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死者肝腎被“假捐獻” 6名醫護涉侮辱屍體罪被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7:14   鳳凰網

53歲的李萍重傷入院,家屬被告知其腦死亡後放棄治療,並在一份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籤了名;被宣佈臨牀死亡後,肝腎器官被摘除,家屬獲得20萬“補助金”,但她的兒子石祥林卻發現“捐獻”有假。

這起離奇的案件發生在安徽蚌埠懷遠縣。8月8日,懷遠縣紅十字會工作人員陳虎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證實,李萍的器官“捐獻”,並非通過正規途徑,“是醫生的個人行爲”。

澎湃新聞近日從辦案部門獲悉,涉案的6名醫護人員已被以涉嫌侮辱屍體罪逮捕。據懷遠縣公安局政工室相關負責人介紹,此案由市、縣兩級公安聯合調查,目前仍在偵辦中。

 

患者李萍受傷後曾入住懷遠縣人民醫院。澎湃新聞記者朱遠祥圖

精神分裂症患者將母親與弟弟一家三口砍傷

李萍受傷,是被大兒子石某用斧頭砍的。

李萍的小兒子石祥林告訴澎湃新聞,2018年2月10日晚上,他責怪哥哥石某在外面惹事,兩人電話中發生爭吵。沒想到這次爭吵竟釀發悲劇。第二天凌晨,石某持一把斧頭,將母親和石祥林一家三口砍傷。該案後來的法醫鑑定顯示,53歲的李萍重度顱腦損傷死亡;石祥林頭部、腹部均受重傷,他妻子輕傷,他6歲的兒子頭部重傷。

石某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經鑑定,案發時其處於發病期,但具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後來,他被以故意殺人罪判刑十四年八個月。

李萍死亡前,與石祥林等4名傷者均被送往懷遠縣人民醫院救治。

傷情嚴重的李萍,被送進了懷遠縣人民醫院的重症醫學科(ICU)。病歷資料記載,李萍入院後的第5日——2018年2月15日凌晨,她已處於腦死亡狀態,自主呼吸消失,生命垂危。

“告知家屬隨時有心跳驟停可能,患者家屬表示理解,要求放棄治療。”醫師楊素勳在病歷中記錄。

楊素勳是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他在李萍的“死亡記錄”中寫着:2月15日凌晨3:55,對李萍停用呼吸機,用手動呼吸球囊維持通氣,平車送入江蘇省一家醫院的救護車中;停止機械通氣後,凌晨5點,李萍心跳停止,“宣佈臨牀死亡,開始行器官捐獻”。

此後,李萍的肝臟和腎臟被摘取。

懷遠縣公安司法鑑定中心的《法醫學屍體檢驗鑑定書》顯示, 打開李萍腹腔後,“肝臟缺如,殘端縫合;雙側腎臟缺如,殘端縫合。”

警方作出的屍檢鑑定書還記載了李萍“捐獻器官獲取見證記錄”,上面顯示,器官獲取5天后的2018年2月20日,北京一家醫院在移植手術前對李萍的肝臟進行了病理檢查;2018年2月24日,天津一家醫院對李萍的雙側腎臟,也進行了移植前的病理檢查。

在器官摘取的前一天,李萍的丈夫和女兒在一張“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籤了名。但這張登記表後來引起了石祥林的懷疑。

 

李萍丈夫和女兒簽名的《中國人體器官登記表》,上面的登記單位和編號均是空白,也未蓋印章。 受訪者供圖

紅十字會:非正規器官捐獻,是醫生的個人行爲

母親死亡時,身受重傷的石祥林還躺在醫院病牀上。他一家住院治療主要靠一個堂兄操心。

石祥林稱他出院後知道母親的肝腎“捐獻”出去了,20萬元“國家補助”轉到了堂兄的賬戶,用於支付各項醫療費用。

“我妹妹告訴我,楊素勳醫師當時跟她說,我母親不行了,就算搶救過來也是癱瘓在牀,捐獻器官的話國家補助20萬。”石祥林說,他後來知道,母親捐獻器官的事是楊素勳經辦的。

於是,石祥林向楊素勳詢問母親器官捐獻的手續資料。楊素勳通過微信向石祥林發了4張照片——有2張是石祥林父親、妹妹在醫院簽字的照片,另一張是轉賬記錄,還有一張是“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

登記表上有石祥林父親、妹妹的簽字和手印,落款時間是2018年2月14日——李萍肝腎被摘取的前一天。表上除了個人信息填寫,還打印了幾行字,其中註明:“同意並完全代表捐獻者作出死後無償捐獻下列器官的決定”,後面一行在“腎臟”“肝臟”兩處方框劃了“√”。

不過,這張“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上,“登記單位”和“編號”一欄都未填寫,“印章”處也是空白。

石祥林覺得母親的器官捐獻“有問題”。2018年5月,他去了趟北京,找到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他們後來回覆我,只要按正常渠道捐獻的,他們系統裏都能查到,但我媽媽的查不到。”石祥林說。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一份書面材料顯示,石祥林母親李萍的器官捐獻,紅十字會人員沒有參與,且未通過正常渠道進行。

2019年8月8日,懷遠縣紅十字會工作人員陳虎向澎湃新聞證實,李萍的器官“捐獻”,並非通過人體器官捐獻的正規途徑,“是醫生的個人行爲”。

那家屬獲得的20萬元“補助”,又從何而來?“捐獻器官都是無償的,不可能補償幾十萬元。”陳虎說。

楊素勳向石祥林出示的轉賬照片顯示,2018年2月16日,一名叫“黃超陽”的匯款人,通過銀行向石祥林的堂兄轉賬20萬元。“他(楊素勳)說爲我們申請了最高標準的國家補助,20萬元。” 石祥林說。

 

李萍的肝腎“被捐獻”後,有人通過銀行向家屬轉賬20萬元。 受訪者供圖

中央督導組介入,6名醫護人員被捕

石祥林說, 2018年6月,他向衛生行政部門反映此事,相關部門曾到懷遠縣人民醫院調查。楊素勳曾通過中間人給了他46萬元“封口費”,但他當天就向調查組人員如實說明了此事。

“如果沒有問題,他會給我那麼多封口費嗎?”石祥林說。

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進駐安徽省,第14督導組的第二小組進駐蚌埠市督導工作。石祥林說,他得到消息後帶着材料,去蚌埠找到督導組工作人員,反映了相關情況。

幾天後,石祥林得知,警方對此事正式立案偵查,“抓了6個人”,其中包括懷遠縣人民醫院ICU主任楊素勳。

 

懷遠縣人民醫院ICU外面走廊的牆壁上,還掛有醫師楊素勳的宣傳資料。澎湃新聞記者朱遠祥圖

年過五旬的楊素勳是懷遠縣人,曾先後在懷遠縣人民醫院的外科和ICU工作,是一名副主任醫師。8月8日,澎湃新聞記者在懷遠縣人民醫院ICU門外的走廊看到,楊素勳的照片和人物簡歷,依然掛在牆上的宣傳欄裏。

醫院一名姓沈的保安介紹,楊素勳在這家醫院工作了大約二十年,“看起來很老實,沒想到出這種事。”

懷遠縣人民醫院黨總支書記邵南輝告訴澎湃新聞,楊素勳被公安帶走後,不再擔任醫院ICU主任一職,“我們只是配合調查,具體情況還不清楚。”

8月13日,懷遠縣人民檢察院辦案人員向澎湃新聞介紹,今年5月,懷遠縣公安局將此案6名犯罪嫌疑人移送審查逮捕,“我們以涉嫌侮辱屍體罪,對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被捕嫌疑人中包括楊素勳。

澎湃新聞從懷遠縣公安局和石祥林的代理律師處瞭解到,此案6名犯罪嫌疑人均爲醫護人員,除楊素勳外的另外5人,來自南京的醫院,目前案件仍在偵查階段。

 

關於犯罪嫌疑人的涉案罪名,石祥林認爲,涉案人員不僅在摘取器官的過程中“侮辱屍體”,還涉嫌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沒有買賣的話,給我們家屬的幾十萬哪來呀?”

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犯侮辱屍體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對於此案的定性問題,懷遠縣公安局政工室相關負責人介紹,案件的結論仍有待進一步調查。據其介紹,此案由蚌埠市、懷遠縣兩級公安聯合偵辦,將嚴格按程序辦理。

懷遠縣衛健委醫政醫管科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等調查結論出來後,衛生行政部門將依據司法機關的定性,對涉案醫生進行行政處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