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對話武昌方艙醫院醫生:不久後,將有很大一部分患者治癒出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0日 07:47   鳳凰網

如果患者連續三天不發熱,我們會進行核酸檢測,間隔24小時以上的兩次檢測結果都爲陰性,基本可以判定爲治癒。

武昌方艙醫院的醫護人員對患者問診。受訪者供圖

文 | 新京報記者 周小琪

編輯|陳曉舒 校對 | 付春愔

►本文約3264字,閱讀全文約需8分鐘

2月10日,武昌方艙醫院已入住近500名新冠肺炎患者。

這所位於武漢市洪山體育館內的醫院,與野戰機動醫院類似——由活動的"房子"建成,在野戰條件下以醫療方艙、技術保障方艙、病房單元、生活保障單元及運力等爲主要組成。

它在2月5日晚開放啓用,600餘名醫護人員進駐,成爲武漢市最早開放的3所方艙醫院之一。

湖北省腫瘤醫院醫療隊副隊長王俊是最早進駐的醫生之一。這幾天裏,他們團隊一起摸索出了一套“患者自治”的管理模式:將患者分區管理、選出區長,由患者自主維持秩序。

在他看來,方艙醫院是患者從社區到正式醫院之間的一個過渡地帶,儘管硬件條件比不上正式醫院,但已經是輕症患者“最好的選擇”。

據“武漢發佈”,除已開放的3所方艙醫院外,武漢還有12座方艙醫院正在建設中,所有方艙醫院改建完成後,總共可容納萬餘張牀位。

500張牀位,滿負荷運行

剝洋蔥:你們是什麼時候進駐武昌方艙醫院的?有多少醫護呢?

王俊:2月4日凌晨,我們接到了去方艙醫院的通知,白天我們先去醫院自己做了核酸檢測和CT,確保醫護人員自身沒有問題,下午大家都搬進了方艙醫院附近的酒店,晚上7點多第一次進場館看。

武昌方艙醫院是“國家醫療隊+武漢醫療隊”結合的模式,包括來自武漢本地的5家醫院和省外的上海國家醫學救援隊(華山醫院)、 湖南湘雅醫院緊急醫學救援隊、福建國家醫學救援隊、遼寧國家醫學救援隊、中國疾控中心實驗室檢測隊,所有的醫護技工作人員加起來有600多名。

5日一早,我們所有醫生就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進行了培訓,包括醫療、護理、感控等方面,下午大家一起去場館做了一些準備工作,像鋪牀單這些很細微的工作,都是我們來做。

剝洋蔥:現在有多少患者?他們都是什麼症狀?

王俊:我們總共有500張牀位,從2月5日晚上開始接收病人,對口收治武昌區、洪山區、東湖高新區的患者,到現在已經接收了400多名,今晚還會再接收30名新患者,基本上是滿負荷運行了。未來還會有300張牀位啓用。

從原則上來說,方艙醫院收治的主要是已經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的肺炎輕症、年齡在18歲到65歲之間、合併基礎性疾病較少的患者,同時他們的血氧飽和度必須要大於93%。

住在方艙醫院裏的患者。視頻截圖

剝洋蔥:這些患者在方艙醫院會受到怎樣的治療?

王俊:在進入醫院之前他們都會進行預檢分診,判斷是否滿足收治入院的條件。在入院以後,現階段所有患者都統一口服阿比多爾和蓮花清瘟膠囊,根據一些病人自身的具體情況,我們會有一些調整,比如有些有高血壓、糖尿病的,我們給他們配備了降壓藥、降糖藥。如果有重症患者,我們會有專門的綠色通道,把他們轉診到對接的醫院。

剝洋蔥:你們現在每天的工作安排是怎樣的?和以前在腫瘤醫院相比,有哪些不一樣的地方?

王俊:我們醫院、湖北省婦幼醫院,還有省外的醫護團隊負責方艙醫院其中的一個區,總共是249個牀位,醫護人員加起來有200人左右。現在我們每4個小時輪一趟班,一天總共有6趟班,因爲像口罩的最佳防護時間只有4小時,所以我們的安排還是比較人性化的。

和以前的工作相比,我們除了給病人查房、開藥這些基本的工作之外,有的醫生還要負責外圍的工作,比如說物資保障。

患者自治管理模式

剝洋蔥:此前,有的患者在網絡上提到,武昌方艙醫院存在氣溫低、如廁難等問題?這些問題現在解決了嗎?

王俊:對,武漢冬天天氣陰冷,但因爲體育館裏用的空調是全空氣系統的中央空調,容易造成病毒之間的交叉污染,所以不能開空調。病毒可以通過糞口傳播,患者不能在體育館裏面上廁所,而患者平時又要多喝熱水,經常需要排便,就只能去露天的移動廁所,現在又常常下雨,所以很不方便。

看到這些問題的當天,我們每個病區就送來了很多被子,之前也給患者們配備了電熱毯。周先旺市長來視察的時候,他也提出了改造空調通風口、儘快使用空調的建議,目前方艙醫院的患者沒有再提出氣溫太冷的問題了。但是廁所可能還是隻能去室外了,我們能做的就是在體育館和廁所之間搭了個雨棚。

醫護人員爲患者們準備了許多圖書。受訪者供圖

剝洋蔥:整個方艙醫院內集中了幾百名患者,你們是怎麼管理的?

王俊:我們現在主要實施的是患者自治的模式。

以我們病區爲例,第一,按照病牀的排布,我們把它們分成了A、B、C、D、E五個區,每個區大概有20多名患者,從中再選出一名區長。區長往往都是比較活躍、熱心的患者,有的是自薦,有的是患者或醫護推薦。區長平時要負責收集一些信息,比如說病人缺什麼東西、有什麼建議,報告給我們之後,再由我們來統一安排和調配;

第二,我們區有20多名黨員,我們把這些黨員號召了起來,成立了一個臨時的黨支部,選出党支書、黨委委員,讓他們也發揮一些作用;

第三,我們建了醫患溝通羣,羣裏面有患者、醫生,還有一些社工、志願者、心理醫生等等,患者們有什麼意見,他們也可以直接在羣裏提出來,我們儘快去幫他們解決。

武昌方艙醫院目前實施患者自治的模式。受訪者供圖

剝洋蔥:患者們向你們反映了哪些問題?

王俊:最主要的一個問題還是洗澡,現在這邊沒有洗澡的條件,他們日常只能洗漱、泡腳,這個問題目前還是比較難解決。

剝洋蔥:這種患者自治的模式效果如何?

王俊:很不錯,他們現在自己制定了一個自我管理的守則,來規範大家在醫院的生活,每一條都很詳細,比如說現在的飲水機處沒有下水道,他們就提議把廢水統一倒在病區外的洗漱臺或者廁所。這些東西如果是我們醫護來講,他們可能會有逆反心理,但自己來規範的話,效果會好很多。

像我們選出來的那些區長,也都很負責。A區的區長是1月24日確診的,經過治療以後,最近的狀態很好,沒有什麼症狀,她就把自己這段時間來的一些心得寫成長文,在我們羣裏分享。B區的區長髮現晚上睡覺時體育館的燈沒法關,病人不能好好睡覺,她就聯繫朋友,給我們送來了200多個眼罩,每個人都分到了,我們都挺感動的。

“不久之後,將有很大一部分患者治癒、出院”

剝洋蔥:你怎麼看待方艙醫院這樣的模式?

王俊:方艙醫院的原型是野戰醫院,是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下使用的。我第一次進來的時候,感覺比較擔心,裏面只是放了很多張單人牀,跟我們醫院的病房相比,條件非常簡陋,很多硬件的設備、設施都不完善,感覺病人在這裏的生活條件不會很好,心理上可能也會有落差。

但是依據武漢目前的情況,方艙醫院可能是一種最好的模式了,它相當於是患者從社區到正式醫院之間的一個過渡地帶。至少在這裏,他們可以和家人、朋友隔離開來,有得吃、有得住,還可以有人來給他們治療。

醫護人員給患者們分發毛巾等生活用品。受訪者供圖

剝洋蔥:現在醫院的物資充足嗎?

王俊:我們從醫院來的時候都帶了很多物資,防護用品、藥品、醫療器械都是最基本的,社會上也給了一些支持。但是有些設備還是比較緊缺,比如說護目鏡,雖然護目鏡是可以反覆使用的,但是它需要每天用完後統一收集,再拿到省人民醫院去消毒、晾乾,需要一個過程,有一個時間差在裏面。

剝洋蔥:之前有媒體報道,江漢方艙醫院的一些患者心態很好,在裏面看書、跳舞,武昌方艙醫院的患者心理狀況和日常生活怎麼樣?

王俊:就我的觀察,他們的心理狀態還是比較平和,因爲他們在這裏每天吃飯的標準是120塊,現在電熱毯也能使用了,生活上有了保障。我們也配備了心理醫生,患者可以及時諮詢。

我們醫院也準備了很多書,可以隨時給患者們看。不過站起來跳舞我們還是不建議,如果聚集人太多的話,不安全,也會有揚塵到處飄散,不衛生。我們醫生會教他們一些上肢舞蹈,平時可以鍛鍊鍛鍊。

方艙醫院裏的患者。視頻截圖

剝洋蔥:到今天爲止,武昌方艙醫院已經啓用快一週了,經過一週的治療,患者們整體的病情如何?

王俊:整體在好轉,很多病人的症狀都減輕了。根據我們的規定,患者能否出院要滿足幾個標準:首先是症狀減輕,如果患者連續三天不發熱,我們會進行核酸檢測,間隔24小時以上的兩次檢測結果都爲陰性,基本可以判定爲治癒。其次,爲了排除檢測假陰性的情況,我們還會給患者拍胸片或者CT,看肺部的情況。最後,會由國家醫療隊的專家組來把關,看患者這些天的指標和症狀,是否滿足出院的標準。出院以後,患者還要在家自行隔離14天觀察。

昨天我們給86名患者作了檢測,有75名患者的結果都是陰性,今天下午又給120名患者作了檢測,結果暫時還沒有出來,相信不久之後,就會有很大一部分患者痊癒、出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