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童失聯案調查:租客老家並無冥婚習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2日 20:47   鳳凰網

老家無冥婚習俗,但租客帶走章子欣似有預謀,“以前就在手機上詢問周邊是否有孩子”

同樣的問題被問了太多次,章子欣的父親章軍一遍遍重複回答。他說:“現在網上所有人都是在猜測,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

子欣奶奶和他提過一嘴,說村裏的高人算了卦,孩子沒事,“她很準的,她說沒事,是不是真的就沒事?”他問記者,也問自己。

7月4日早上,9歲的杭州淳安女孩章子欣在家中被租客以當婚禮花童爲由帶走。而帶走她的男租客樑某華、女租客謝某芳,於7月8日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9歲女孩再無音訊。

真相未明之時,網絡熱議不斷,一些人的矛頭率先對準受害者家庭,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

12日,象山海邊,搜救之前隊員們先集合聽指令。劉雪妍攝

在子欣的市民卡被發現的寧波象山白沙灣,12日搜救還在持續。海灘上礁石林立,章軍跳過尖石,步子很快,身後大堆的攝像機和相機跟不上了。

他像是在逃離鏡頭,一個人站在離海很近的礁頭,帶着哭腔喊:“章子欣,欣欣,你在哪兒?”

沒有人能回答。後來記者問他爲何喊,他說,“聽說面朝大海喊人名,她就會浮上來……”

因爲擔心家中老人情緒崩潰,12日下午,在寧波守了近4天搜救現場的章軍回家了。

青溪村,村幹部輪流安撫

12日,淳安縣千島湖鎮青溪村,山裏下起瓢潑大雨。傍晚近6點時,章軍與章子欣的姑父一同到家。他抱了一下16個月大的小外甥,疲憊地癱坐在沙發上,沉默一會兒後說:“明天早上要去派出所。我到現在都沒想通這兩個人到底是爲什麼,現在的一些解釋都牽強。”

“家裏老人都很自責,他們現在壓力很大,我希望網友不要再責怪我爸媽了。他們都是老老實實的農民,把我養大,又把我女兒帶大。”章軍說。

12日傍晚,章軍返回淳安家中。 顧傑攝

青溪村徐主任告訴記者,村委目前共安排7名幹部輪流到子欣家,主要先做安撫工作,“保證他們家庭這邊不要再出什麼事情。我們村裏說實在也幫不上多少忙”。

據徐主任介紹,目前青溪村包含3個自然村,分別爲齋上、湖坑、長嶺,共有240餘戶、800餘人。章子欣家所在的齋上自然村,共有人口490餘人。

從地形上看,章子欣家位於接近山頂處,此處本就偏僻,附近總共只有4戶人家。徐主任說,子欣家如果在山腳人口密集處,可能掌握情況就會比較清楚,“來往的人多,陌生人更容易被注意到”。

徐主任介紹,按照規定,個人房屋不能隨意出租給外人,如果出租,應到大隊登記。“這些以前強調過多次,山腳下就有很多出租出去的,但都是登記的,村裏都會掌握,但像這種臨時出租的,一般就沒人知道。”

徐主任很感慨,如果當初子欣爺爺奶奶將陌生人信息同村委報備過,現在情況或許不會那麼糟糕,“畢竟是陌生人,我們的幹部肯定會過來看看的……”

謾罵下,桃子已無人採摘

子欣出事後的7月8日,爺爺曾將桃子運下山販賣,結果被當地電視媒體拍到,招致不少謾罵——“都出這事了,還有心思賣桃子?”

12日,子欣爺爺對記者說,他只能讓桃子爛掉了,“現在這個樣子,哪還有心情賣?”

青溪村被稱作“水蜜桃之鄉”,當地村民主要收入來源就是種植、買賣水果。每年從3月開始,枇杷、楊梅、桃子輪番上市,村民一直忙到8月才結束。村民方先生告知:“現在是村裏一年中最忙的時候。”

子欣爺爺告訴記者,家裏現有果樹400多棵,此前只做批發生意,今年因爲產量低且訂單減少,這才第一次把多餘的水果運到山腳下的路邊零售。

子欣奶奶的妹妹在一旁補充:“還好兩個老人不識字,如果他們自己看到(網上罵人的話),豈不是更加(傷心)?”

在青溪村,記者走訪的多位村民都表示:子欣的爺爺奶奶並無網上所說的“重男輕女”之嫌。

吳阿姨是青溪村本地人,平時就在7天連鎖酒店門口的路邊擺攤賣水果,就在子欣爺爺奶奶擺的攤附近。吳阿姨說,爺爺奶奶平時很疼女孩,基本上女孩要買什麼他們都會滿足。同在附近擺攤的村民方阿姨說:“在小店裏買5元錢一個的雞腿,還有肯德基,都是給女孩買的。”酒店員工也向記者表示:“她奶奶對我說過,孫女特別乖,特別懂事。”

子欣家的鄰居方先生告訴記者:“兩個老人基本都是在爲小輩活着,平時很肯做活,人也很好。”他憶起子欣,不住誇她聰明懂事,“每次女孩坐着爺爺的電瓶車從我家門前經過,都主動和我打招呼,笑得特別甜”。

12日記者再次見到子欣奶奶時,她滿臉淚痕。平復心情後,她告訴記者,去年春節時,孫女說這次只考了80多分,“我對她說,你只要考到90分以上,我就帶你吃肯德基,還有100元紅包。這次果然考好了,拿回來獎狀自己貼上去的,3日拿來貼上去,4日她就走了……”說到這兒,奶奶泣不成聲。

至於網上傳言“女孩失蹤是媽媽一手策劃”,在場所有親戚都表示不可能。子欣爺爺說,孫女在兩歲以前是由她媽媽帶的;之後媽媽外出打工,但逢年過節還是會回家;子欣滿5歲後,媽媽出去打工就再也沒有回來,“她媽媽人還是很好的”。

針對“媽媽在女兒出事後着急離婚”的質疑,子欣爺爺說:“她8日才知道這個事,之前以爲我們在騙她。而且她都走了快5年,不會問這個事情的。”子欣爺爺還透露,“她的爸媽身體不好,她自己也沒錢(過來),掙的錢都給爸媽了。”

圖爲章子欣家。顧傑攝

旁人觀察:租客似有預謀

兩名租客在入住章子欣家前,在山腳下的7天連鎖酒店住了半個月左右。吳阿姨回憶說,兩個租客住在酒店時,經常在子欣奶奶那裏買水果,“今天買兩個桃子,明天買兩個李子,而且只在她那買,我們這邊的攤位都不來買”。

7月4日之前,子欣奶奶曾告訴吳阿姨,兩個租客要帶孫女去上海蔘加婚禮。吳阿姨當即反對,並告知幾年前聽說過本地女孩被拐走後受侵害的新聞。子欣奶奶聽後表示,會讓爺爺一同陪着去。

8日,吳阿姨在酒店門口見到擺攤賣桃子的子欣爺爺,很是疑惑,上前詢問:“你不是跟着孫女到上海去了?”爺爺回答:“那兩個人不讓我跟着去。”

在吳阿姨看來,兩個租客和章子欣顯得過於親密,“男租客經常用電瓶車(把小女孩)帶上山帶下山”。出事後,吳阿姨甚至聽到傳言說“兩人以前就在手機上詢問周邊是否有孩子”。

一位酒店後廚員工告訴記者,租客在6月29日退房前,曾在子欣奶奶家買過一隻土雞,並請酒店處理。當時兩人帶着章子欣一同用餐,員工有些疑心,“我把菜端上去時問他們這個小女孩是誰家的,他們說是賣水果的孫女,還叫我多拿了一副碗筷”。

這位後廚員工還說,租客住到子欣家後,自己曾跟着子欣奶奶去過一次,當時屋內只有兩名租客和章子欣同坐在沙發上,“我當時很疑惑,我說你孫女怎麼和陌生人這麼親,奶奶說,他們兩個人很好的,我就沒再說什麼”。

這位後廚員工懷疑兩個租客早有預謀。她向記者回憶,女租客在酒店時曾向她表達過想去她家住的意願。

“我們家那裏的確有蠻多民宿,我當時和她說3000元一個月,飯錢另算。她聽後便不說話了。”後廚員工認爲,這不像是有錢人的反應。此前一次她端菜上桌時,女租客對她說“家裏有30多個保鏢,別墅裝潢裝了好多錢,碼頭都有好幾個”,還說“香港最大的公司的老闆是他(指男租客)乾爹”。

“我事後想起來,有一次我帶小孫女過來,也被他們倆看見過。”這位員工說。

還有一次,後廚員工問女租客的孩子是男是女、多大歲數,對方沒說話,過了會兒出示了一張手機上的照片,說是女兒,“看起來沒多大,也就十來歲,她說女兒在深圳,不是自己帶的,他們出來好幾個月了。我當時懷疑那不是她真正的女兒,可能別的地方拍來的”。

在租客曾入住的連鎖酒店門口,馬路邊最右一張桌就是子欣爺爺奶奶的水果攤位。顧傑攝

兩個“不回家的人”

1500多公里,是廣東化州到浙江淳安的距離。生於化州的樑某華與謝某芳從淳安騙走了章子欣。“奇怪”,是樑謝二人老家的親屬、鄰居、村幹部說起此事時提及最多的一個詞。

樑某華的家人到寧波認屍時稱其已15年沒回過家。12日他侄子對記者說:“上次見他我還不到10歲,樣子我都記不得了,但能看出大概,和我爺爺有些像,但我爺爺走他都沒回來,對這個家他還能有什麼感情?”

化州屬茂名市轄,位於粵西,不沿海,多山,植被茂密,盛產一味中藥“橘紅”。樑某華的老家在官橋鎮六堆村,距化州城20多公里,該村有3000多人口。謝某芳的老家平定鎮平山村更偏遠,離化州城60多公里,但規模大一些,有6000多人口。

六堆村村支書彭正春介紹,樑某華家兄弟三人,應該還有兩個大姐,但是早年嫁到別處去了,情況不明。彭正春生於1960年,只比樑某華大6歲,但他說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我2004年當支書,他應該就是那一年出去打工之後再沒回家”。

彭正春聽說,樑某華離開村子的起因是和妻子吵架,妻子一氣之下燒掉了結婚證。此後,樑某華負氣出走,再也沒有過問一子一女,但並未和妻子正式離婚。“他女兒大一些,20歲左右,好像上到初中就出去打工,兒子小一點,16歲,我看(新聞)說是從來沒見過爸爸。”

六堆村外出務工人員很多,但像樑某華這樣杳無音訊的人極少。

記者在一個小山坡上看到了樑某華住過的祖屋,已廢棄多時,門前旱廁雜草叢生。祖屋後不遠處,有樑某華父母建的平房。

圖爲樑某華住過的祖屋。 侍佳妮攝

村幹部說,樑某華的母親姓彭,已經八十多歲高齡,生活尚能自理。她剛因爲中風從醫院回家,村裏沒人告訴她兒子自殺的消息,怕老太太承受不了。

六堆村多半是兩層以上小樓,樑家平房顯得有些落寞。在樑家附近,記者詢問幾位路人認不認識樑某華,得到的回覆都是不認識。

“聽說那個女的也是母親去世了不回家。”另一位村委工作人員感嘆,“這兩個人還真般配。”

“兩個人是天生一對。”謝某芳的侄子也這麼說。

謝某芳是家中年齡最小的子女,有五個哥哥——大哥務農,二哥已逝,三哥做建築工,四哥曾在廣州販賣蔬菜,五哥則在鎮中學教書。現在只有大哥還生活在老家平山村。她的大哥謝某玉家一位年長的鄰居說,二十多年沒見過謝某芳了。

對於物質,樑謝二人看起來也態度趨近。樑某華的微信頭像和朋友圈題圖都是蘭博基尼跑車,謝某芳曾騙過哥哥們數十萬元積蓄。她的侄子說:“我幾個叔叔都是老實巴交的人,不會想到(妹妹騙錢)吧。”至於謝某芳騙錢目的,侄子並不知情,他猜測,“那個人可能出去之後進了什麼組織,所以後來喜歡炫富,還騙家裏人錢,這很像被傳銷洗腦了不是嗎?”

提起謝某芳,侄子的稱呼偶爾是“姑姑”,更多則是“我爸那個妹妹”或者“那個人”。

針對網上盛傳的“冥婚說”,彭正春和平山村婦女主任都稱,當地並無冥婚風俗。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原創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作者:劉雪妍、顧傑、侍佳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