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官員拆遷被撞身亡調查:當地政府4年13次強拆被判違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2日 22:44   鳳凰網

7月13日,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區小李莊,“建業新城”小區正在施工建設。工地藍色擋板外,有一棟剛被拆掉的樓房,房主叫王恩忠。

房屋成了廢墟,王恩忠無暇顧及,他更關心的是兒子王崢的命運,在當地房管部門下屬企業上班的王崢於7月8日被郾城警方刑拘。刑拘是因爲一起駕車撞人事件。

7月3日凌晨,50餘名拆遷人員來到王恩忠家,架走夫妻倆後,機械開始施工,房屋一點點坍塌。房屋30米開外處設置了警戒線,從一公里外住處趕來的王崢多次試圖突破警戒線,可被攔下。

無奈之下,他折回住處,開來了白色私家車。凌晨2時55分許,車輛快速衝過警戒線,拆遷人員有的躲閃開了,可一人被撞身亡。身亡的人叫胡華東,郾城區衛計委副主任科員,亦是拆遷指揮部工作人員。

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調查瞭解到,小李莊的拒拆戶與郾城區政府之間的紛爭持續了4年之久。紛爭之下亂象叢生:有人受到拆遷人員恐嚇、有人被拆遷人員持刀砍傷、政府強拆行爲被判違法……

當地一位退休幹部指出,郾城區政府違法強拆有三個原因:小李莊的地皮寸土寸金、此處納入棚戶區改造、拒拆戶不滿拆遷條件。

▲王恩忠的房屋已成廢墟。攝影/上游新聞記者沈度

“房子保不住了”

可靠信源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7月3日凌晨,郾城區小李莊棚改項目指揮部組織50餘名工作人員和大型機械,來到了王恩忠家附近。有人上到了二樓,王恩忠見狀,點燃了早已準備好的鞭炮,朝屋外扔去。其妻也給王崢打去電話:“房子保不住了。”可這無濟於事,兩人被架離房屋,機械開始作業,王家的樓房一點點坍塌。

7月11日,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圖片顯示,王恩忠被架離時,臉部有擦傷。

接到母親電話後,王崢從一公里外的住處趕到了小李莊,接着便發生了上述一幕。視頻顯示,王崢的白色小車停在廢墟上,廢墟離他家倒下的房屋約10米,向下的車頭被廢磚蓋住。胡華東倒在車旁的水泥小道上,他下穿牛仔褲、上穿黑色T恤、左側頭部已變形,腰部血跡斑斑。

據澎湃新聞報道,郾城區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介紹,這次拆遷是4年前啓動的城中村棚改項目,手續都有,涉及443戶,事發前已拆441戶,只有兩戶不同意拆遷……之所以夜裏拆遷,是因爲白天“柴油車、大型機械都進不了市區”。

目前,王崢已被刑拘,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暫不方便對外透露。此外,專班人員正在處理胡華東善後事宜。“不是全員拆遷,指揮部抽調了一些政府部門的人。”

“剩下的這幾戶很難拆,所以選擇晚上,晚上防守薄弱,不是白天管得嚴,大型機械進不了場。白天又不是沒拆過。”小李莊多戶居民認爲,郾城區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並沒說實話。

這並不是指揮部第一次在黑夜拆遷。

6月30日凌晨4時許,小李莊王財生家也被拆了。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視頻顯示,一名老人倒地不起,她的身旁站着戴着頭盔、拿着盾牌的安保人員,有人大喊:“房子沒了。”老人名叫付小捧,69歲,現就醫於漯河市第三人民醫院。病例顯示,其骨損傷、軟組織腫脹。 

▲王崢駕駛的白色轎車停在廢墟上,胡華東倒在一旁。知情人士供圖

多人砸窗戶砍人逼迫拆遷被判刑

據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兩段視頻顯示,2015年10月24日凌晨3時52分,四名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的男子在小李莊遊蕩。其中三人拿着長刀、一人拿着鐵棒。同年10月27日凌晨3時40分,還是四名戴着棒球帽的男子,把長刀和棒子放在路邊後,撿起石頭,朝村民家中扔去。

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判決書載明:2015年6月4日凌晨2時許,因小李莊村民被害人蔣耀賓不同意拆遷補償的條件,拒絕對其家房屋進行拆遷,該村社區居委會主任馬朝陽便讓黃威鋒解決此事。隨後,黃威鋒駕車帶領米帥、李佔穩到小李莊村持刀將蔣耀賓的麪包車砸毀,損失約1000元。

此外,小李莊的李學軍因拒拆被砍成重傷。(2017)豫1103刑初317號判決書顯示,2017年2月10日,負責小李莊拆遷工作的李某某、胡某等人在漯河市黃河路鑫昊置業公司開會,協商小李莊村民李學軍兄弟二人家的拆遷方案,因之前未達成拆遷協議,開會商量後提出以下方案:在對兄弟二人鄰居家的房子施工時,影響到二人,待其出門查看時將二人控制,並強拆其房屋。會後,李某某找到張賀陽由其負責組織人員到拆遷現場。

2017年2月12日,張賀陽夥同母耿豪、戴洋、張廣孟、李明浩等十餘人分乘三輛車,並攜帶砍刀、鋼筋棍等工具到達小李莊南邊河堤處,在張賀陽的指揮下,分批來到小李莊前街一衚衕處,對李學軍兄弟倆實施毆打。隨後,以上人員駕車逃離現場。經法醫鑑定,李學軍損傷程度爲重傷二級,李學軍弟弟受輕微傷。

判決書顯示,上述人員均因故意傷害罪獲刑。

▲監控視頻顯示,有人拿起石頭砸玻璃。小李莊村民供圖

郾城區政府至少13次強拆行爲被判違法

房屋被強拆後,少數小李莊人打起了官司。

村民付毛的房屋在2016年9月19日被強拆。“我和老伴去醫院看病,回來房子就沒有了。”

漯河市中院判決書顯示,2015年5月9日,郾城區政府發佈房屋徵收通告,決定徵收小李莊440套房屋,付毛的房屋位於徵收範圍內。市、縣兩級人民政府負責本轄區的房屋徵收與補償,付毛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郾城區政府對其房屋進行了強拆,但可以推定其房屋被小李莊社區居委會有組織地進行了拆除,該行爲應該視爲郾城區政府的委託行爲,法律後果應由郾城區政府承擔。在未與付毛簽訂補償協議,未由房屋徵收部門報請郾城區政府作出補償決定,未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的情況下,拆除其房屋,違反《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

2016年12月26日,漯河市中院作出判決,郾城區政府對付毛的房屋強制拆除行爲違法。今年6月20日,河南省高院判決,郾城區人民政府賠償付毛房屋及裝修損失費、室內物品損失費等費用。

▲郾城區政府強拆付毛的房屋被判違法。受訪者供圖

上游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除付毛外,郾城區政府強拆小李莊村民周巧玲、荊榮花、蔣耀甫、李財生四人的房屋均被法院判決違法。

郭莊與小李莊相距車程只有5分鐘。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判決書顯示,郾城區政府強拆郭莊劉國勝、李省、卜鵬、晁鵬、曹紅衛、張軍利、付慧平、張保安8戶居民的行爲亦被判違法。此外,郾城五里廟多戶居民也贏了強拆官司。

拆除王恩忠家的房屋是否也違法?7月12日,郾城區區委宣傳部並未回應。此前,該部相關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正在落實拆遷是否合法。”

南方週末發表評論指出,房屋拆遷一直是中國城市改造過程中的焦點問題。因爲涉及巨大的利益,拆遷過程中強拆事件頻發,強拆中發生衝突導致拆遷工作人員或者被拆遷戶傷亡的案例也不時發生。爲此,國務院2011年出臺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對房屋徵收和拆遷作出了更具體和嚴格的規定,條例規定對於拒絕拆遷的,政府部門不能直接強拆,而應該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漯河郾城區的這一棚改項目,所在土地是國有土地還是農村集體土地?徵收手續是否合法?強拆是由法院組織,還是由拆遷指揮部自行組織?這些問題都需要答案。

▲建業新城小區樓盤模型。攝影/上游新聞記者沈度

漯河房價最高的“建業新城”

爲何有人拒拆?上游新聞獲得“徵收補償安置方案”上寫道,宅基地170平米以上,安置面積200平方米房一套,車位一個;宅基地120—170平米,安置180平方米房一套;宅基地120平方米以下,安置160平方米房一套。容積率1.6以內合法建築面積減去安置房面積,按1300元/平米補償(實爲1370元/平方米)。除此之外違章建築面積按260元/平方米補償。

多名拒拆戶和已拆戶均稱,他們不認同上述補償安置方案是拒拆原因之一。“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沒給我們明說安置房在哪,只說就近安置。直到王崢撞死人後才說安置在建業新城內。如果知道是安置在建業新城裏,不會有這麼多人拒拆。”

關於拆遷之前有沒有說清安置地點,7月12日,郾城區委宣傳部並未做出回應。

小李莊位於郾城中心地段,該村的土地上正在建設“建業新城”小區。小區開發商是漯河市鑫博置業有限公司,委託管理商河南中原建業城市發展有限公司。

7月12日,小區售樓部置業顧問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小區佔地101畝,將建9棟樓,其中3棟用來安置小李莊村民,不對外出售。另外6棟中有2棟已經開盤,只剩幾間沒賣出。“小區總共有800多套房,1/3用來安置拆遷居民。我們拿地時,這塊地是‘地王’。商品房售價每平方米均價過萬,是迄今漯河均價最貴的商品房。”

目前,小李莊還有幾戶人家沒拆,他們非常擔心自家的房屋是否也會被深夜強拆。

上游新聞記者沈度 發自河南漯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