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童眼睛被塞幾十片紙,“無法用科學解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5日 00:04   鳳凰網

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廖豔

7歲小花(化名)“眼睛被塞紙”事件,仍有許多疑問。11月22日,河南許昌禹州市官方人士向澎湃新聞表示,調查組仍在緊鑼密鼓工作中。

 

 

小花母親說,女兒的左眼被塞了不止幾十塊小紙片。 小花母親供圖

禹州市教體局曾通報稱,學生小剛(化名)向小花眼睛裏塞了紙片。面對澎湃新聞,小剛家說,據小剛講是拿紙往小花眼睛上“蹭了蹭"。

學生小麗(化名)向澎湃新聞稱,事發當天(9月28日),她看到老師幫小花“弄眼睛”,她到講臺交作業時,看到講桌上放着一些小紙片。

緊跟着,接到班主任“小花眼睛被塞了紙"通知,趕到學校的小花和小剛家人,一起帶小花去禹州市人民醫院門診做了檢查。

11月18日,該院副主任醫師楊國禹對澎湃新聞回憶說,當時檢查,小花眼睛確實有些紅,但沒發現紙片,“開了些眼藥,病人就回去了”。

楊國禹認爲,往眼睛裏塞幾十張紙片,“理論上是不可能的,醫生也放不了那麼多”。

 

 

小花家發給小剛家的、稱從小花眼睛裏取出來的紙片。本文圖片除特別標註外,均爲澎湃新聞記者段彥超 圖

小花母親曾對澎湃新聞說,帶小花去過許多醫院,醫生都說沒事了,可是回家又取出紙片。有時候一天出特別多,有時候幾天不出,最多一天出了47塊,最少時一塊。

她也承認,這件事“無法用科學解釋”。

“塞紙”疑雲

大澗村地處禹州市西北磨街鄉,曾榮獲“中國十佳小康村” “全國文明村”等稱號。村裏的大澗學校,有小學和初中,在禹州市的鄉鎮學校裏,排名靠前。

7歲的小花是大澗學校二年級學生。去年,家裏把小花送到縣城讀小學一年級,由其姑姑照顧。因小花姑姑忙不過來,今年暑假,家裏把小花轉到大澗學校。

11月11日,“7歲女童眼睛被塞紙”經河南電視臺都市頻道曝光,引發熱議。

11月12日,禹州市教體局通報稱,9月28日午飯後,在與同學們戲耍玩鬧時,小強(化名)和小冬(化名)按住小花胳膊,小剛向其眼睛裏塞了紙片,“對小花同學造成了傷害”。此外,就在通報當天,幾方協商一致,“按照責任簽訂了賠償協議”。

兩天後,禹州市宣佈成立以分管副市長任組長的聯合調查組,全面深入調查此事。

 

 

小花家。

自11月15日起,澎湃新聞多次電話、短信小花母親,均未獲回覆。11月16日,小花奶奶向澎湃新聞稱,小花媽媽帶着小花出門了,“不說了不說了,事情解決好了”。

經溝通,小花奶奶簡單做了介紹:事發當天,她接到班主任電話,說小花眼睛被同學塞了紙,她和小花父親趕到學校,看到捂着眼的小花站在教室門口,老師在旁邊,小花眼睛不鼓,但總說眼睛“憋得慌、不舒服”,看着很可憐。

“那時候想不到會弄出這麼多紙片。”小花奶奶說。

在家裏,小花說,她被一個同學按住腿、一個同學按住手,另一個拿一把紙片,一次抓倆三(塊)往眼裏塞。有孩子看到,跑去喊老師。

小花奶奶說,老師從小花眼睛裏取出不少紙片,“取出來多少,你問老師去,老師可清楚”。

澎湃新聞採訪時,小強稱,事發時自己在做作業。被追問爲何拉小花手,他說,當時小剛躲在門後想嚇要進門的小花,他拉住小花不讓其進門,“是去救她的”。一方面,小強說,小剛是拿雞蛋大小的一塊紙往小花眼睛上揉。另一方面,小強稱,看到老師把小花眼弄開,吹眼睛。和學生小麗一樣,他也稱,看到講桌上的小紙片。

小剛奶奶說,她接到班主任通知,說小剛往同學眼裏塞了紙,穿着拖鞋趕到學校,看到小花捂着左眼,眼皮很紅。小剛曾稱,他是拿紙往小花眼睛上“蹭了蹭”。

面對澎湃新聞,小剛不願細談此事,只稱,自己當時躲在門後,沒碰小花眼睛。

 

 

大澗學校。

11月18日,大澗學校校長王尚普拒絕接受採訪,稱學校正配合調查。他曾接受河南電視臺都市頻道採訪稱,事發時沒老師在場,也不知道具體塞了多少,“他(小剛)說的意思就是作業本上的一個角一片,那兩個小孩都說沒有看到。”

王尚普還說,“七八歲小孩沒啥惡意,在一塊就是玩呢。”

“無法用科學解釋”

事發當天下午,趕到學校的小花奶奶、父親和小剛奶奶,帶小花去禹州市人民醫院門診檢查。小花奶奶、小剛奶奶均表示,當時沒檢查出紙片。

不過,當時不在場的小花母親說法不同。“當時,我們想着女兒眼睛沒那麼嚴重,到醫院,(眼睛)裏面塞的全是小紙團,根本睜不開了。清理過後我們回家了,以爲沒事了。一個正常人,誰能想到眼睛裏會出來那麼多紙,第二天出,第三天又出。”她說。

11月18日,當時接診的禹州市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楊國禹回憶,因爲時間比較久,調查組來問,他還專門查過門診病歷。當時,小花家屬說孩子眼睛裏被塞了紙片,經檢查,“眼底沒有問題,只是有些紅,開了些眼藥水,病人就走了”。

楊國禹認爲,如果眼睛被塞紙,“一翻眼就暴露了”。

眼睛裏能塞幾十張紙片嗎?他說:“理論上是不可能的,醫生也放不了那麼多。”

 

 

事發次日小花在禹州光明醫院的檢查單。

事發次日,小花家說小花眼睛裏又出了紙,讓去檢查,小剛母親便陪他們帶小花去了禹州光明醫院。“還是沒發現紙片,洗了眼,洗出來有毛毛,像擦眼溼巾上的毛毛。”小剛奶奶說。

對此,小花奶奶證實,當時沒檢查出紙片,“衝也衝不出來”。

禹州光明醫院B超報告單顯示,檢查結果是“雙眼玻璃體內未見明顯異常回聲”。

當時給小花檢查的禹州光明醫院醫生,表示會配合調查組工作,不便接受採訪。

從禹州光明醫院出來,小花家提出,小花父親誤工兩天,需要1000元誤工費。最終,小剛母親轉過去800元。兩天的醫藥費幾百元,也由小剛家負擔 。禹州市教體局通報也提及,小剛家承擔了事發當天和次日的治療費,還賠償了誤工費。

矛盾,在事發第三天爆發。

小剛奶奶說,這天,小花家發來照片,一張藍色紙上有近30塊紙片,說是從小花眼睛裏取出來的,讓再去檢查。小剛家質疑:兩家醫院都沒檢查出紙片,爲何總是回家就取出紙片?

小花奶奶說,小花媽媽每次取出來紙片都有視頻記錄。澎湃新聞嘗試聯繫小花媽媽提供視頻,但其在前期接受採訪後,從11月15日開始至發稿前,其電話均無人接聽,亦未回覆採訪短信。

小剛家人說,他們只看到了紙片的照片,小花家人沒給他們發過視頻。

在河南電視臺都市頻道11月11日的報道中,有醫護人員用棉花棒從小花眼睛裏取出紙片的鏡頭,但看不出是在哪家醫院。報道中,有禹州市人民醫院醫師接受採訪。

禹州市教體局此前通報稱,小花10月15日在禹州市人民醫院住院,因偶爾出現眼部不適,10月25日到北京同仁醫院檢查,結論是“眼睛裏已經沒有紙片和症狀”。費用由學校墊付。

 

 

禹州市人民醫院。

小剛爺爺說,報道里的鏡頭,應是小花在禹州市人民醫院住院時拍的。

11月18日,澎湃新聞提出採訪小花住院時的主治醫師寇興斌,禹州市人民醫院工作人員表示,需市裏同意。近日來,澎湃新聞多次嘗試聯繫寇興斌,未果。

小花母親此前對澎湃新聞說:“去的醫院太多了,每次都是檢查完,醫生說沒事了,你們回家吧。可是回家了又出來了(紙片)。”有時候一天出特別多,有時候幾天不出,最多一天出了47塊。“不止幾十塊,老師取出來的扔了,她奶奶取出來的沒留,只有我取的留着。”

小花母親哭訴稱,和學校簽訂賠償協議當晚,已經事發40多天,小花眼睛裏又出來一塊紙片。“這個無法用科學解釋的問題(事),我該怎麼辦?已經和學校簽了協議。”

“愛打人”的調皮男孩

小剛的父母都在鄭州一家大型電器廠打工,差不多每個月回來一次。

小剛與小花同歲,身高已有1米4。

小剛稱,擔心自己看不清,媽媽要求老師把自己調到第一排。不過,其奶奶指出,老師這是爲方便監管小剛。在班裏,別人都是兩人一桌,一個成績好的學生配一個成績差的,小剛卻是一人獨桌。小剛奶奶直言,小剛調皮、“手賤”。

 

 

小剛的作業本。

問到和班裏誰關係最好,小剛沉默了一會。隨後,幾個字一頓說:“別人不理我,總是跟我離得遠一點。”爲什麼?小剛坦言,自己“愛打人”,原因是,“有時控制不住”。

每學期,小剛爺爺、奶奶都會因爲小剛惹事,被老師喊去幾次。有時,他們忍不住也會打小剛,但現在不像以前,不能總打孩子,主要還是講道理。

甚至,小強也被小剛踢到過下體。爲此,小剛爺爺還買了東西,找小強爺爺賠禮道歉。

小剛家說,事發次日,班主任不讓小剛進教室。學校領導也讓把小剛領走,“想往哪上往哪上”。後來,他們把小剛轉到附近一家小學,大澗學校退了部分費用。

根據《義務教育法》,學校不得開除違反學校管理制度的學生,應當批評教育。

小花母親曾對澎湃新聞說,直到和學校簽訂賠償協議,只有小剛爺爺道了歉,其他兩家沒道歉,也沒賠償。還反咬她們打了小孩,“要我們去給他們孩子看病”。

對此,小剛爺爺、小強母親說,事發後十多天,小花奶奶、父親曾到學校,打了小強的手,掐了小冬的手。因“被轉學”,小剛躲過捱打。

在新學校,小剛沒再打人。他說,因爲想起“塞紙”這件事會害怕。

爲什麼害怕?小剛嘟囔半天說:“他們都說是我乾的。”

 

 

小剛的爺爺稱,願用自己的眼睛做實驗。

小剛爺爺強調,並非不願賠償,因爲要對得起自己的人格。如果說,小剛拿紙揉了小花眼睛,他信,但說塞了那麼多紙,醫院卻檢查不出來,他無法相信。現在,事情鬧得太大,感覺在村裏已無法擡起頭。

他表示,願意用自己的眼睛做實驗,出問題不用負責,以恢復名譽。

“往我眼裏塞,就塞三十片,看塞進去是啥情況。”小剛爺爺說。

“我們即便長了一百張嘴,人家也不相信我們……每次取出一塊紙片,都跟挖我的心一樣。”小花母親哭訴說,孩子受了那麼大罪,接受學校賠償,也是無奈之舉。

11月14日,小花曾到河南省立眼科醫院檢查,結果是“左眼結膜未見明顯異物,角膜透明……”醫生開了些消炎藥,讓回家觀察。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問題不大”。

據禹州市教體局此前通報,針對此事,禹州全市開展校園安全教育活動,要求涉事學校完善安全管理制度等。多名大澗學校小學生說,現在,吃過午飯就要回教室,有老師值守。課間活動,也有老師巡邏。此外,學校還多次組織觀看了校園欺凌教育片。

(實習生王金茹對此文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