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失聯女童母親回應:沒錢來浙,來杭離婚的路費還欠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7:51   鳳凰網

與杭州淳安9歲失聯女童章子欣的父親章軍堅守救援現場期盼失聯女兒訊息不同,章子欣的親生母親至今未公開露面,也沒有從老家重慶趕赴浙江。在章軍報警女兒失聯的7月8日,恰逢他與章子欣母親約定離婚期,當天上午,章軍與專從重慶趕來的妻子在淳安縣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在求見女兒不得後,章子欣的生母離浙返回重慶。

種種“反常行爲”引發了網友對章子欣母親的質疑。更有一些網友懷疑,她是否與女童失聯事件本身有直接關係。

杭州警方稱,目前沒有發現孩子母親有涉案嫌疑。

7月11日晚,澎湃新聞電話採訪了遠在重慶老家的章子欣的母親,在接受採訪中,她對網友的質疑和網絡傳言進行了正面回覆。

面對網友的質疑,面對爲何不來浙江近距離守候女兒的訊息,嗓音疲憊的章子欣母親給出了很現實的回答:“我想來,但實在是沒有錢。上次來杭州辦離婚手續的路費還是借的,還欠着。”

家庭拮据導致章子欣生母無法到浙江

章子欣的母親告訴澎湃新聞,在確認女兒失聯後,由於擔心女兒,她一直處於失眠狀態,時不時會刷新聞報道瞭解女兒的情況。

遠在重慶山區老家的她,只能通過與女兒的姑父電話聯繫,或向自己聯繫的記者打聽最新進展。但拮据的家庭,成爲她到浙江象山的最大阻礙。

她在電話中向澎湃新聞表示,因生活拮据,此前自己趕赴浙江與章軍辦理離婚手續的路費,已讓她欠下親朋6000元外債。前債未了,她無顏再向親朋開口。窘迫的經濟條件讓她無法承受再次遠途出行。

章子欣的母親告訴澎湃新聞,她目前在廣東東莞某硅膠廠工作,主要工作是爲工廠的成品進行安全檢查。平均月收入3000元。雖然在廣東工作,生活上會有同在那邊打工的父親和其他親戚幫襯,但她要獨力承擔房租和生活開支,並與父親一起定期寄錢回老家。一來二去,極少存款。

對於爲何不向前夫暫借經費前往浙江,她表示,自己4年前離家出走後,因腰部舊傷病發,當時章軍主動提出要爲她承擔醫療費用,她拒絕了。離婚後,她更不可能會去花前夫的錢。

她向澎湃新聞介紹,她山區老家的經濟不發達,外出務工是當地人的主要選擇。自己與前夫章軍,也是她17歲在杭州打工時相識的。2010年,他們有了章子欣。當時自己年紀太小,直到2013年才與前夫領到結婚證。

婚後感情破裂離家出走

章子欣出生後,公公婆婆幫着帶小孩。雖然已和丈夫離婚,但她依舊說,公公婆婆都是善良和善的好人。“結婚後,本身就直性子的我和脾氣同樣火爆的章軍時不時會因爲家庭瑣事爭吵、衝突,感情也逐漸破裂。2015年,又一次家庭矛盾爆發後,我選擇離家出走,隻身前往我爸爸務工的廣州。那一年我23歲。由於無力撫養女兒,我只能把女兒留在公婆家。”她說。

“雖然章軍脾氣經常會暴躁,婚後經常吵架,甚至打架,但家庭衝突都是互有來往,談不上家暴(編注:和此前說法有異),雙方都有責任。我出走的主要還是基於雙方感情的破裂。”她說。

 

她告訴澎湃新聞,剛離家時,她還經常通過電話等方式與女兒聯繫,也給他們父女倆郵寄她買的衣物。繁重的工作,時間的推移,後來聯繫的次數逐漸減少。其間,章軍多次聯繫她,勸她回家,但自認爲感情已完全破裂的她拒絕了,並多次要求離婚。今年經多次溝通,章軍最終同意離婚,並約定7月初在千島湖辦理離婚手續。

她透露:“爲了籌集到浙江的路費,我向親朋借了6000元,在老家舅舅的陪同下,7月7日抵達淳安,8日上午與章軍到縣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之後我就買了火車站票與舅舅一起返回了重慶。”

她說,辦離婚手續期間,自己並不知道女兒已經失聯,也很想見見女兒。提出要求後,章軍說女兒被人帶出去玩了,由於章軍和公婆一直很疼愛女兒,所以她並不十分在意,隨後帶着遺憾離去。直至7月10日女兒姑父發來消息和新聞鏈接,才知道女兒已失聯,當時她已返回重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