隨身未攜帶任何重要物品,這件看似普通的失蹤事件,在7月18日被當地媒體報道後受到社會的高度關注。

事件發生後,一些自媒體網絡主播帶着設備從外地來到事發小區做直播。小區保安透露,這段時間確實有很多網紅來到小區附近進進出出,不僅對小區管理造成影響,還極大程度的損害了住宅居民的生活質量。

7月23日晚上9點,紅星新聞記者在事發小區西北門外看到,現場仍有少數播主手持設備在進行實時直播。

在事發小區做直播的主播們

一名播主告訴記者,聽說當晚警方會對案情進行通報,特意開車從紹興趕過來做直播,已經有兩三千人在線觀看。據他稱,7月18日他也曾來過事發小區做直播,當時來直播的人並不多,很多都是在門口拍一兩個鏡頭就走了。

紅星新聞注意到,在直播界面中,不斷有網友向播主提問,有網友問“她家現在還亮着燈嗎”,“她老公現在還在8樓嗎”等問題。

紅星新聞記者翻看該播主在某短視頻平臺賬號看到,其在“杭州來某某失蹤案”標籤下共發佈了7條短視頻,播放量將近1500萬,同時備註稱“本人先後兩次到達出事小區,更多內容是在直播時展示的”。有視頻顯示他曾在深夜進入小區地下車庫進行直播,並被封號10分鐘。

網絡上的“圍觀”

“太嚇人。我一開直播就看到人數從40漲到100,然後一下子竄到1萬多。真是嚇到我了,在此之前我只有兩三百粉絲,直播後消息是不停的,到現在都看不完。”

三堡北苑小區內一位居民告訴紅星新聞,自己在網上瀏覽小區的直播,因爲看到太多不實的謠言,在網友的建議也開通了直播,想告訴大家一個真實的情況。

該居民稱,自己和家人7月4日回了老家,16日回來後聽說小區有人失蹤。起初他們並未在意,後來幾天網上傳聞的消息越來越多,開始有點害怕,甚至不敢坐電梯,地下室更是不敢去。幾天前,警察曾來過家裏搜查冰箱,牀底和衣櫃,樓下每天都有警察。

事發小區,圖據紅星新聞

“看到別人發直播會點進去瀏覽,有些人在網上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會插嘴,說事情不是這樣的,實際上是怎樣的。別人說你怎麼知道,我說我就住這裏,後面就很多人出來說你開個直播。”該居民稱,一開始他是應邀跟北京那邊一個播主連麥,不存在給錢。7月23日上午10點多,該居民開通了視頻直播。

“有人在直播間說我發死人財。我說任何人不要給我刷一分錢禮物,我不靠這個賺錢。後面還有網友一直喊我做直播,但是我想了下,事發這麼多天,我真的不該去蹭熱點。”該居民反思,這件事對外人來講可能就是熱鬧,但對當事人家屬來說,這些語言行爲他們可能也看得到。

“我不希望通過這個事情來炒作,所以哪怕有人噴我,我不會去反駁。所以我現在拒絕直播,最後發了一條通告給網友,說事情到此爲止。”但這件事以後,該居民每天早上醒來都會在網上關注事件的最新進展。

線下圍觀:警方發佈會後人羣逐漸消散

根據杭州警方的通報,經審訊,7月23日10時,杭州警方突破了嫌疑人許某某的口供,據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對來某某產生不滿,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來某某熟睡之際將其殺死,分屍後分散拋棄。

警方查看監控視頻,圖據杭州警方

由於案件還在進一步偵查階段,作爲案發現場的來某某家和樓下的化糞池仍被警方嚴格保護。紅星新聞記者連日來多次見到有警察及法醫來到案發地取證。

小區門口的小賣部老闆告訴紅星新聞,來某某失蹤後,警察曾給店裏打過電話,詢問某月某日許某某是否來店裏買過24元的東西,有沒有買過剪刀。“店裏24元的東西不多,一般就是一箱純淨水賣24元。沒想到這個男的太兇殘,殺了人然後報案,就像演電視,還到我家還買過東西。”

爲防止陌生人隨意進入小區,物業將原有的兩個進出通道關閉,只保留西北門保證小區居民和車輛出入。紅星新聞記者在小區多個人行通道看到大門都已上鎖,一旁張貼物業告示稱,近期外來人員進出小區較多,造成不便和安全隱患,爲配合警方公示即日起關閉此門。

小區多個人行通道大門已上鎖 ,圖據紅星新聞

但這些措施沒有阻擋人們的好奇心。每天都有附近居民和來來往往的市民聚集在小區西北門門前聚集議論,或是通過小區東北門的欄杆向小區內眺望。人們都在討論那個素不相識的男子如何殘忍殺害妻子被警方鎖定爲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故事。

附近一家麪館老闆稱,之前不認識許某某,閒談中有顧客告訴她許某某曾經來過店裏吃過麪,想起來覺得後怕。

一位小區居民表示,自己之前經常會遇見夫妻兩人,但從沒打過招呼。他從值班保安處打聽到,25日警方召開新聞通氣會的凌晨1點50分左右,許某某被警方帶到小區樓下的垃圾桶指認現場。

有住在附近小區的居民告訴記者,他和許多人一樣,在來某某剛失蹤時在網上看消息時並不在意,後來在網上看到有人在小區裏進行網絡直播,越發覺得事情離奇,便從附近趕來圍觀。

有居民辦喪事甚至引起“圍觀”人羣的誤會 圖據紅星新聞

7月24日下午,小區內有其他居民在院子裏舉辦自家喪事,不少聞訊趕來的人們甚至鬧出了誤會。

紅星新聞記者在現場注意到,來某某家門前及樓下化糞池前有人前來擺放鮮花點燃蠟燭表達哀思。不過此舉也給小區部分居民帶來困擾。有住在一樓的居民稱每天晚上睡覺都能看到窗外的蠟燭,看着心裏發慌,精神上受到影響。

紅星新聞從來某某同一單元的居民處瞭解到,小區裏悼念來某某的鮮花是網友專程送過來的,蠟燭是小區裏年紀大的老人點的。

有居民到打撈來某某人體組織井蓋處獻花,圖據紅星新聞

紅星新聞通過幾天的走訪觀察發現,相比7月23日和24日小區門前一波又一波聚集的圍觀人羣,25日杭州警方召開通氣會後,圍觀的人羣開始逐漸減少,小區附近已經看不到網絡主播的身影。

死者姐姐:最關心外甥女撫養問題

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來某某原爲附近章家壩村居民,父母已經去世,現有姐姐和哥哥居住於章家壩同一小區內。姐姐已經退休在家,身體狀況不好,平時主要幫女兒帶帶孩子。哥哥在小區附近從事環衛工作。來某某失蹤後,姐姐、哥哥及家人都參與尋人。

來某某姐姐小區的居民告訴紅星新聞,早前來某某失蹤後,家人曾將夫妻兩人的小女兒接到姐姐家居住,前段時間有天晚上9點左右,該居民在外鍛鍊回家時曾碰見許某某過來接小女兒回家。

7月26日下午,紅星新聞記者見到來某某的姐姐,她稱自己身體狀況不好,家裏還有兩個孫輩要撫養,負擔比較重,外甥女今後的撫養問題更多需要來某某大女兒決定。

提到妹妹,來某某姐姐說,自己沒有再去過事發小區,擔心身體沒辦法承受。“爸媽反正都這樣了,女兒該怎麼辦?”

據杭州警方通報的消息顯示,犯罪嫌疑人許某某,男,55歲,杭州戶籍。案發前系杭州某公司駕駛員。該人自1987年開始先後在省內外多地從事魚粉和養殖生意,2018年到杭州工作。被害人來某某,是許某某妻子,51歲,杭州戶籍,系杭州某公司保潔員。夫妻二人2008年再婚,案發前共同居住在杭州市江乾區。

來某某失蹤後,許某某在接受採訪時稱自己與妻子平時沒有什麼矛盾,家裏有一套房子正在裝修。來某某姐姐所在小區附近的一家窗戶店老闆告訴記者,今年年初夫妻兩人曾來店裏問過窗戶的事情,感覺當時兩人感情很好,到現在她都對事件感到震驚。

“上次見到夫妻兩人是他們家裝修房子,到我們店裏問窗戶的事情。她老公應該是個聰明的人,蠻精明,心思細膩,問的問題比我們都專業。你說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紅星新聞記者 藍婧 任江波 發自浙江杭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