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學師生盜拓江蘇國寶南朝石刻 警方介入調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8日 16:57   鳳凰網

新京報訊(記者 劉名洋 實習生 郭懿萌)今日(10月8日),“江蘇丹陽三城巷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朝陵墓石刻,遭盜拓破壞”一事引發關注。新京報記者從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獲悉,網傳視頻內容發生於10月6日,他們將成立文物保護監督指揮中心,並增派保安對石刻進行24小時的監控。目前,針對網傳視頻內容,警方已經介入處理。

 

 

有人將丹陽南朝石刻上貼白紙,進行非法拓印。網絡截圖

距今1500年曆史的南朝石刻遭破壞

多段視頻顯示,多名年輕人,在位於江蘇丹陽的梁武帝蕭衍修陵石刻和梁簡文帝蕭綱莊陵石刻前忙碌着。三名女生正在石刻上鋪拓紙,另一名女生正在拓印。幾名年輕人還將石獸貼上白紙,然後用拓印用的棉球蘸着墨水進行拓印。

今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從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證實網傳視頻內容。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一名負責文物保護及管理的張姓工作人員介紹,上述視頻內容發生於10月6日,視頻中的人一共在3處石獸和1處文物保護標識碑進行拓印,被拓印的均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朝石刻,距今已有1500年曆史。

“10月6日中午,我們接到舉報電話,稱有人在轄區內對南朝石刻進行非法拓印,之後我們就趕緊派人去現場查看。”上述工作人員介紹,他們派出的文保員趕到現場後看到有幾名年輕人正在對石刻和石獸進行拓印。

文保員在現場瞭解到,進行非法拓印的是一羣大學生,由於文保員沒有執法權,只能對他們進行勸阻和驅散。“文保員要求他們把拓片留下,他們沒有同意,開車就走了,還好我們文保員把他們的車牌拍了下來。”上述工作人員說道。

“專業的拓印1平方米需要幾個小時,但是從監控上看,這羣大學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拓印,程序不規範,會對文物造成破壞。”上述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在其中一個石獸——蕭衍修陵上發現少量疑似墨跡的東西。由於不知道破壞程度如何,這名工作人員表示已經向上級文物部門提出申請,文保專家於今日下午前往南朝石刻,對污跡進行鑑定。

 

 

有人將丹陽南朝石刻上貼白紙,進行非法拓印。網絡截圖

文物部門報警 已找到盜拓者

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負責文物保護及管理的張姓工作人員表示,已第一時間報警,將相關信息移交給警方,等待進一步調查處理。“公安機關已經確認是上海大學美術學院的學生進行的拓印,用於教學。今日下午,帶隊老師已配合調查。”

新京報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南朝石刻並非第一次遭遇破壞,早在2014年9月,有一名男子擅自拓印位於江蘇南京的蕭景、蕭憺陵墓石刻墓碑。拓印者在非法拓印時,墨汁透過紙張滲透進了碑文中,對文物造成了破壞。最後,由於男子的行爲未構成“故意損毀文物罪”,警方在調查後,對盜拓者作出拘留7日罰款500元的處罰,文物部門花費約4萬元將石刻清洗乾淨。

對此,有網友表示,在文物遭到破壞的背後,是文物保護和管理的缺失。

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遊局上述工作人員表示,此前在南朝石刻附近確實只有業餘的文保人員進行看管,只對石刻進行不定時巡邏。其原因主要是10年前全國文保專家對於丹陽市11處石刻進行調研,由於專家們意見不統一,並沒有商討出保護措施。

直到2016年8月,爲了加強保護,丹陽市文物保護單位安裝了160個監控。上述張姓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除了現有的監控,他們今年還將將建設一個文物保護監督指揮中心,增派1個保安對石刻進行24小時的監控。

 

 

多人在梁簡文帝蕭綱莊陵石刻前忙碌着。網絡截圖

專家建議由省級文保單位對石刻監護

據瞭解,南朝陵墓石刻都是南朝皇帝和王侯陵墓前的神道石刻,遍佈在江蘇境內。其中,南京有11處,南京江寧區有10處,句容有1處,丹陽有11處,共計33處。比較著名的是初寧陵、永寧陵、永安陵、蕭秀墓、蕭景墓、蕭恢墓、蕭譫墓、蕭融墓等。

南京大學歷史學院考古系教授張學鋒告訴新京報,他看到網傳視頻中的學生把宣紙貼在“麒麟”翅膀上,猜測應該是拓印上面精美的紋飾。“南朝石刻作爲國寶,個人及團體如果沒有徵得相關部門的許可,就算是學術研究的目的也不應該這樣做。”

“南朝石刻是由石灰岩做的,經過常年的風化那些石頭都酥了,我們到了之後只會拍照,都不會用手碰它們。”據張學鋒所知,沒有人對這些石刻進行過拓印。“專業的拓印需要一個非常高水平的實測圖,做很多的數據,這些他們都沒有做。”

對於其他人建議把石刻移進博物館、套上玻璃罩子,張學鋒覺得還是把他們放在原處更好。“它們屬於文物保護法中規定的不可移動文物,離開了這裏,文物就失去了它們的價值。而玻璃罩子則容易讓石刻旁長青苔,夏天暴曬也會損害石刻。”他覺得應該由市級和省級的文物部門牽頭進行石刻的保護工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