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孟晚舟案裁決結果即將公佈,加拿大媒體4次追問,外交部強調了一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6日 16:28   鳳凰網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被捕,這件事轉眼過去一年半的時間。當地時間5月27日,加拿大的法院將宣佈對孟晚舟有關案件的裁決結果。

孟晚舟(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資料圖)孟晚舟(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資料圖)

在5月26日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加拿大媒體記者4次追問孟晚舟案,發言人趙立堅表示,加方應當切實糾正錯誤,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並確保她平安回到中國。

任正非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候表示,我們相信加拿大法律的公開、公平和公正,相信通過律師與法庭交涉,通過加拿大司法系統能解決這個問題。

加拿大媒體4次追問孟晚舟案

圖片來源:外交部官網圖片來源:外交部官網

據長安街知事,在26日的記者會上,環球郵報記者問道:加拿大的法院將於本週三宣佈對孟晚舟有關案件的裁決結果。中方有何期待?

趙立堅表示,中方在孟晚舟事件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美加兩國濫用其雙邊引渡條約,對中國公民任意採取強制措施,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這是一起嚴重的政治事件。

中國政府維護中國公民正當合法權益的決心堅定不移。加方應當切實糾正錯誤,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並確保她平安回到中國,以免中加關係持續受到損害。

該記者追問:你剛才表示加方應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以免中加關係持續受到損害。如果加法院作出對孟不利裁決,中方是否會採取報復措施?

趙立堅回應稱,我不回答假設性問題。

隨後該記者又問道:孟晚舟的案子在加拿大是公開審理的,並且有律師團隊爲其辯護。但加拿大公民康明凱、邁克爾兩人卻不能爲自己辯護。對此你有何評論?

對此,趙立堅表示,關於康明凱、邁克爾兩名加拿大公民個案,中方已多次闡明立場,他們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中國司法機關依法獨立辦案,依法保障有關加拿大公民合法權利。中方敦促加方切實尊重法治精神,尊重中國司法主權,停止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

趙立堅強調,中方始終依法保障康明凱、邁克爾的合法權益。

最後,該記者第4次追問:中方是否期望加方週三宣佈釋放孟晚舟?如果加方這麼做了,中方是否會盡快釋放康明凱和邁克爾?

趙立堅則明確答覆:我已經非常明確地闡明瞭中國政府在有關問題上的立場。

加拿大法院將於27日作出裁決

圖片來源:華爲心聲社區圖片來源:華爲心聲社區

據環球時報此前援引外媒報道,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21日表示,將在27日(週三)就中國華爲公司高管孟晚舟案的“雙重犯罪”問題作出裁決,即美國指控孟晚舟“對銀行欺詐”的罪行是否在加拿大也構成犯罪。加拿大環球新聞網22日稱,如果法官認爲孟的“雙重犯罪”不成立,她將被當庭釋放,儘管檢方可提出上訴;如果法官認爲孟的“雙重犯罪”成立,將觸發新一輪法律辯論,辯論焦點將轉移到加拿大警方等部門在溫哥華機場逮捕她是否合法,這一案件中孟晚舟是原告。

香港《南華早報》22日稱,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法官霍姆斯將在5月27日上午9時通過電子郵件方式,將裁決結果發送給孟的律師和加拿大檢方的律師。但他們不能向任何人透露這一決定,包括孟晚舟本人、加拿大當局或美國司法部。當日上午10時,該法院將開庭宣佈裁決並解釋理由,因爲疫情關係,將只有27名經過法院挑選的媒體成員可以入場,在此期間他們也被禁止與外界分享信息。當日上午11時,記者們將被允許發佈裁決結果,屆時該結果也將在法院網站上發佈。

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警方應美國要求在溫哥華國際機場逮捕孟晚舟,美方隨後提出引渡要求,指控其“隱瞞華爲和伊朗的業務往來”“對匯豐銀行欺詐”,以規避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路透社此後報道稱,孟晚舟的律師認爲,加拿大不同於美國,在加方官員批准開始引渡程序時該國並沒有對伊朗進行制裁,這意味着孟晚舟的被捕不符合“雙重犯罪”的法律標準。報道引述溫哥華刑事辯護律師兼引渡問題專家博廷的分析說,如果法官裁定孟晚舟被指控的行爲在加拿大並不違法,那麼本案的其餘部分也就“死了”,“她就可以回家了,不是走,而是飛回家。”報道同時稱,由於加拿大的司法制度允許對許多決定提出上訴,因此此案可能需要數年才能作出最終決定。

任正非:我相信不會有最壞的結果

任正非(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任正非(圖片來源:視覺中國,圖文無關)

今年5月11日,華爲心聲社區發表了任正非在今年3月接受《南華早報》的採訪紀要。任正非當時就孟晚舟相關問題作出了回應。

《南華早報》:剛才講到搶險救災像消防隊一樣,對於您本人來講,自從華爲被美國製裁,您女兒孟晚舟在加拿大被當局扣留之後,過去一年半時間中,您本人有沒有華爲“救火隊長”的感覺?您在過去18個月內做的專訪比過去三十年的專訪總和都多, 不斷出來爲華爲解釋。您作爲一個父親,又是華爲的創辦人,怎麼處理這個危機?您的角色是什麼樣的?

任正非:如果說我是“救火隊”,主要是在內部的科學研究和生產連續性方面做了很大貢獻,會見媒體只是一部分。因爲公司不能是光靠講,而是一定要生存下來。要生存下來就有非常多的問題,內部的工作量反而大一點。我最主要的貢獻是危難時候使公司保持實力,這是最最主要的。

《南華早報》:您是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您女兒在加拿大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目前加拿大疫情蔓延,您有沒有擔心?最近一次和孟晚舟通電話是什麼時候?

任正非:應該是春節前。

《南華早報》:您擔心她的情況嗎?

任正非:她的丈夫和媽媽一直陪她,因此我不擔心。作爲父親來說,我不是稱職的父親,也不是稱職的家庭成員,因爲我把精力都用在公司裏面,這是人生很大的一個遺憾。現在孩子都大了,回想起來,該躲貓貓的時候沒陪他們,該給他們講故事的時候沒陪他們,兒女跟我們感情不深很正常;夫妻感情不夠和諧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爲我沒有很長時間去陪陪她,這也是一個遺憾。就如科學家一樣,科學家在生活上很傻,在科研上很聰明,我就是把精力用在工作上去了,在家庭沒做好。這一點是客觀的。

《南華早報》:孟晚舟跟您的感情怎麼樣?您覺得跟孟晚舟的感情怎麼樣?

任正非:我講感情不深,是指對小孩有歉意,在他們人生成長過程中我們沒有給多大的幫助,靠他們自身成長,不能說我們關係不好。只是我作爲父親、家庭成員來講是很有歉意。

《南華早報》:案子還在掛着,有沒有考慮過最壞的情況會怎麼樣?從一個父親的身份、華爲的創辦者身份,您怎樣爲女兒爭取最大的正義?下一步怎麼辦?

任正非:我們相信加拿大法律的公開、公平和公正,相信通過律師與法庭交涉,通過加拿大司法系統能解決這個問題。

《南華早報》:剛才提到春節的時候跟孟晚舟有通過電話,能不能透露父女倆聊了什麼?

任正非:簡單的問候。

《南華早報》:您對於最壞的結果有沒有心理準備?怎麼面對?

任正非:我相信不會有最壞的結果,因爲全世界像華爲這麼守規矩的公司,西方也很少。美國情報系統花了十幾年的時間,集一個國家的力量在找我們的茬,至今也沒有拿出什麼證據來。

《南華早報》:恕我直言,剛才您跟我們談華爲時滔滔不絕,講到女兒孟晚舟時答案非常短,看得出您可能在表達個人感情,包括跟子女表達感情時或許不是很擅長。您是否承認這一點?您想念孟晚舟嗎?還是覺得不知道怎麼說很想她。

任正非:親情的想念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光靠想念是沒有用的,還是順水行舟,通過法律程序才能達到目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