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曾經教你寫字的硬筆書法家龐中華,如今在做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0日 02:10   鳳凰網

記者:上官雲

“中國是詩的國度,也是書法的國度。書法是凝固的旋律,音樂是流動的線條。”許多人可能對這話不陌生:這正是硬筆書法家龐中華的經典語錄。

經歷了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爆紅,龐中華曾一度淡出公衆視野。不久前,他又因爲一則歡快的書法教學視頻登上熱搜,再度回歸人們的視線。這些年,龐中華都在做什麼?

龐中華。受訪者供圖

淡出人們視線的書法家和他的“快樂教學法”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硬筆書壇,說是龐中華的天下不過分,許多80後都練習過他的硬筆書法字帖。不過,近些年他卻有些“銷聲匿跡”,以致有人疑惑:龐中華去哪兒了?

不過,就在前段時間,他又回到了人們的視線:在一段廣爲流傳的短視頻裏,龐中華一邊拉着手風琴,一邊打着節拍,教學生們寫字。許多網友大呼“笑到肚子疼”。

“那段視頻是我26年前拍的一部教學視頻,精彩的畫面還有很多呢。”龐中華樂呵呵地解釋,這就是自己一直在推廣的“快樂教學法”,“讓大家快樂、快速地學書法。”

“快樂教學法”倒不是龐中華一拍腦袋就想出來的。在因爲硬筆書法出名後,他就一直琢磨,怎麼教更多人學書法,“我看書挺雜。教育心理學說,好的教學方法要給學生多重刺激,加深印象。《管錐篇》裏說‘通感’,我想能不能利用聽覺,加深學生對書寫的印象?”

他乾脆把拉手風琴的愛好利用起來:書法裏每一個字的一點、一劃,都可以用音樂來解釋、對比:粗線條是音樂中的和絃,給人的感覺是壯美,比如顏體;細線條對應比較細的音符,比如瘦金體。”

這樣一來,每一個筆畫的橫線、豎線,都有對應的節奏。龐中華會選擇特別接地氣的歌兒,以前是《花兒與少年》或者《黃河大合唱》裏的一段,現在加上了《我和我的祖國》。

提起“消失”一說,龐中華則一個勁搖頭,“到現在大概20多年時間,我主要在國內多地開展中小學師資培訓,推廣快樂教學法。如在山東省陽谷縣給2000多名教師培訓,經三年打造出成功模式,之後這個模式也在曲阜、揚州等地開花結果。”

龐中華推廣硬筆書法。受訪者供圖

他也注重在海外推廣硬筆書法。2012年,龐中華應邀走進聯合國總部,開設爲期3個月的漢字書法班,近距離地用橫、豎、撇、捺,讓聯合國官員及工作人員瞭解中國文化,又唱又寫的“快樂教學法”效果依然很好。

從“小詩人”到“一個寫字的人”

無論走到哪裏,龐中華總是一臉笑模樣,身邊人經常被他的熱情感染。其實,他出生於四川一個貧困山村,由於家境不好,連雙像樣的鞋都穿不起。

少年龐中華的理想是當一名詩人,李白是他的偶像。17歲那年,《重慶日報》上發表了龐中華的組詩,他一下子成了同學中的名人。

但很快,有人兜頭給他潑了一盆涼水,“我學的是地質,老師就說龐中華你想當詩人,這是不務正業;大伯也說,你寫詩歌寫得不好,容易犯錯誤。”

龐中華。受訪者供圖

龐中華琢磨了半天,決心“改行”寫字,“我確實喜歡書法,顏真卿、王羲之這些書法大家的字多漂亮。另外,我還能研究研究鋼筆書法,要是能讓年輕人都來學,也算對社會有益。”

就這樣,他開始臨顏真卿的字。由於刻苦用功,沒幾年,龐中華便把顏體臨得有模有樣了。

地質隊員的書法夢

不過,在讀完了重慶建材專科學校(西南科技大學前身)後,龐中華沒能當上書法家,而是收拾行李來到華北地質勘探隊,每天揹着錘子、鎬頭,漫山遍野地跑,這是“找礦”。

大山裏的日子寧靜而漫長,陪伴龐中華的是一臺手風琴和各種各樣的書籍。他愛看書,山裏書不多,就想盡辦法跟別人借。

龐中華的筆記本。馬嘉倫 攝

“我愛看書,從十七歲開始做讀書筆記。”沒錢買筆記本,他就往回買白紙:一大張白紙五分錢,買上三四張裁開,再來兩張牛皮紙,“用線縫好,就可以訂成一個本子。”

他第一個抄的是《三字經》,之後與學習有關的內容都會抄在本子上,當時,龐中華已經開始臨字帖,所以,讀書筆記也是一水漂亮的鋼筆字,“邊練字邊記筆記,學以致用。”

“在十年的時間裏,我寫日記、做讀書筆記就用了兩支筆。有一張是描圖紙的,筆尖很小,寫出來的字像米粒似的。”有一支鋼筆用壞了捨不得扔,龐中華拿橡皮膠帶粘起來繼續用,“最後,筆記本就攢了那麼一大摞。”

第一本書曲折的出版歷程

在深山裏呆了十五年後,龐中華寫出了自己的第一部書稿《談談學寫鋼筆字》,夢想着出版,但被現實無情地嘲諷了一把:“出版社給我一堆退稿信。一個地質隊員,談什麼寫鋼筆字啊?”

龐中華記錄下的書法心得。馬嘉倫 攝

這樣反反覆覆投稿、退稿,時間又溜走了十年。他一咬牙,大着膽子去拜訪國學大師文懷沙,“我想,哪怕老人家給我一個評語,說寫得還可以,我都心滿意足了。沒想到老人給我極大支持,不僅作序,還和老朋友江豐一起促成了《談談學寫鋼筆字》的出版。”

“當時的徵訂單顯示80萬冊,但出版社擔心賣不出去,只印了20萬冊。”龐中華自己也沒想到,這20萬冊不到一個月便銷售一空。

隨着書的暢銷,硬筆書法火了,就連當時的中央電視臺也來找龐中華做講座。由於沒幾件像樣的衣服,龐中華穿着地質隊員的工作服就跑去了。後來出鏡穿的幾件西裝,還是外甥借給他的。

龐中華。受訪者供圖

不管怎麼說,當年默默無聞的地質隊員“小龐”出名了,後來還成了中國硬筆書法協會的主席,一時間風頭無兩。不少學校邀請龐中華去演講,讀者來信多的數不清,各種硬筆書法比賽也辦了很多。龐中華每到一個地方去演講,散場後總會被熱情的年輕人圍住。

“大家的熱情,同時證明了我的一個想法:鋼筆也能寫出傳統書法風格,成爲書法新的品種。”龐中華說。

“人們的熱情,推着我走上書法舞臺”

今年,龐中華74歲了。“現在回憶,我覺得我就是屬於一個不改初心的人:在幾十年就做一件事情,就是拿個筆畫幾根線條,就畫了一輩子。”他說。

龐中華。馬嘉倫 攝

龐中華原本生來性格內向,小學時,老師叫他上臺完成口頭作文,他緊張得心臟砰砰砰狂跳,靠補考才及格,“後來寫硬筆書法出名了,大家愛學、想學,人們的熱情,也推着我去演講,去一步步走上書法舞臺。”

“如今,硬筆書法的又一個春天來了。國家重視傳統文化,書法成爲必修課,寫一手好字成了老師和家長對孩子的期待。”龐中華特別興奮地比劃着,“來找我講學培訓的特別多,我又不會分身,就想琢磨個辦法,讓我的字帖活起來。”

他心裏有了一個念頭:利用網絡來推廣“快樂教學法”,人們掃碼就能看流動的書寫過程,同時也把幾十年的研究心血傳遞下去。

龐中華在工作中。馬嘉倫 攝

爲此,龐中華近幾年推掉了許多應酬,集中精力拍攝製作快樂練字教學視頻,爲了保證字體規範,有時候一個字要反覆寫上好幾遍。

“漢字是上天對我們的恩賜,不能輕易丟掉,書法也不會過時。”龐中華對書法的前景並不悲觀:字是人的門面,也是素質修養的體現,“若干年後,你還能寫一手漂亮字,那多麼了不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