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重慶保時捷女子首度現身:我錯了,若撐不住可能要跳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5日 06:46   鳳凰網

原標題:重慶帽子姐首度現身:我錯了,我像個人人喊打的強盜

原創:  海盜叔叔

1.

生命中總有一場預謀而來的洪水,

頃刻之間,

湮滅你所有的想法。

2.

2019年8月4日,傍晚6點至晚上9點。

名滿天下而聲名狼藉的重慶帽子姐,

在渝北某小區車庫,

約見重慶自媒體人白衣海盜。

我們蜷縮在一輛福特車的後座,

進行了大約三個小時的深入交流。

是的,

這是李月成爲帽子姐之後,

首度現身,

獨家訪問。

她爲何在這個期間出現?

她說,她錯了,該遭。

但是,網上有很多不實傳言,

女兒也被人肉,她實在忍不住了。

想出來,給公衆一個解釋,說清楚來龍去脈。

在這個充斥着黑色幽默的世界裏,

羣衆們,

都等到吃瓜。

所謂吃瓜,就是看熱鬧,看熱鬧還不嫌事大,而且,還希望劇情按照自己設想的進行發展演繹,如果不是,必有蹊蹺,必有妖。

不知道,

這一隻瓜,

是不是讓瓜民們滿意?

(帽子姐事發後首度現身講述來龍去脈。)

3.

8月5日下午四點,白衣海盜提前趕到渝北回興高巖社區的那個如今高知名度小區:山語澗。

網上傳說,帽子姐在這裏,有套價值約800萬的奢華房子。

白衣海盜先跟門衛套近乎,

詢問關於李月的事。

隨後,找來熟識朋友,相互介紹後,保安斷斷續續,講了帽子姐的三件小事:

首先是,出事後,帽子姐就從小區消失了。

第二是,帽子姐平時性格張揚,愛穿着打扮,性子急。

第三是,事實上,她跟物管關係不錯,有次,有業主不交物管費,帽子姐跑去罵那業主。(但後來,帽子姐沒承認這事。)

白衣海盜走進門衛值班室,

如圖所見,值班室簡陋,凌亂,這個修建於2006年左右的小區,跟之前設想的,有點差距。

小區對面,是一排普通商住樓,保安說,門面月租,幾百元。

在保安帶領下,

趕到帽子姐住家的63棟某單元。

這棟看上去比較陳舊的房子,門前右邊有枯萎雜草,左邊倒放着一個粗糙的蔑簍。

向物管相關方面打聽,帽子姐所住房屋,套內90多平,在2006年的重慶,售價約5000多一平米。

瞭解重慶的人都知道,渝北兩路,在當年重慶,是既屬於主城區,又感覺有點脫離主城區的地方,比較偏。

而回興,在兩路城區,又屬於比較偏的位置。

(從山語澗門口看出去的景象。)

(山語澗門衛室。)

(李月家單元門口。)

4.

白衣海盜在距離山語澗比較遠的另一個小區車庫,

見到了著名的帽子姐。

如今,她在親戚家,躲避風頭。

以下,是白衣海盜與帽子姐對話:

白衣海盜:現在心情如何?

帽子姐:

難受慘了,我成了衆矢之的,又成了公衆人物,感覺像個強盜,不敢見人,臉都遭丟盡了,也給渝北人丟了醜,感覺全身無力,可以說一般的女的承受不起,想死的心都有了。

(帽子姐哭了。)

白衣海盜:再講下那天事情經過呢。

帽子姐:

那天8點過,我給娃兒買早餐,想到後面還有事,就想搞快點回去處理工地上事情。

我轉彎燈打了過後都要轉過去了,直行車輛就這麼過來,縫縫那裏,我說帥哥你讓我下要不得啊,他說你保時捷呀很大肆我憑啥子讓你。

我有點趕,性格又火爆,我說你說話溫柔點噻,他說話很不中聽那種,我就聽起很不舒服,我開車門下車,他也開車門下去。

我說你敢不敢打我嘛,他說你敢不敢打我嘛。

然後,他說我臉很白,臉上粉很厚。

這下我就完全控制不住了。

然後我就先動了手。

後來的事情,你們都看到了。

他把我帽子撿起來,就各走各,走了後,他就報警,我也報了警的,我們去雙龍派出所解決,後來接受處罰,就言和了。

(帽子姐提供的她2015年的照片。)



白衣海盜: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這個事情鬧大了?

帽子姐:

從派出所出來,10點多鐘,朋友截圖給我說,啷個有人攻擊你喲?

他們給我發的信息,是佳佳在網上發的。

佳佳以前是我好朋友,後來,鬧翻了。

她說我老公童小華是派出所所長,我一看,就曉得事情鬧大了。

因爲說你一個當官的,派出所所長,跑車,你有啥子資格開跑車,肯定很多事情要出現了。

因爲我都是做生意的,情商智商還是有點高,就想到這些東西肯定要遭放大。

結果到了下午,那個點擊率之高。

我一晚上都沒睡着,我老公把我罵得飛起立起了。

後來,老公又安慰我,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他說,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們經得住檢查。

我覺得我對不起女兒,對不起老公。

網上說我老公自殺,

這些謠言太過分了。

搞得我們壓力太大。

女兒放暑假在家,其實我曉得,女兒看到網上恁個多罵我的,她的壓力也很大。

我天天抱到女兒哭,眼睛都哭腫了。

白衣海盜:網上有人說你結了兩次還是三次婚。

帽子姐:

我到今天,還是一婚。

我1974年出生在渝北木耳,家中有5姊妹,我是老幺,從小長得乖巧,家人也寵我。媽老漢關係不好,經常打架,爸爸經常拿棍子打媽媽。

我從小也急躁,衝得很。

初中畢業後,我跟哥哥姐姐一起,買了輛貨車,跑砂石。然後,又跟親哥哥一起,去了昆明,搞旅行社,做了三四年,掙了點錢,但是生意慢慢淡下去,就把旅行社包出去,回到渝北。

回來後,我還花幾萬塊錢,在渝北買了第一套房子,署父母名下。

我脾氣不好,但我有情有義,耿直,孝敬父母。

然後,我們幾兄妹就開始搞貨車營運。

貨車基本都是拉工地石子,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慢慢接觸土石方。

然後,有人問我媽,

你女兒長得恁個乖,有男朋友沒有?

我媽說,我女兒要求有點高喲。

然後,他們就給我介紹了童小華,也就是我現在的老公。

那時候,我有些錢,但是童小華工資一個月才462元,我嫌他窮,我朋友說,他面相很正,是個好人。

我開始做土石方的時候,他還在哪個地方當防爆隊員。

我們認識三個月後,就結婚了。半年就懷了小孩。

我結婚前後,他在石橋鋪上班,後來先後其它區各個地方上班。

如今拖累了我老公,害了我老公。

(帽子姐又哭了。)

白衣海盜:是不是因爲你老公是派出所所長,所以你做事更肆無忌憚?你老公有沒有給你工作提供便利?

帽子姐:

從來不是。

我在任何場合,都沒打我老公的名號。

我老公反對我的行事風格和打扮,我們從來不一起出席公開場合。

我老公到現在,工資卡上只有11萬,我不管老公的卡,老公負責娃兒的學費,娃兒沒錢了也找他要。

我以前跟他說,你手頭管恁個多土石方這些,給我介紹點撒?

老公從來都不予理睬。

從以前到現在,我做的土石方,都沒在老公管轄的轄區。

土石方,就是工地平土。但是,這裏面有很多環節,我主要做轉手生意。

我跟我親家合夥,斷斷續續接了小項目,有項目的時候,就掛靠到其它正規公司頭上,如果不划算,就換一家掛靠。

白衣海盜:說下你的房子車子呢?

帽子姐:

山語澗的房子,總價買成50多萬,現在還在按揭,我可以把銀行按揭短信發給你看。

我們最多的時候,有三套房,除了山語澗,我父母有套一室一廳的安置房,在我名下。

老公他們多年前有套老房子,前兩年,我賣了60多萬,用賣房款,買了現在的保時捷。

那是輛三手保時捷。

他們勸我按揭,但是,我以前買車按揭,多遭了幾萬手續費這些,於是就分兩次,全款了。

開始那輛車,是銀色的。

但是,我覺得紅色的,更歃血一些,就到車管所按正規手續,重新貼膜更改。

而且,我還另外裝了排氣筒,非常拉風!

(白衣海盜注:歃血,重慶話,類似拉風,比拉風更牛逼。)

(帽子姐提供的按揭短信。)

白衣海盜:29次違章,怎麼回事?你打個電話,就可以消分麼?爲何逼停網約車?

帽子姐:

我有時候開車的時候耍手機,闖了一次紅燈。

駕照分數扣完後,

我找了幾個朋友駕照去扣分,

還是不夠扣,其中還有一個一次12分的。

我就去車管所,重新學習,再考駕照。

重新學習的時候,我還是開的保時捷,又跟一個學員發生了爭執,然後,她就把我舉報了,結果,我還遭罰了1000元。又遭了處分。

這些事情,我都沒跟老公說。

車管所有記錄,你可以去查,都曉得結果。

網約車的事。

那天,我前面有個摩托車,突然拐了一下。我在後面,被迫也跟到拐了一下。結果,我後面有個網約車。

網約車以爲我故意在整他。

他就跑到我前面,一次又一次的蹩我。

我一冒火,又跑到他前面,把他逼停了,說了那句打電話就可以消分的話,結果,他有行車記錄儀,錄下來了。

消分是吹牛的。

如果可以搞定這些,我就不會去車管所重新學駕照了。

白衣海盜:你穿着打扮很洋氣,很愛美。

帽子姐:

說實話穿着洋氣,還是跟我的審美觀有關。

我經常看時尚雜誌,百度上面去搜時尚的東西,看街邊的女孩啷個穿的。

我經常在網上買東西,網上傳的我那個打架的包包,是我在朋友那買的A貨。

因爲不值得嘛,正版是四萬二,我買成1600。

名牌這些東西我不啷個注重是不是真的,我喜歡打扮時尚前衛的東西。我只關心,是不是好看。

再說,我開個保時捷,穿個假的,別人都以爲是真的。

帽子姐:我說這些A貨,是不是很“髒班子”(重慶話,意爲丟人)?

白衣海盜:

你是怎麼想的,怎麼做的,就怎樣說出來。這是真實的你。

(帽子姐供圖。)

白衣海盜:整過容沒有?

帽子姐:

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沒有整其它的,就是下巴,打過兩次玻尿酸。他們說,打了玻尿酸,下巴以後裏面會變空,所以,以後也不打算再去打了。

白衣海盜:再問一次,你老公,是不是你的保護傘?

帽子姐:

事到如今,全國全世界,都曉得我家的事情了。

大家壓力都很大。

瞞都瞞不住的,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我們家的財產,我已經介紹了,也會被查的。

我的車來龍去脈,我也說了,也會被查的。

我重考駕照,也能查得到的。

我做的生意,也會被查的。

打架這次,我做了錯事,我後悔得很。

我道歉。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但我們家人,應該有的清白,也會有的。

白衣海盜:這個事情,會影響到你們夫妻感情麼?

帽子姐:

我已經跟老公說了,不再拖累他了。

老公低調,刻板。

我愛美,愛打扮,我喜歡熱鬧張揚。

所以,我們感情方面,也經歷了些波折。

經常吵架。

你覺得我該離開他嗎?

我也不曉得,

未來究竟會怎樣。

白衣海盜:這個事情發生後,對你改變可能很大。

帽子姐:

我手機號碼泄露之後,每天可能有上千個電話,也有好多短消息。號碼都沒法用了。

電話沒接。

短消息大部分都是來罵我的。

也有來安慰我的陌生人。

朋友一個抖音裏面,有我的視頻。結果,幾天之間,她的粉絲就漲了10多萬,好多都是去罵的。

這個事情,影響太大了。

有人勸我賣了車,我不會賣。

我喜歡保時捷,對那輛車有感情。

現在壓力太太了,

我都各人打了自己好多耳光。

如果實在撐不住了,我也有可能要去跳長江。

如果跳長江,我一定要好好化個妝,再去跳。

白衣海盜:你還想對那些關注你這個事情的人,說點什麼?

帽子姐:

我太后悔了。

我對不起老公,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女兒。

同時,也對不起渝北人民。

我真誠地向大家道歉。

我該遭罵。一切都是應得的。

但是,請大家放過我女兒。

拜託大家了。

拜託。

(請放過孩子。)

5.

命運常給你帶來幸福,又給你帶來不幸。

而命運只決定我們行動的一半,

另一半,

由我們自己操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