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傾家蕩產”買盲盒,年輕人中了什麼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23日 02:56   鳳凰網

 

 

2019年7月30日,上海多位年輕女孩聚集在一臺泡泡瑪特POPMART自動販賣機前

最近“炒盲盒”新聞不斷,說到盲盒,我特別有感觸。

我也曾沉淪盲盒深淵,抽不到喜歡的款誓不罷休。歷經爲買娃窮困潦倒還無法停手的日子,終於在一次失戀後,決定“改頭換面”,賣娃退坑。

爲什麼是失戀後才退坑呢?因爲失戀的人才想要做點什麼大改變,否則的話,怎麼有勇氣賣掉自己千辛萬苦蒐集那麼久的可愛公仔呢?

退坑之後,和朋友們去逛街,她們會想抽一個送我,或把抽到的重複款送我,我都狠心拒絕。因爲一旦有了第一個,就會想要第二、第三個,接着是整套、隱藏版、限量紀念款、設計師聯名款……

 

 

抽不到想要的那款還會朝思暮想、輾轉難眠、焦躁不安,於是徹夜瀏覽二手娃市(葩趣、鹹魚、社交網站),希望能找到喜歡的娃娃,並且價格適中。

此時你就會發現,平日裏再自命不俗,在喜歡的娃娃這件事上所有人的審美幾乎是一樣的。別說隱藏版了,就算是普通版,備受追捧的那幾款也是價格不菲。買,還是不買,這是夜深人靜時,拷問靈魂的選擇題。

終於勉強把喜歡的娃們蒐集齊了,問題又來了。

 

 

首先,面對一整排重金買來的娃們,得給她們安個家吧?買個塑料展示櫃,還是乾脆添個傢俱櫃?其次,重複抽到的那些娃們怎麼辦?不夯的賣不出價,放着浪費空間,改娃沒那手藝。最後,當你還在糾結這些事情時,又一波新款盲盒襲來……

抽盲盒,絕非買個玩具那麼簡單。

什麼是盲盒?

盲盒源自日本,是指裝有不同公仔手辦、外包裝上沒有任何款式提醒的盒裝玩具,一般按系列販售。早前的盲盒裝一般是裝動漫周邊,例如海賊王、寶可夢、初音、輕鬆熊等,後來有了專門的設計師盲盒。

2004年日本Dreams發行了第一代Sonny Angel,一出現就火爆全場,這個光溜溜的小男孩瞪着一雙大眼睛,肚子凸凸的,背後還有一對小翅膀。隔年,Sonny Angel才穿起了衣服(但往往只有上半身),體型縮小變成Mini Figure,裝進盲盒,風靡至今。

 

 

Sonny Angel娃娃形象

Sonny Angel外,另一個盲盒界的風雲人物,當屬Molly。Molly公仔由香港設計師Kenny Wong設計,是一個擁有湖綠色眼睛、金黃色捲髮的嘟嘴小女孩。初代Molly是2006年的一款小畫家,2016年Molly和泡泡瑪特(POP MART)公司合作,推出首款星座系列盲盒後,迅速紅遍全國。

這家2010年成立的公司在2017年就迅速掛牌上市。除了線上商城、零售網點、機器人商店,泡泡瑪特在大陸擁有近百間直營門店。

走進泡泡瑪特的門店,就像進入一個迷人的成人童話世界。琳琅滿目、造型各異、五彩繽紛的公仔陳列在展示櫃裏。不管你是資深玩家還是過客路人,總有一款公仔能夠扣動你的心絃。

 

 

如果覺得Molly太少女,還有齜牙咧嘴的LABUBU、閉着眼睛的潘神洛麗、耳朵尖尖的紅色阿狸、七彩斑斕的獨角獸、看上去蓬鬆輕盈的白雲家族。此外,泡泡瑪特還和許多知名潮玩(潮流玩具)合作,如日本的小夏屋、豆もやし社長等,也有美國的迪士尼。

盲盒的價格也不貴,以Molly爲例,一個59元,不親民但也買得起。看到喜歡的公仔系列,隨手拿起一個,搖一搖,不知內容物和款式,滿是神祕和期待。

 

 

付款以後,打開盒子的瞬間則充滿使命感和驚喜感。如果抽到喜歡的那款公仔,甚至是隱藏版,那足以在店裏興奮地尖叫“啊,好可愛哦。”“天吶,我怎麼這麼幸運。”如果抽到的是不喜歡的款式,立刻拿起下一個再搏一次手氣。

感覺有點像在賭博,但與賭博又有所不同。

盲盒,入門玩具!

事實上,盲盒只是潮玩的一種,而且只是入門級別。雖然很多隱藏版和限量版盲盒動輒被炒到上千元,但進階版的潮玩更是天價,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還要排隊、抽號。

以目前最紅的Molly爲例,59元的盲盒隱藏版在二級市場,價格大概在1000到2000元左右(視隱藏版的概率決定)。然而,Molly和日本知名設計師大久保博人的合作款,動輒就是上千上萬元。

 

 

 

 

上海國際玩具潮流展上展出的Molly×大久保博人合作款

潮玩也被稱作藝術玩具或設計師玩具。有人認爲,潮玩於1999年起源於香港,由設計師Michael Lau和鐵人兄弟開創。潮玩將藝術、設計、潮流、雕塑等理念融入玩具,打破了“玩具是小孩玩的”定律,深受年輕人青睞。

而潮玩和一般意義上的手辦又有所不同。手辦通常是動漫周邊、模型,有一定故事情節,例如蜘蛛俠、鋼鐵人等。但潮玩是由設計師們獨立創作,通過限量發行、系列出售的方式使其有了收藏和藝術價值。

也有人認爲,潮玩其實從上世紀50、60年代由《哥斯拉》《奧特曼》引發的軟膠(又稱搪膠、sofubi)玩具風潮開始,再到後來各種怪獸系軟膠玩具誕生,潮玩早就在日本流行了。

日本軟膠潮玩如T9G、山椒魚、小夏屋等品牌歷久不衰,而日本也一直都是玩具市場的翹楚。

 

 

日本小夏屋出品的經典貓吉拉御作貓形象

這種抽盲盒的玩具形式,其實類似於扭蛋。雖然扭蛋是入門中的入門、初階中的初階,但它也可以說是潮玩的鼻祖。

扭蛋在1920年代起源於美國,除了玩具外,還可以選擇零食糖果等。約莫在1980年代,這種販售形式傳到日本,並被髮揚光大。而隨着扭蛋公仔的設計越來越多樣化(有的甚至是天馬行空),扭蛋已經逐漸變成成年人的玩具。

扭蛋可以說是日本的一大特色,除了商場、路邊、便利店等隨處可見的扭蛋機,在秋葉原地區更是聚集了大量扭蛋機。此外,扭蛋機甚至一路開到成田機場,“搜刮”旅客們的最後一枚硬幣。

 

 

一顆扭蛋約莫十幾、二十元人民幣,但卻有無數種花樣。你永遠不知道掉下來的公仔是什麼,但正是這種未知、神祕、刺激、驚喜,以及失望,讓人想要一直扭一直扭一直扭,直到扭到喜歡的款式,直到親手集齊整個系列。

這樣的心情,是不是和抽盲盒相當類似呢?

成年人的百種小心思

抽盲盒這種事,沒辦法用自己的一套想法和理念去指導別人。也就是說,每個人抽盲盒的方式、得到的樂趣都不一樣,而這也是盲盒的魅力(以及經濟力)所在。

小玲今年3月剛入坑,就已經花了5、6千元,擁有160多個娃。而在Molly交流羣裏,她這只是小數目。

“有些人買娃真的很瘋狂 。”

“進了羣你會發現有錢人超級多。”

“羣裏有人專門高價收隱藏。”

 

 

小玲以前就喜歡買玩具,現在主攻盲盒。剛入坑的時候,每天都想買,做夢都在搖盒,現在才冷靜一些。她也想過讓朋友督促自己別買,但忍不住還是會偷偷買。

必須一個一個抽,抽齊一套,如果買整盒的話,就沒有開盒的驚喜感了。 如果抽到重複的公仔,就和其他娃友換,或上“閒魚”賣掉。不過,小玲對於隱藏版比較平常心,她說自己不會高價買,“我喜歡親生的隱藏”,自己抽到會比較開心。

小涵也是個Molly迷,但她卻不是蒐集狂,也不會非要抽到喜歡的款式。她覺得自己沒什麼癮感,又自嘲說是因爲窮。盲盒對她來說有兩個意義。

“我喜歡和朋友一起買,或者互相幫對方抽。享受那種單純收穫玩具的驚喜快樂,抽到最愛的就很開心,抽不到也沒關係。”

“有時候做完事情就獎勵自己抽一個,特別開心或不開心的時候就去抽一個。每一個盲盒我都能記得抽它時的衝動和心態,和旅遊時買紀念品的感覺類似。”

 

 

圖源知乎網友的娃娃收集展示櫃

小涵有個男性朋友平常喜歡買手辦,第一次抽Molly的時候抽到了西遊系列的唐僧。抽了一次就有點上癮,想要集齊師徒四人,又不想直接買整盒,有一次直接在機器上買了10個,結果還是沒集齊,買到20多個時才終於集齊。

“他說就是享受拆盒看裏面到底是啥的過程,59元對他來說也不貴,偶爾買一個,滿足了好奇心,不喜歡的就送人。”

而小淑對於“抽”這件事比較冷感,對她來說,得到喜歡的款式比較重要,“抽不到的,我就直接上閒魚買了。”

除了抽盲盒本身的刺激和樂趣外,也有人是真心實意地喜歡公仔,還會給娃做衣服、帶娃出門拍寫真、親手改娃。

卡卡是個資深盲盒玩家,她也不會放過任何喜歡的扭蛋、盒玩。

“我喜歡盲盒的刺激感,一種未知的期待。”

“抽不到喜歡的就繼續抽,人生就是要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總要付出一些代價。”

“有一種回到小時候玩娃娃的感覺,看到它們會覺得煩躁的心情都愉悅起來,這就是少女心啊。”

在書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手又開始按捺不住地癢了起來。

一直控制我買Molly的朋友說,“你不是已經長大了嗎?”

她不知道,每個買公仔的成年人心裏都有一個寶寶,但是炒公仔的人,是在打壓這樣的夢想。

作者 | 溫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