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人民微評:女教師絕筆信是面鏡子 對蒼生疾苦應多些體恤之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4日 06:35   鳳凰網

這封絕筆信,是悲情求助,也是憤怒控訴。真相如何,靜待調查。人已找到,平安比什麼都好。事再解決,更是衆望所歸。從風波到風暴,並非沒有反思之處,對蒼生疾苦,應多些體恤之情;對合理訴求,更應依法依規滿足。若如此,何至於小事變大、大事變炸?

此前報道

女教師到北京爲女兒看病被定性爲“上訪” 丈夫被撤職

新京報訊(記者倪兆中)徐州女教師李秀娟通過網絡發佈求助信,自稱和丈夫長期遭到有關方面的不公正對待,“準備離開這個世界”。新京報記者4日中午撥打其電話,接電話者自稱是李秀娟的女兒,其表示,父母一早外出,沒有帶手機,且至今未歸。

新京報記者看到,網傳求助信,發佈於江蘇徐州當地一個自媒體公號,發佈者名爲“李秀娟”。求助信的發佈對象爲“親愛的老師同仁,全國網友,各級領導”,其開頭即表明,“當您看到這封求助信時,我和先生已經在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

舉報者自稱名爲李秀娟,和丈夫都是徐州豐縣周樓小學老師,有一兒一女,女兒今年10歲,兒子今年2歲。

關於具體求助內容,上述信件中表述爲,去年,自己時年9歲的女兒嘉嘉,在徐州豐縣實驗小學受到同學無意傷害致失明。2019年2月底,新年剛過,“此時,距離女兒眼睛被同學無意傷害致殘已經快10個月了,女兒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們抱着一線希望決定到北京複診。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車票並預約了同仁醫院的眼科掛號。”

不過,求助人在信件中表示,當地將李秀娟一家前往北京的行爲定性爲“上訪”,並隨後對其進行“不公正對待”,要求其承認“上訪”。此後,李秀娟所屬的教育局,也對其進行談話,並下發處分文件。“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評談話,被撤職”。

李秀娟在求助信中表示,舉報行爲對自己和家人的心理狀態都造成極大困擾。

求助信中貼出的全家福照片。

4日中午,新京報記者據此撥通李秀娟留下的電話,接電話者自稱是是李秀娟的女兒嘉嘉,今年十歲。其告訴新京報記者,“媽媽和爸爸一大早就出門了,手機也沒帶,目前只有她和2歲的弟弟在家。”嘉嘉稱,媽媽“昨晚哭了”,今天父母一早出門時,只給自己留了一些麪包和水,而至於其去向,目前尚不得而知,也無法取得聯繫。

嘉嘉表示,此前媽媽曾告訴自己,“會有阿姨來照顧”。

附:求助信全文

這封信發出時,我和丈夫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豐縣派出所副所長羅烈,教育局丁攀,這個世界的惡,你們佔了一半

親愛的老師同仁,全國網友,各級領導:

當您看到這封求助信時,我和先生已經在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

我叫李秀娟,我的身份證號是320321198009102249.電話號碼15950651168.我們夫妻都是徐州豐縣周樓小學老師,我們有一兒一女,女兒今年10歲,兒子今年2歲。在女兒失去左眼之前,我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9歲女兒嘉嘉被徐州豐縣實驗小學同學無意傷害致失明後,女兒哭了整整一年,而我經歷了民警暴力毆打,扇耳光,莫名拘留,行政處分,長期監視的噩夢;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評談話,被撤職。我和丈夫永遠忘不掉派出所副所長暴力毆打我的場景。我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孩子也得了恐懼症。

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們把這一年多來的遭遇寫下來,我們再次請求有關人員不要再屏蔽我們的文章了,你們的心也是肉長的。              

帶失明女兒北上看病遭徐州副所長羅烈暴打,被拘留2019年2月底,新年剛過,此時,距離女兒眼睛被同學無意傷害致殘已經快10個月了,女兒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們抱着一線希望決定到北京複診。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車票並預約了同仁醫院的眼科掛號。      

意外發生在我們出發之前,這成了我們全家人禍的開端。             

3月1日晚上10點,四個人走進我家:徐州豐縣教育局信訪辦公室主任丁攀、樑寨鎮中心校領導陳晨、張超和王會計。             

我忙着給幾位客人端茶倒開水,洗水果。教育局丁攀主任突然厲聲要求我退掉3月3號晚上去北京的車票。      

“孩子的眼睛不能耽誤,3月份去北京的票也不好買,怎麼突然要我退票呢?"我遲疑了一下。我回答丁攀:既然領導要求我不去了,肯定有其他工作安排,那我就下次再去,我退了票。

張超和丁攀藉故離開我家,並留下陳晨校長和王會計繼續監視我!             

在我被拘留後,我才明白,兩位領導是去派出所叫民警了,兩位教育工作者,爲了完成所謂的維穩任務,不惜給一個平民家庭帶去災難。             

半小時後,四位民警突然衝進入我家,他們以我涉嫌尋釁滋事爲由要將我帶走,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我和丈夫工作十幾年來,勤勤懇懇,本本分分,我們也教育孩子誠實做人,好好學習,我們怎麼可能涉嫌尋釁滋事呢?             

沒等我反應過來,兩位民警稱“去一趟派出所半小時,最多一小時就讓我回來”我的兒子和女兒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他們被嚇地大哭了。孩子堅信警察叔叔是抓壞人的,媽媽怎麼也成了壞人呢?             

我問民警我究竟犯了什麼罪要把我帶走,此時,豐縣城東派出所副所長羅烈破門而入“你挺牛逼,叫你走,你還不走”。他將我拖拽下樓。             

我穿着襯衫,光着腳,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着問他們爲什麼抓我?      

我被羅烈摔倒在地,我雙膝跪在地上,羅烈薅着我的頭髮,不由分說,瘋狂的扇我的臉,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輩子不能忘記的屈辱,他那雙碩大的黑手出現在我每一次噩夢裏。      

被拖拽後受傷的膝蓋,直到出了拘留所還只能瘸着行走

羅烈將我塞到車裏。迷迷糊糊中,我聽到孩子在我丈夫的懷裏喊着媽媽。我卻怎麼也睜不開眼。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帶到豐縣城東派出所,我的手腳被拷在審訊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蓋還流着血,我請求穿衣服,他們狂笑着,用着本地難以啓齒的髒話辱罵着我,吃着帶着熱湯的外賣和水果,他們看着我淋血的右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關進一間狹小的鐵屋裏。那是一種只有在電視裏才可以看得的鐵籠:狹小,冰冷,防止自殺的軟牆。      

在這幢威嚴的大樓裏我度過了滴水未進,被恐嚇辱罵逼供的一天一夜

我清晰地聽到手機在派出所接待室響了幾十次,這一定是我家人打來的電話,我請求羅烈所長幫我報一聲平安,他沒有理我。手機就在那裏兀自響着,響了一夜,手機的響鈴像極了孩子喊媽媽、丈夫擔心妻子的哭聲,我哭了一夜。      

我等待着他們快些提審我,給我一些飯吃,給我一口水喝。      

第二天下午,副所長羅烈來給我錄口供,他要我承認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訪的。      

我對羅烈說:我女兒的眼睛被同學甩失明瞭,我帶女兒去北京看病,況且我也在北京同仁醫院給女兒提前掛好了號,掛號記錄可以在我手機查到。      

羅烈獰笑着說:“你看你哭的死樣,像條狗一樣,你這樣的犯人我審的多了,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招供

隨後羅烈要求我簽字承認上訪並接受行政處罰,罪名是尋釁滋事。      

我在紙上寫到:我沒有尋釁滋事,我要複議和訴訟。我幾乎以哀求的口吻問他:我到底滋了什麼事?      

羅烈稱如果我再不簽字,就從重處罰我。我固執地問羅烈:我認罪可以,可是你得告訴我到底犯了什麼罪。      

羅烈說:如果你簽字,我就給你喝水。當時我極度虛弱,已經一天一夜滴水未進。我還是拒絕簽字。      

羅烈命人將我塞進車裏,對看守民警稱“一口水別給她喝”。隨後,我被送往徐州拘留所。

在拘留所得知被抓原因:疑似上訪

到了拘留所,管教問我身上和臉上爲什麼會有這麼多傷,此時我才知道,自己的臉被羅烈打變形了。管教看我一直在哭,他彷彿明白了什麼,他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離開了。            

在拘留所的七天,那是我永生不敢再回憶的日子:逼仄的空間,多人擁擠的板牀,無法吞嚥的餐水,解手時被多人圍觀,被圈養的屈辱。那些經歷,每次回憶我的心都在顫抖。      

我年幼的兒子看見我被羅列副所長拖走跪在地上時恐慌的眼神,一直在我腦海裏。

在拘留所的七天,我一直搖晃着鐵門,呼嚎着請求找律師,沒人理我。一位大姐見我一直哭喊,便問我爲什麼喊冤。我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傾吐出來:      

2018年3月12日,豐縣實驗小學放學排隊期間,我的女兒嘉嘉兩位同班同學發生衝突,一位李姓同學的衣服拉鍊甩進我女兒的左眼,女兒眼睛受傷後失明,後被鑑定成八級傷殘,一年多來,學校一直未妥善處理孩子的傷殘賠償問題。孩子眼睛看不見了,迄今爲止,我們仍然無法就賠償問題達成一致。我和丈夫開始走法律程序。              

女兒的左眼永遠看不見了

隨着女兒視力惡化加劇,2018年7月,我帶着女兒去了北京同仁醫院,醫生告知我們女兒的視力基本爲0無法治癒了。我蹲在醫院樓道哭了起來。一位同情我的大姐帶我和孩子吃了一頓飯,並建議我去國家信訪局諮詢。

在我從北京回家的前一天,我到信訪局反映了女兒眼睛被傷害一事,希望社會可以關注學生在校安全。      

在我走出信訪局大門後,我被豐縣一位趙姓官員攔住。他說:有問題好解決,你女兒的問題,有學校的責任,該賠償就賠償,你先回家。      

後來我才知道,他叫趙才柱,是我們當地專門安排在北京負責截訪的。      

第二天,我帶着女兒離開北京回家。      

拘留所大姐聽完我的陳述,她告訴我:我是因爲有信訪記錄才被抓的。      

我問大姐:我帶女兒去北京看病,順便去信訪局反映在校學生安全問題。我也沒做壞事,抓我做什麼?      

大姐嘆了口氣,沒有再理我。             

走出拘留所,被圍堵,被監視,被撤職

3月9號我終於走出拘留所。我瘸着腿,頭暈眼花。在拘留所小門,我等着接我的家人。      

意外又發生了。      

豐縣實驗小學校領導渠敬衡突然出現,強制把我弄上車,車牌號爲(車牌號蘇CC900U)的超大面包車,我看到了兩個民警和幾個校領導。我立刻感到了危險。

他們啓動了車輛,我大聲呼救。我的丈夫和我妹妹聽到了我的呼救,我妹妹拼死趴在麪包車的引擎蓋上,他們才把車退回了拘留所大門內。僵持近兩個小時,我們報警,徐州本地民警來後,他們才放開我。

重獲自由後,我立刻去了徐州中心醫院辦理住院手續,我的身體衰弱到了極限了。      

他們派來監視我的人,幽靈般的盯着我

在我住院的第二天,病房門口出現了多名我熟悉的面孔,他們帶着口罩,監視着我的一舉一動,總共有五六個人,我認出來那是豐縣實驗小學的老師。      

我入院的第三天,他們增加了人手,總共超過十人。監視我的人將車子緊停在我家車子旁邊。      

就這樣,一雙雙陰森森的眼睛,在樓道里,在我家車旁,在我病房,在醫院走廊裏,跟着我吃飯,盯着我上洗手間。他們像幽靈一樣,看管着一個重刑犯人。孩子問我:媽媽,怎麼那麼多人跟着我們?兒子恐懼的眼神讓我心碎。      

我實在受不了他們的監視了,我衝過去問他們:我到底犯了什麼法?      

他們用無奈的語氣告訴我:自己也不想監視我,是領導安排的。      

無奈,我們只能選擇忍受。我們全家生活在真空的世界裏,年邁的父母在病房和我們一起抱頭痛哭。      

從3月20日開始,教育局連續幾天傳喚我,要求我去教育局紀委談話,我實在害怕他們再次抓我。我真的害怕他們再打我,再把我關起來。      

我病的頭暈眼花,站都站不住,根本沒法上課,我所有請假手續齊全,他們不准我請假,怕我反應他們的違法犯罪的行爲,安排了多名領導到學校監視我。      

我實在受不了他們不停地傳喚,批評和談話,我決定爲自己找說法,5月31日,我到江蘇省公安廳反映我被派出所副所長羅烈暴力毆打拘禁一事。結果收到了民警給我送來空白的訓誡書。      

6月25日,我接到教育局下發的教育局處分決定,我再一次遭受罰。      

教育局在文件在處分中稱我兩會期間籌備進京上訪,被依法查獲

他們繼續跟蹤,他們派了人手在學校監視我,更爲可怕的是,他們把我學校去年新裝的十幾個高清監控全部毀掉,重新安裝了只有張超有查看權限的十幾個無死角的監控。他們不停地找我談話,無休止的批評調查監視我。我長期爲自己辯解,嗓子哭啞了,得了嚴重的喉炎,我去請假,張超校長不批准並稱我請假需向教育局領導報備。我無奈,只能邊監考,邊掛水。              

學校全體老師同情我家的遭遇,自願聯名

那些監視我們的人就像鬼魂一樣遊蕩在我和丈夫工作的小學,他們總是隨機的審查我,把我叫過去問話。我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壓力,幾次在課堂上抱頭痛哭。我們小學全體老師也實在看不下去了。  

7月放暑假以來,有關人員找我談了很多次話,我希望依法賠償女兒左眼失明的問題,一分不多要,一分不少要,我請求追究暴力毆打我派出所副所長羅烈的責任,哪怕是一個道歉。對於這些訴求,沒有哪怕一個被滿足。

我和丈夫是本本分分的老師,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種暴力會發生在我們家庭。我們的孩子看到羅烈暴打我後,每一次在街上看到警察都會嚇哭。

  我們全家實在沒有辦法了,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我也得了嚴重的抑鬱症,如果我們再不被解救,我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求求社會關注我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