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帶走女童的女租客:曾借哥哥40萬不還,家人提起她“恨之入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4:26   鳳凰網

杭州9歲女孩被租客帶走事件引發全網關注。截至目前,搜救還在進行中,失蹤的女孩仍沒有找到。

今日記者聯繫到了女租客老家村幹部

該幹部稱:謝某芳曾借了哥哥40來萬不還,

全村人都不待見她!

闢謠!

網傳疑似撈起遺體視頻真相是......

7月11日下午16時許,在微信朋友圈,流傳着這樣一段視頻:在象山搜救現場,有一人浮出水面。許多人由此猜測說,失蹤女孩已經找到了。

據前方記者現場覈實,這段視頻是搜救現場潛水員在水下打撈後,浮出水面的過程。目前,搜救還在進行中,失蹤的女孩還沒有找到。

發現女孩市民卡的涼亭附近水域

救援隊二次下水搜救

16點50分,在象山的前方記者獲悉,寧波孫茂芳救援隊開始了二次下水搜救。

孫茂芳救援隊發現,在找到小女孩市民卡的涼亭附近,海岸邊礁石夾縫很深,粗略測量後大概有兩米。

救援隊在7月11日中午潛水進入夾縫進行搜救,搜救半小時後沒有發現。

下午16點多,救援隊第二次下水。

女租客欠了很多錢

家人提起她都“恨之入骨”

帶走孩子的兩名租客到底是什麼人?

根據身份證信息顯示,帶走孩子的樑某華爲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大墩坡村。村裏一位唐先生介紹,樑某華總共兄弟三人,離開家鄉已經十五六年,以前在家裏種田,沒什麼文化,後來去了外地,不知道他在外地做什麼,樑甚至連家裏親人去世了都沒有回來。

樑某華與前妻育有一男一女,女孩大一些,男孩16歲左右。

另據該村彭書記稱,樑某華家中有三兄弟。樑文化程度低,爲小學文化,一直以打工爲生。他表示,印象中樑某華的精神狀態是正常的,有家室,與妻子育有一兒一女,“一次的吵架中,妻子燒了結婚證”。“兒子在讀初中,女兒沒讀書了。”彭說,謝某芳並非他的原配妻子。

 

男租客樑某華

帶走孩子後自殺的女租客謝某芳的信息也出現了。

根據戶籍信息顯示,謝某芳爲廣東省化州平定鎮平山鄉人塘岸村人。

今天下午5點多,錢江晚報記者聯繫上了謝某芳老家的村幹部謝先生。

謝先生介紹,謝某芳確係村裏的人,謝某芳家“條件不是太好,有五個哥哥,二哥過世了,兩個哥哥在外打工。她是家裏最小的孩子,脾氣不太好,有些小氣,愛發脾氣”。

謝某芳至今有十來年沒有回過老家了,很早就外出打工,一直在廣州、東莞、深圳等地謀生。謝某芳曾經向她的哥哥借了40來萬元,當時說是要買房子,但是後來一直都沒有還錢,“搞得全村的人都很不待見她”。

最近一次回家,大概是在10年前,她母親病重的時候。“那時候她回來過,當時還騙幾個哥哥:每人出5000塊,去買美國的藥來給老人治病。但是,沒有人給她,她就大發脾氣,離開家了。”謝某芳的母親過世時,她都沒有回家。

謝先生說:“她應該是有兩三次婚姻,但是不太確定。我知道的是她沒有孩子。樑某華曾經來過我們村一次。”

此外,謝先生說,今天下午,杭州警方已趕到平山鄉,傍晚6點左右接到錢報記者電話時,他正在配合杭州警方進行相關調查。

北青報報道稱,11日,記者從女租客謝某芳所在村瞭解到,謝某芳曾以買房子、做生意爲由借兄弟姐妹很多錢,家裏人提起這個人都恨之入骨。

據新聞晨報報道,謝某芳的大哥說,謝某芳小學畢業後就外出打工。在他的記憶中,十幾年前,她還沒有騙家裏人錢之前,曾帶過一個男人回家。“應該就是那個樑某華。她當時說那個是他老公,但他們一直沒有正式結婚,也沒有孩子。” 

在謝某芳大哥的講述中,謝某芳原來和家裏人的關係很好,也沒有賭博、吸毒等不良嗜好,他們認爲是樑某華帶壞了謝某芳,才發生了騙錢那個事,“但她一直都沒有說過錢拿去幹嘛了”。此後,家裏人基本和謝某芳斷絕了來往。

帶走女童女租客:借家人數十萬未還,關係不和

租客曾帶女孩到象山一家小區服裝店

還特意問象山港怎麼走

錢江晚報記者瞭解到,這對租客當時帶女孩去過象山縣城一個小區服裝店。店主說,當時女孩衣服很髒,推薦了一款50元的裙子,但這對租客並沒有買。

不過,租客還特意問去象山港的路怎麼走。服裝店店主說,事後看了公佈出來的截圖,才知道事有蹊蹺。

 

孩子爸爸說:“我希望能找到人,哪怕是死的,我也想要結果,找不到人的話我這輩子都有事要做了……”此刻,他希望孩子是被人拐走。

“走丟是不可能的,因爲她記得電話號碼。”

再訪欣欣家:

專案組細緻檢查了租客房間

甚至包括生活垃圾

今天上午,錢江晚報記者再次來到淳安千島湖鎮青溪村欣欣的家。

 

圖:從欣欣家望出去

欣欣家在山頂上,只有四五棟房子,平時極少有陌生人來。今天欣欣家裏聚滿了很多人,有媒體記者,有親戚,也有當地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大部分人都是過來安慰欣欣的爺爺奶奶的。欣欣的姑姑一直在家陪着兩個老人,看到認識的不認識的人,都過來倒杯水。

 

欣欣的爺爺,今天沒有再在路邊擺攤。爺爺去了派出所做配合調查。

這個時節的青溪村,現在本是豐收的時候,李子成熟了,桃子也成熟了。往年,爺爺奶奶會帶着放暑假的孫女欣欣,有時候欣欣也會跟着老人到街上賣水果,幫着招呼客人。

但是,今年發生的這件事情使得他們的生活跟往年完全不一樣了。

老人說,家裏還有很多水果沒有摘,也沒有心思摘。

老人一直在哭,老淚縱橫。

 

圖:欣欣家還有很多水果沒有摘,這個時候,誰又心思去摘呢?

如果說昨天錢報記者勸慰欣欣奶奶“放寬心,大家都在努力”還能起到一點作用的話,今天已經沒有作用了,任何安慰的話此時都顯得蒼白無力。隨着時間的推移,又一天過去了,欣欣奶奶大概也預感到了某種不祥。

專案組的工作人員也來了現場,前前後後待了個把小時,按照程序做了比較細緻的調查。

錢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專案組詢問了欣欣的親人,又詳細檢查了租客的房間,包括租客使用過的廚具,甚至對租客產生的生活垃圾也都進行了甄別和取樣。

 

圖:警方檢查從租客房間產生的生活垃圾

 

圖:從租客房間產生的生活垃圾

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之前,太多謎團待解。

7月11日,錢江晚報記者從杭州警方獲悉,專案組成員已去廣東調查租客二人的生活背景和軌跡,但截至目前還沒有重大發現。警方正全力以赴搜救和調查,一旦有消息會第一時間向公衆發佈。

章子欣,你在哪裏?我們都在等你平安歸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